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变性人没有参军权利?99%的中国人都对这个群体了解太少!

“上帝只是错误地装扮了那个洋娃娃。”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1月22日,美国最高法院通过了特朗普政府有关限制跨性别者在军中服役的政策。据媒体报道,保守派大法官在最高法院拥有5比4的优势,其中4名自由派法官都投了反对票。消息一经报道,就得到了网内网友们的无脑支持,很多人在甚至不了解何为跨性别者的情况下,发出“特朗普是来拯救美国的,军队里不需要娘炮”等言论......

然而这项所谓的禁令具体规定了哪些内容,跨性别者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群体?它真的能和同性恋群体划等号吗?

是时候认真了解一下长期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同类了。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实际上,“跨性别者”是一个总括性术语。在搞清跨性别者的意思之前,首先要了解的是性别认同,也就是指一个人内在的男性、女性或其他身份的意识。一旦“性别认同”或“表达方式”发生了偏差,与出生时被赋予的性别不相符就是跨性别者。

例如,一个跨性别者可能会从心理上认为自己是女性,尽管他生来就有男性生殖器。

LGBTQ,分别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酷儿

或许更为国内朋友所熟知的,是“爱你就像爱生命”的女主人公李银河。在王小波去世之后,和她同居长达17年之久的伴侣就是一位跨性别者。

李银河和崔子恩

两人多年的感情状态刚刚曝光的时候,还有很多人误以为李银河变成了一个女同性恋,也就是LGBT中的L (Lesbian)。但是对此,李银河进行了解释,她说自己依旧是异性恋,不喜欢同性,而这位已经和她相处了很久的伴侣是一个跨性别者,所以两人的恋情依然属于异性恋的范畴。

李银河《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

其实所谓的跨性别者和性取向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它指的是一个人在内心对自己的性别认同。如果一个孩子生下来是女性特征,她在内心也认同自己是个女性的话,那么她就是一个“顺性别者”。反过来,对自己的生理性别不认同的群体,皆可被称之为“跨性别者”。

而在另一方面,跨性别者同时有可能认为自己是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无性恋,或者拒绝给自己的性取向贴上标签。如果一个天生女性身体的跨性别者,依然热爱男性,那么他不仅是跨性别群体,还是同性恋群体。

总之,跨性别和性取向的关系各自独立,但是要确定一个人的性取向,首先要确定的是这个人对自己本身的性别认同。

印度变性人领袖Kinnar Akhara

搞清楚跨性别者和同性恋的区别之后,还要搞清楚的是性和性别的差异。这也就意味着,常言的“变性人”只是跨性别群体的一种。

其他跨性别者可能是一个喜欢女人的男人,但同时也是一个变装者。此外,还有那些认为自己性别不符合常规、多性别、雌雄同体、第三性别的人。所有这些定义都是不够准确的,因为“跨性别”是因人而异的,但其中都包含了一种混合或交替的男性和女性二元概念。

所以,眼前的跨性别者是哪种跨性别者?你说的娘炮又是什么娘炮?


特朗普政府的跨性别军人禁令

在上任美国总统的努力之下,当年国防部终于允许跨性别者按照自己喜欢的性别,而非生理性别服务。

然而现在这一切又被推翻了,对于现在特朗普政府提出的“跨性别者不能参军”的禁令,美国国防部是这样解释的:即有关跨性别军人的新政策“不是禁令”,他们依然允许变性士兵服役,但前提是他们要按照生理性别参军、或者没有性别焦虑病史,亦或是在服兵役前有36个月的“稳定期”。老实讲,这个范围几乎可以缩小到没有了。

美国军队中的跨性别军人

这在某种程度上,依然是一种歧视。因为首先,政策取消了那些可能需要因为性别焦虑诊断进行医疗的军人资格,国防部以“相当大的科学不确定性”和“划分男性和女性标准的模糊界线”为由,坚持认为,治疗要求对纳税人来说代价太高,可能会损害军队的凝聚力和准备能力。

