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道救援志愿者被定罪?她们唯一的“罪行”就是救助沙漠濒死者

上周五(1月18日),位于亚利桑那州的4位人道救援志愿者被当地法官定罪,面临6个月的刑期,而她们所犯下的唯一“罪行”就是在沙漠中留下水桶,试图拯救那些濒死的无证移民。

遭起诉四人的合影

这4位成员属于一个名叫No More Deaths(再无死亡)的人道救援组织,该组织成立于2004年,主要活动是救助遇到危险的无证移民,包括在亚利桑那沙漠地带放置水桶和食品,协助那些因脱水而濒临死亡的无证移民。

2017年8月13日,四名“再无死亡”(No More Deaths)组织的志愿者在进入美国亚利桑那州临近墨西哥边境的卡贝萨·普利艾塔国家动物保护区(Cabeza Prieta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他们试图为来自墨西哥的越境移民留下水源和豆类罐头等食物时,被当地警方逮捕并起诉。

“再无死亡”组织的标志,“Agua”在西班牙语中意为“水”

卡贝萨·普利艾塔国家动物保护区在亚利桑那州的边界,是一片辽阔的沙漠地带,其面积相当于美国的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包括印第安人保留地和国家自然保护区在内。这里环境险恶,炎热难耐,日常气温高达43度以上,普通人在此逗留数小时即会脱水,然而,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每年都有不少无证移民选择从这里进入美国,他们需要在沙漠中跋涉10天之久,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逃脱边境执法者的追捕,从而跟美国境内的亲人相聚,或找到一份低于最低时薪的无保障工作。

死于亚利桑那沙漠的无证移民

从沙漠入境的人数跟美国边境关口的入境率成反比,入境关口越严格,铤而走险翻越沙漠的人就越多。从1999年10月到2018年4月,已经有至少超过3000名无证移民死于这片沙漠。随着特朗普政府的反移民政策的发布,沙漠中的死者人数也再次上涨。大多数死者都随身携带家人照片或十字架等信仰物件,有些人甚至在死后手中还紧握着儿女的照片。 

定罪理由让人怀疑

No More Deaths的这4位志愿者因为2017年8月13日在沙漠里放置水桶和食品而被捕。就在上周五,法官贝尔纳多·P·贝拉斯科(Bernardo P. Velasco)裁定罪名成立,理由是四名志愿者之中的三名“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进入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并遗弃个人物品或财产”,另有一人则因“在荒野地区驾驶机动车辆”而被定罪。这些志愿者均被处以500美元罚款,以及为期六个月的监禁。

 蓝色标志是4位救援志愿者被捕地点,红色即最密集的沙漠死亡地点

在裁决书中,法官提到这些人“在没有获得更加深入该地区的许可的情况下离开了允许他们行驶并遗留物品的公路,构成了对国家决定保持其原始状态的地区的侵害”。 

据美联社称,这是十年来首次对人道主义救援志愿者定罪。但他们被定罪的真实理由却十分让人怀疑。

首先,十年以来从未有人因为进入保护区被定罪,这次定罪显然有针对该组织的嫌疑。其次,法官自己也承认,普通情况下这样的行为只需罚款或颁布个人禁令即可,但这次却是由内政部和司法部下令追究,因此可以说是特朗普政府决心杀鸡儆猴。而且,在4位成员被捕之前数周,保护区修改了申请许可证的规定,禁止在保护区留下水桶,导致救援组织无法申请到许可证。

死于边境沙漠的无证移民

根据记录,这4位成员放置水桶的地点是死亡高发地点,自从2001年以来,已有155人直接死于该地。所谓的禁止在保护区留下物品,本意是阻止游客或别有意图的人丢垃圾,结果却用来惩罚那些救人者,不知道面对这样的歪曲执法,最初的立法者是否会感到痛心疾首呢?

与此同时,除了4位已定罪成员,在接下来的数月里,该组织还有另外5位成员面临审判,其中的斯科特·沃伦Scott Warren是一位大学讲师,更面临“人口走私”的重罪指控。起因是去年No More Deaths组织曾在互联网上发布视频,揭露边境执法人员毁坏水桶等救援物资的过程,视频发布不到一天,成员Scott Warren即因为救助无证移民而被捕,两者之间的关联昭然若揭。

 救援志愿者在往沙漠中送水

在4名成员获罪后,“再无死亡”组织立即回应称这一判决是“美国一次更大的道德危机的一部分”。该组织成员之一凯瑟琳·加夫尼(Catherine Gaffney)对《时代》说:“这个判决不仅是对‘再无死亡’志愿者的挑战,更是对全国各地的良心人士的挑战。如果给快要渴死的人喝水都是违法的,那这个国家的法律还有多少人性可言?”

什么是真正的人道危机?

