新型米格战机只造了30架,俄军本不想装备,为何却不得不买?

按照装备技术条件来看,空天军装备米格-35S的实际装备价值并不高。按照等成本比例条件对比计算,30架米格-35S的投资可以采购约20架苏-35S,而20架苏-35S的综合战斗力远超过了30架米格-35S,采购米格-35S对实际战斗力的支持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个资金效率较低的新装备采购项目。俄罗斯空天军近年开始大规模接收苏-30/35新改型,部分苏-30SM已经用来替换现役米格-29SMT,留给米格-35S的装备空间应该说非常有限。米格-35S批量服役对俄罗斯战斗机部队的支持并不大,俄罗斯国防部之所以采购全新制造的米格-35S,除了可以利用海军米格-29K生产线外,主要意图应该是维持米格设计局的战斗机设计能力,尽可能保留两个具有竞争性的战斗机设计局。

米格设计之所以被用来平衡苏霍伊的垄断优势,主要因为米格在冷战期间就是苏联著名的战斗机设计局,其战斗机技术产品涵盖了轻型(米格-21和I.33),中型(米格-23/29)和重型(米格-25/31),并有很多特种飞机和研究机的科研成果,尤其是在冷战末期开始的I.44项目,也证明米格局的综合实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超过了苏霍伊。米格-29系列在冷战后的装备和出口情况确实不好,实战效果也不佳,但米格-29适应大规模战争需要的设计特征,是苏联战斗机整体设计规划分配任务的结果,并不是米格局设计不出苏-27这样水平的机型,米格在冷战后的型号销售和发展颓势也是非战之罪。此次俄军方采购米格-35,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米格-35虽然投产,但俄军自己的采购数量仍将较为有限,这一项目更多还是为了维持米格在战斗机方面的产能和研发能力

苏联解体后各飞机设计局都开始了“苦难行军”,但苏霍伊集团利用苏-27系列的平台基础优势,依靠中国采购和引进苏-27系列作为起点,很快通过出口市场取得了很大的经济收益。出口换回的资金支持了苏-27系列改型和新机发展,并最终通过T50/苏-57占据了换代新机研制的优势。俄罗斯战斗机设计体系构成已呈现苏霍伊独大的局面,缺乏竞争不仅会影响维持技术发展的动力,也会削弱军方在装备研制和采购中的话语权,米格作为竞争和平衡力量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是,米格设计局即便通过向埃及销售米格-29M/M2和米格-29K的批生产,近些年虽然获得了相对不错的经济收益,但在缺乏国家强力投资和装备订货支持的情况下,有限的出口数量和单机价格相对较低的弱点,使米格的资金环境远不如苏霍伊那么充裕,预期的装备市场远不如手握苏-34/35S/57的苏霍伊,缺乏真正成为技术与市场竞争者的实力和后劲。

苏-27系列是目前俄罗斯空军战斗机力量的中流砥柱,而苏-57(T-50)体现的是未来,米格设计局要想再塑辉煌困难不小

俄罗斯国防部采购米格-35S的措施,是因为米格-35的综合战斗力确实不差,生产投资又能依托出口的米格-29M/K。结果则是既让战斗机部队得到了新装备,又能把米格设计局拉回到俄军现役装备规划内。“计划内”的装备地位对米格局的未来发展更有好处,也有利于俄罗斯国防部在新项目中采用竞争措施。考虑到米格-35S并不是真正必须的战斗装备,而是用于次要方向或战区加强装备使用,配属俄罗斯军标的电子作战系统是必须的,但在AESA雷达系统技术还不够成熟,成本较高的现阶段,低成本和高成熟性的ZHUK-M要比高性能更有价值,待ZHUK-AM完全成熟后大可替换掉现在的ZHUK-M。高性能但技术不够成熟的机载雷达先出口再自用的措施,在苏-30MKI和苏-30SM/35S雷达技术应用上已有表现,这也能解释俄罗斯自用的米格-35S拥有完善的电子作战系统,机载雷达相比出口同型机却明显降级应用的根源。

米格-35使米格设计局再次进入了俄罗斯国防装备体系的新机市场,积累了俄罗斯军方的人脉,维持了装备体系,获得了急需的资金,但米格-35的起点实在是太低,装备规模也难以和苏霍伊相比,更没有像苏-57这样可以看到明确未来的项目。俄罗斯国防部投资米格是为了促进竞争,保证常规战斗机研制、生产和装备体系的多元化。米格设计局针对俄军订购米格-35S/UB的契机,也适时宣布要开始研制五代机,但俄罗斯的经济在相当长时间里都难以有效改善,投入军备的资金勉强可以维持苏霍伊的发展,想通过投资装备和研制同步恢复米格的活力,目前看起来确实存在着几乎无法克服的难度。米格设计局未来的前景在目前还无法展望,米格-35是中兴的功臣还是灰烬前的最后回光,还要看俄罗斯的经济发展、政治走向和国防安全环境发展,甚至是靠运气才可以确定。

新型米格战机只造了30架,俄军本不想装备,为何却不得不买?