其次对于那些已经在军中服役的变性人来说,如果是在参军后被又出现了性别焦虑,并且想要做出任何“改变”,就必须离开军队。

最后,特朗普政府之所以提出这项政策的原因真实性令人质疑。

早在2017年中旬,特朗普就曾在网上表达过对跨性别军人的态度:“我们的军队必须专注于决定性和压倒性的胜利,不能承受军队中跨性别人士可能带来的巨大医疗成本和混乱。”并且声称一个军事专家小组发现,这项政策造成了财政负担,并对部队的凝聚力和战备能力带来了潜在风险。

但这样的说法并不能令人信服,美国其他专家和军方各部门的军事首长强调,这些说法在很大程度上缺乏证据。

在2018年年初军事委员会举行的独立听证会上,参议员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询问了所有4个军种的负责人:他们是否收到过有关跨性别军人公开服役导致士气低落、部队凝聚力下降或纪律问题上升的报告。4位负责人都说,并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或报告。

而根据无党派的国会山报的报道,现在在美国,大约有2500名现役军人是跨性别者,还有1500名预备役跨性别军人。2017年,在美国军队中,并不是所有跨性别军人都造成了手术和相关的医疗费用。

据兰德公司估算,跨性别军人的医疗费用在240万至840万美元,仅占军方年度医疗支出的1%的十分之一,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跨性别军人对禁令的回应:我将永远是一名美国士兵

 最失落的应该还是那些想要保卫国家的跨性别军人,时代杂志上刊登的文章中提到,目前美国约有13万名已经退役的跨性别老兵,其中一些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一位曾在德克萨斯州和佐治亚州服役军人是这样说的:

“跨性别不是一种选择,它是我们作为人类存在方式。特朗普总统不仅禁止美国人参军,他还歧视少数群体。由于公开跨性别身份带来的歧视和困难,这些人不得不在军中隐藏自己的性别问题。

特朗普正在让这些士兵离开他们的岗位,离开他们的工作,离开他们为美国人民服务的使命。他告诉全世界,在美国,跨性别者不享有与大多数美国公众相同的权利……”

跨性别到底是不是一种疾病?

“我们都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了,你的身体里住着莉莉。你的灵魂是个美丽年轻的女孩子,莉莉。事实就是这么简单,跟疯不疯的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看我的?

我觉得你是我认识的最勇敢的男人。”

《丹麦女孩》

就像人们曾经讨论同性恋群体一样,现在跨性别群体也备受关注。如果你觉得历史上的同性恋群体已经遭受了太多的歧视和非议,那么可以这么说,跨性别群体遭遇的歧视远比同性恋群体多太多。

研究显示,在美国至少生活着70万名跨性别者,占据总人口的0.3%以及LGBT社群的3.5%。然而这些估计很可能是保守的,因为只有很少一部分的研究致力于调查跨性别者的人口数量。

但时至今日,美国大多数城市和州的反歧视法并不保护跨性别者。因此,大多数城市和州的跨性别者几乎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面临歧视。

深蓝色为跨性别者,多集中在贫困线

2012年,美国国家跨性别平等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跨性别人士所面临的普遍而严重的歧视。该报告对近6500名跨性别者进行了抽样调查,发现跨性别者在就业、住房、医疗、教育、法律体系,甚至在家庭中都受到高度歧视。

在这些人群中,家庭年收入低于1万美元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群的4倍,少数族裔更加严重,34%的黑人和28%的拉美裔受访者年收入都低于1万美元。19%的人被拒绝住进房子或公寓,11%的人因为性别认同而被驱逐。

即使是在学校中,表现出跨性别身份的学生遭到的骚扰也十分严重。78%的人遭到过骚扰,35%的学生遭受过身体攻击,更有12%的孩子遭受过性暴力。成年人的失业率是普通人的两倍,有色人种的失业率是全国失业率的4倍。更有90%的受访者表示在工作中受到过骚扰、不公正待遇或歧视。

这些影响都是非常负面的,失去了工作直接带来了很多后果,比如经常无家可归,70%的人靠酗酒或滥用药物来应对歧视,连艾滋病的感染率都要比没有失去工作的跨性别者多2倍。在精神上其实他们的,不仅仅是普通人,甚至还有警察们。