特朗普说无证移民的人数史无前例地多,边境面临一场人道危机(humanitarian crisis at the U.S./Mexico border),这话对了一半。事实上,像美国这样一个有着漫长边境的富裕民主国家,不可能把所有无证移民赶尽杀绝。

数百年来美国边境一直存在无证入境者,而且都能被国内的劳工市场正常消化(毕竟无证移民干的都是当地人不愿意干的苦活),从来不存在真正的危机,近十几年来,入境者人数非但没有增长,而是史无前例地大幅降低,仅亚利桑那州图森市(Tucson)一地,被捕的无证移民就从2000年的61万降低到2016年的6万多,因此可以说特朗普上台之际,无证移民绝对不属于需要关注的主要话题。

 2000-2016年之间无证移民的被捕人数,特朗普到任后,是无证移民入境最少的时期

然而为了转移国内真正的经济和社会难题,特朗普却选择在这个无证移民大幅降低的时期对移民问题上大做文章,为了煽动反移民情绪不惜造谣污蔑。另一方面,边境确实存在人道危机,由于美国边境收紧,无证移民不得不选择更危险的沙漠路线,因此死于沙漠的人数不断增加,沙漠上白骨累累,而政府却乐见其死。

此前YouTube上更有一则视频,揭露美国边境巡逻者在2010至2017年间曾多次踢走或倒掉他们在沙漠中留下的水罐。边防人员不仅以一种得意洋洋的神态做这些事,甚至对援助者加以制裁,这才是真正的人道危机。

在法庭上,检方表示美国边境执法局已经采用了“救援信标”的方式为越境者提供“实际的救援”。这些信标分散在整个地区,当越境者需要援助时,只需激活它们即可获救。

而“再无死亡”则称,这些信标只能拯救很少的人。根据该组织提供的由皮马(Pima)县收集的数据,从1999年10月至2018年4月之间至少有三千名越境者死在了这一地区,而皮马县只覆盖了该保护区的一部分。

据“再无死亡”组织称,自2001年以来,已经有至少155名来自墨西哥一侧的越境移民在这个保护区内死亡。在过去三年间,该组织在这一地区留下了约12万升饮用水,其中有86%被使用,另有一万多升被破坏。

 救援志愿者在往沙漠中送水

根据华盛顿政坛的内部消息,大多数立法者之间早有共识,认为解决无证移民的真正途径是一个综合性计划,包括技术人才申请项目,短期劳工项目和境内无证移民的逐步合法化。然而,由于少数反移民的极右情绪的左右,这种合理的途径却无法得到贯彻。

早在茶党时代,极右派就对移民问题大做文章,藉此转移人们对国内真正社会问题的关注,而像特朗普这样靠雇佣无证移民发家的巨富上台后,更是致力于挑拨本土底层白人和外来人口之间的矛盾,强化两者之间的对立,从而达到让1%的富裕阶级长治久安的目的。

本文系加拿大和美国必读读者投稿,作者李华

美国人道救援志愿者被定罪?她们唯一的“罪行”就是救助沙漠濒死者

上周五(1月18日),位于亚利桑那州的4位人道救援志愿者被当地法官定罪,面临6个月的刑期,而她们所犯下的唯一“罪行”就是在沙漠中留下水桶,试图拯救那些濒死的无证移民。

遭起诉四人的合影

这4位成员属于一个名叫No More Deaths(再无死亡)的人道救援组织,该组织成立于2004年,主要活动是救助遇到危险的无证移民,包括在亚利桑那沙漠地带放置水桶和食品,协助那些因脱水而濒临死亡的无证移民。

2017年8月13日,四名“再无死亡”(No More Deaths)组织的志愿者在进入美国亚利桑那州临近墨西哥边境的卡贝萨·普利艾塔国家动物保护区(Cabeza Prieta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他们试图为来自墨西哥的越境移民留下水源和豆类罐头等食物时,被当地警方逮捕并起诉。

“再无死亡”组织的标志,“Agua”在西班牙语中意为“水”

卡贝萨·普利艾塔国家动物保护区在亚利桑那州的边界,是一片辽阔的沙漠地带,其面积相当于美国的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包括印第安人保留地和国家自然保护区在内。这里环境险恶,炎热难耐,日常气温高达43度以上,普通人在此逗留数小时即会脱水,然而,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每年都有不少无证移民选择从这里进入美国,他们需要在沙漠中跋涉10天之久,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逃脱边境执法者的追捕,从而跟美国境内的亲人相聚,或找到一份低于最低时薪的无保障工作。

死于亚利桑那沙漠的无证移民

从沙漠入境的人数跟美国边境关口的入境率成反比,入境关口越严格,铤而走险翻越沙漠的人就越多。从1999年10月到2018年4月,已经有至少超过3000名无证移民死于这片沙漠。随着特朗普政府的反移民政策的发布,沙漠中的死者人数也再次上涨。大多数死者都随身携带家人照片或十字架等信仰物件,有些人甚至在死后手中还紧握着儿女的照片。 

定罪理由让人怀疑

No More Deaths的这4位志愿者因为2017年8月13日在沙漠里放置水桶和食品而被捕。就在上周五,法官贝尔纳多·P·贝拉斯科(Bernardo P. Velasco)裁定罪名成立,理由是四名志愿者之中的三名“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进入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并遗弃个人物品或财产”,另有一人则因“在荒野地区驾驶机动车辆”而被定罪。这些志愿者均被处以500美元罚款,以及为期六个月的监禁。