按照装备技术条件来看,空天军装备米格-35S的实际装备价值并不高。按照等成本比例条件对比计算,30架米格-35S的投资可以采购约20架苏-35S,而20架苏-35S的综合战斗力远超过了30架米格-35S,采购米格-35S对实际战斗力的支持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个资金效率较低的新装备采购项目。俄罗斯空天军近年开始大规模接收苏-30/35新改型,部分苏-30SM已经用来替换现役米格-29SMT,留给米格-35S的装备空间应该说非常有限。米格-35S批量服役对俄罗斯战斗机部队的支持并不大,俄罗斯国防部之所以采购全新制造的米格-35S,除了可以利用海军米格-29K生产线外,主要意图应该是维持米格设计局的战斗机设计能力,尽可能保留两个具有竞争性的战斗机设计局。

米格设计之所以被用来平衡苏霍伊的垄断优势,主要因为米格在冷战期间就是苏联著名的战斗机设计局,其战斗机技术产品涵盖了轻型(米格-21和I.33),中型(米格-23/29)和重型(米格-25/31),并有很多特种飞机和研究机的科研成果,尤其是在冷战末期开始的I.44项目,也证明米格局的综合实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超过了苏霍伊。米格-29系列在冷战后的装备和出口情况确实不好,实战效果也不佳,但米格-29适应大规模战争需要的设计特征,是苏联战斗机整体设计规划分配任务的结果,并不是米格局设计不出苏-27这样水平的机型,米格在冷战后的型号销售和发展颓势也是非战之罪。此次俄军方采购米格-35,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米格-35虽然投产,但俄军自己的采购数量仍将较为有限,这一项目更多还是为了维持米格在战斗机方面的产能和研发能力

苏联解体后各飞机设计局都开始了“苦难行军”,但苏霍伊集团利用苏-27系列的平台基础优势,依靠中国采购和引进苏-27系列作为起点,很快通过出口市场取得了很大的经济收益。出口换回的资金支持了苏-27系列改型和新机发展,并最终通过T50/苏-57占据了换代新机研制的优势。俄罗斯战斗机设计体系构成已呈现苏霍伊独大的局面,缺乏竞争不仅会影响维持技术发展的动力,也会削弱军方在装备研制和采购中的话语权,米格作为竞争和平衡力量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是,米格设计局即便通过向埃及销售米格-29M/M2和米格-29K的批生产,近些年虽然获得了相对不错的经济收益,但在缺乏国家强力投资和装备订货支持的情况下,有限的出口数量和单机价格相对较低的弱点,使米格的资金环境远不如苏霍伊那么充裕,预期的装备市场远不如手握苏-34/35S/57的苏霍伊,缺乏真正成为技术与市场竞争者的实力和后劲。

苏-27系列是目前俄罗斯空军战斗机力量的中流砥柱,而苏-57(T-50)体现的是未来,米格设计局要想再塑辉煌困难不小

俄罗斯国防部采购米格-35S的措施,是因为米格-35的综合战斗力确实不差,生产投资又能依托出口的米格-29M/K。结果则是既让战斗机部队得到了新装备,又能把米格设计局拉回到俄军现役装备规划内。“计划内”的装备地位对米格局的未来发展更有好处,也有利于俄罗斯国防部在新项目中采用竞争措施。考虑到米格-35S并不是真正必须的战斗装备,而是用于次要方向或战区加强装备使用,配属俄罗斯军标的电子作战系统是必须的,但在AESA雷达系统技术还不够成熟,成本较高的现阶段,低成本和高成熟性的ZHUK-M要比高性能更有价值,待ZHUK-AM完全成熟后大可替换掉现在的ZHUK-M。高性能但技术不够成熟的机载雷达先出口再自用的措施,在苏-30MKI和苏-30SM/35S雷达技术应用上已有表现,这也能解释俄罗斯自用的米格-35S拥有完善的电子作战系统,机载雷达相比出口同型机却明显降级应用的根源。

米格-35使米格设计局再次进入了俄罗斯国防装备体系的新机市场,积累了俄罗斯军方的人脉,维持了装备体系,获得了急需的资金,但米格-35的起点实在是太低,装备规模也难以和苏霍伊相比,更没有像苏-57这样可以看到明确未来的项目。俄罗斯国防部投资米格是为了促进竞争,保证常规战斗机研制、生产和装备体系的多元化。米格设计局针对俄军订购米格-35S/UB的契机,也适时宣布要开始研制五代机,但俄罗斯的经济在相当长时间里都难以有效改善,投入军备的资金勉强可以维持苏霍伊的发展,想通过投资装备和研制同步恢复米格的活力,目前看起来确实存在着几乎无法克服的难度。米格设计局未来的前景在目前还无法展望,米格-35是中兴的功臣还是灰烬前的最后回光,还要看俄罗斯的经济发展、政治走向和国防安全环境发展,甚至是靠运气才可以确定。

点击展开全文

今日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