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移民孩子适应新环境,加拿大小学想出了这种办法!

虽然人们逐渐认识到孤独不仅伤害心理健康,也有损人的身体健康,但孤独难以启齿,各个年龄段的人往往选择默默承受。加拿大一所小学的一张“友谊长凳”,正在以独特的方式开始带孩子们走出孤独。

据CBC报道,安省宾顿市Homestead公立小学有800多名学生,大部分是移民。该校为了让新学生尽快适应新环境,开设了一个新移民俱乐部,还启动了一个课间休息伙伴计划。

该校副校长卡里亚蒂(Angelo Cariati)称,孩子们需要有朋友倾吐心事。蓝色木质的“友谊长凳”,靠背是一个粉色心型,就摆在学校门廊,非常显眼,有需要的孩子坐上去,就会有人主动帮忙。

她补充道,这个主意专为有孤独感或不安感的孩子而设计,坐在上面,就是在发出邀请,希望其他人坐在他们身边与之交谈。

“友谊长凳”确实很受欢迎。上个月的一天,就在课间休息之前,五年级学生潘德尔(Sukhkaran Pandher)坐到了长椅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人赞叹。几分钟之内,一个女孩坐在他旁边,问他出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一个人待着。

潘德尔很孤独,还被一位年长的学生欺负。“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说,“我就把它埋在心里。” 但长椅给了他机会,“现在这个女孩坐在这里,她很和善……我把一切告诉了她” 。

二成加拿大人有孤独感

孤独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在英国,政府甚至任命了一位专管孤独的部长来解决这个问题。

研究发现,在加拿大,1/5的人很孤独。依据加拿大统计局最近数据,独居者占加国家庭的28%。

加拿大各个年龄段中,都有一定比例的人群感到孤独。

更高的离婚率、更多的依赖技术和庞大的城市化,也被认为是造成孤独的原因。

难以启齿的孤独感

仅仅从外表,很难判断出谁是孤独者。奥康纳(Marci O’Connor)就是最明显的一个例子。47岁的奥康纳,是自由撰稿人,社交生活充实,她在一个繁忙的办公室和喜欢的同事一起工作,经常拜访在多伦多的朋友和家人。没人会想到她内心极度孤独。

奥康纳说,她的孤独感始于小时候和父母离婚。成人后她结了婚,并与丈夫一起搬到了一个小镇,生活围着家庭转,还养育了两个儿子。最近刚刚离婚,与孩子们住在蒙特利尔。

自始至终她都有孤独感,甚至是与大家在一起的时候,那是种时不时会冒出的莫名的情绪痛苦。直到最近,奥康纳才能够公开谈论她的情绪。

奥康纳报名参加团体健身课程,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独自健行。她开始把狗带到可以放开狗绳的遛狗公园,以便和其他狗主人交谈,而不是单独去散步。她也转向治疗。她说,与他人聊她的感受,改变了她对孤独的看法。

最新内容

让移民孩子适应新环境,加拿大小学想出了这种办法!

虽然人们逐渐认识到孤独不仅伤害心理健康,也有损人的身体健康,但孤独难以启齿,各个年龄段的人往往选择默默承受。加拿大一所小学的一张“友谊长凳”,正在以独特的方式开始带孩子们走出孤独。

据CBC报道,安省宾顿市Homestead公立小学有800多名学生,大部分是移民。该校为了让新学生尽快适应新环境,开设了一个新移民俱乐部,还启动了一个课间休息伙伴计划。

该校副校长卡里亚蒂(Angelo Cariati)称,孩子们需要有朋友倾吐心事。蓝色木质的“友谊长凳”,靠背是一个粉色心型,就摆在学校门廊,非常显眼,有需要的孩子坐上去,就会有人主动帮忙。

她补充道,这个主意专为有孤独感或不安感的孩子而设计,坐在上面,就是在发出邀请,希望其他人坐在他们身边与之交谈。

“友谊长凳”确实很受欢迎。上个月的一天,就在课间休息之前,五年级学生潘德尔(Sukhkaran Pandher)坐到了长椅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人赞叹。几分钟之内,一个女孩坐在他旁边,问他出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一个人待着。

潘德尔很孤独,还被一位年长的学生欺负。“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说,“我就把它埋在心里。” 但长椅给了他机会,“现在这个女孩坐在这里,她很和善……我把一切告诉了她” 。

二成加拿大人有孤独感

孤独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在英国,政府甚至任命了一位专管孤独的部长来解决这个问题。

研究发现,在加拿大,1/5的人很孤独。依据加拿大统计局最近数据,独居者占加国家庭的28%。

加拿大各个年龄段中,都有一定比例的人群感到孤独。

更高的离婚率、更多的依赖技术和庞大的城市化,也被认为是造成孤独的原因。

难以启齿的孤独感

仅仅从外表,很难判断出谁是孤独者。奥康纳(Marci O’Connor)就是最明显的一个例子。47岁的奥康纳,是自由撰稿人,社交生活充实,她在一个繁忙的办公室和喜欢的同事一起工作,经常拜访在多伦多的朋友和家人。没人会想到她内心极度孤独。

奥康纳说,她的孤独感始于小时候和父母离婚。成人后她结了婚,并与丈夫一起搬到了一个小镇,生活围着家庭转,还养育了两个儿子。最近刚刚离婚,与孩子们住在蒙特利尔。

自始至终她都有孤独感,甚至是与大家在一起的时候,那是种时不时会冒出的莫名的情绪痛苦。直到最近,奥康纳才能够公开谈论她的情绪。

奥康纳报名参加团体健身课程,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独自健行。她开始把狗带到可以放开狗绳的遛狗公园,以便和其他狗主人交谈,而不是单独去散步。她也转向治疗。她说,与他人聊她的感受,改变了她对孤独的看法。

点击展开全文

今日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