 蓝色标志是4位救援志愿者被捕地点,红色即最密集的沙漠死亡地点

在裁决书中,法官提到这些人“在没有获得更加深入该地区的许可的情况下离开了允许他们行驶并遗留物品的公路,构成了对国家决定保持其原始状态的地区的侵害”。 

据美联社称,这是十年来首次对人道主义救援志愿者定罪。但他们被定罪的真实理由却十分让人怀疑。

首先,十年以来从未有人因为进入保护区被定罪,这次定罪显然有针对该组织的嫌疑。其次,法官自己也承认,普通情况下这样的行为只需罚款或颁布个人禁令即可,但这次却是由内政部和司法部下令追究,因此可以说是特朗普政府决心杀鸡儆猴。而且,在4位成员被捕之前数周,保护区修改了申请许可证的规定,禁止在保护区留下水桶,导致救援组织无法申请到许可证。

死于边境沙漠的无证移民

根据记录,这4位成员放置水桶的地点是死亡高发地点,自从2001年以来,已有155人直接死于该地。所谓的禁止在保护区留下物品,本意是阻止游客或别有意图的人丢垃圾,结果却用来惩罚那些救人者,不知道面对这样的歪曲执法,最初的立法者是否会感到痛心疾首呢?

与此同时,除了4位已定罪成员,在接下来的数月里,该组织还有另外5位成员面临审判,其中的斯科特·沃伦Scott Warren是一位大学讲师,更面临“人口走私”的重罪指控。起因是去年No More Deaths组织曾在互联网上发布视频,揭露边境执法人员毁坏水桶等救援物资的过程,视频发布不到一天,成员Scott Warren即因为救助无证移民而被捕,两者之间的关联昭然若揭。

 救援志愿者在往沙漠中送水

在4名成员获罪后,“再无死亡”组织立即回应称这一判决是“美国一次更大的道德危机的一部分”。该组织成员之一凯瑟琳·加夫尼(Catherine Gaffney)对《时代》说:“这个判决不仅是对‘再无死亡’志愿者的挑战,更是对全国各地的良心人士的挑战。如果给快要渴死的人喝水都是违法的,那这个国家的法律还有多少人性可言?”

什么是真正的人道危机?

特朗普说无证移民的人数史无前例地多,边境面临一场人道危机(humanitarian crisis at the U.S./Mexico border),这话对了一半。事实上,像美国这样一个有着漫长边境的富裕民主国家,不可能把所有无证移民赶尽杀绝。

数百年来美国边境一直存在无证入境者,而且都能被国内的劳工市场正常消化(毕竟无证移民干的都是当地人不愿意干的苦活),从来不存在真正的危机,近十几年来,入境者人数非但没有增长,而是史无前例地大幅降低,仅亚利桑那州图森市(Tucson)一地,被捕的无证移民就从2000年的61万降低到2016年的6万多,因此可以说特朗普上台之际,无证移民绝对不属于需要关注的主要话题。

 2000-2016年之间无证移民的被捕人数,特朗普到任后,是无证移民入境最少的时期

然而为了转移国内真正的经济和社会难题,特朗普却选择在这个无证移民大幅降低的时期对移民问题上大做文章,为了煽动反移民情绪不惜造谣污蔑。另一方面,边境确实存在人道危机,由于美国边境收紧,无证移民不得不选择更危险的沙漠路线,因此死于沙漠的人数不断增加,沙漠上白骨累累,而政府却乐见其死。

此前YouTube上更有一则视频,揭露美国边境巡逻者在2010至2017年间曾多次踢走或倒掉他们在沙漠中留下的水罐。边防人员不仅以一种得意洋洋的神态做这些事,甚至对援助者加以制裁,这才是真正的人道危机。

在法庭上,检方表示美国边境执法局已经采用了“救援信标”的方式为越境者提供“实际的救援”。这些信标分散在整个地区,当越境者需要援助时,只需激活它们即可获救。

而“再无死亡”则称,这些信标只能拯救很少的人。根据该组织提供的由皮马(Pima)县收集的数据,从1999年10月至2018年4月之间至少有三千名越境者死在了这一地区,而皮马县只覆盖了该保护区的一部分。

据“再无死亡”组织称,自2001年以来,已经有至少155名来自墨西哥一侧的越境移民在这个保护区内死亡。在过去三年间,该组织在这一地区留下了约12万升饮用水,其中有86%被使用,另有一万多升被破坏。

 救援志愿者在往沙漠中送水

根据华盛顿政坛的内部消息,大多数立法者之间早有共识,认为解决无证移民的真正途径是一个综合性计划,包括技术人才申请项目,短期劳工项目和境内无证移民的逐步合法化。然而,由于少数反移民的极右情绪的左右,这种合理的途径却无法得到贯彻。

早在茶党时代,极右派就对移民问题大做文章,藉此转移人们对国内真正社会问题的关注,而像特朗普这样靠雇佣无证移民发家的巨富上台后,更是致力于挑拨本土底层白人和外来人口之间的矛盾,强化两者之间的对立,从而达到让1%的富裕阶级长治久安的目的。

本文系加拿大和美国必读读者投稿,作者李华

点击展开全文

今日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