报告指出,22%的跨性别者在与警察接触时受到基于偏见的骚扰,其中有色人种的跨性别者被骚扰的几率甚至更高。6%受到身体上的攻击,2%受到警察的性骚扰,20%被执法机关拒绝提供平等服务。几乎一半受访的跨性别者都表示,他们在向警察求助时感到极不舒服。

1961年,美国Transvestia 杂志的封面“女郎”

长期以来,LGBTQ身份一直与精神疾病联系在一起。最初,同性恋也被归类为精神障碍,但最终在1987年被从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彻底删除。2018年,印度终于承认了同性恋的合法,但跨性别者依然处于被忽视和边缘的状态。也在同年,世界卫生组织不再将跨性别者列为精神疾病。对此,世卫组织的协调员是这样解释的:

“之所以将其从精神卫生疾病中剔除,是因为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到,这实际上不是一种精神卫生疾病,把它留在那里,是一种耻辱。”

而就在10天之前,国内江苏南京还只能进行无声的抗议。

有人倒退,有人前进,有人止步不前。

参考文献:

Transgender military service is as American as apple pie

I WILL FOREVER BE AN AMERICAN SOLDIER’ TRANSGENDER SERVICE MEMBERS RESPOND TO TRUMP’S BAN

Evolution of transgender terminology

Transgender People, Gender Identity and Gender Expression

Here's a breakdown of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transgender military ban that the Supreme Court allowed to move forward

Here's a breakdown of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transgender military ban that the Supreme Court allowed to move forward

A Report of the National Transgender Discrimination Survey

最新内容

美国变性人没有参军权利?99%的中国人都对这个群体了解太少!

“上帝只是错误地装扮了那个洋娃娃。”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1月22日,美国最高法院通过了特朗普政府有关限制跨性别者在军中服役的政策。据媒体报道,保守派大法官在最高法院拥有5比4的优势,其中4名自由派法官都投了反对票。消息一经报道,就得到了网内网友们的无脑支持,很多人在甚至不了解何为跨性别者的情况下,发出“特朗普是来拯救美国的,军队里不需要娘炮”等言论......

然而这项所谓的禁令具体规定了哪些内容,跨性别者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群体?它真的能和同性恋群体划等号吗?

是时候认真了解一下长期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同类了。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实际上,“跨性别者”是一个总括性术语。在搞清跨性别者的意思之前,首先要了解的是性别认同,也就是指一个人内在的男性、女性或其他身份的意识。一旦“性别认同”或“表达方式”发生了偏差,与出生时被赋予的性别不相符就是跨性别者。

例如,一个跨性别者可能会从心理上认为自己是女性,尽管他生来就有男性生殖器。

LGBTQ,分别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酷儿

或许更为国内朋友所熟知的,是“爱你就像爱生命”的女主人公李银河。在王小波去世之后,和她同居长达17年之久的伴侣就是一位跨性别者。

李银河和崔子恩

两人多年的感情状态刚刚曝光的时候,还有很多人误以为李银河变成了一个女同性恋,也就是LGBT中的L (Lesbian)。但是对此,李银河进行了解释,她说自己依旧是异性恋,不喜欢同性,而这位已经和她相处了很久的伴侣是一个跨性别者,所以两人的恋情依然属于异性恋的范畴。

李银河《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

其实所谓的跨性别者和性取向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它指的是一个人在内心对自己的性别认同。如果一个孩子生下来是女性特征,她在内心也认同自己是个女性的话,那么她就是一个“顺性别者”。反过来,对自己的生理性别不认同的群体,皆可被称之为“跨性别者”。

而在另一方面,跨性别者同时有可能认为自己是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无性恋,或者拒绝给自己的性取向贴上标签。如果一个天生女性身体的跨性别者,依然热爱男性,那么他不仅是跨性别群体,还是同性恋群体。

总之,跨性别和性取向的关系各自独立,但是要确定一个人的性取向,首先要确定的是这个人对自己本身的性别认同。

印度变性人领袖Kinnar Akhara

搞清楚跨性别者和同性恋的区别之后,还要搞清楚的是性和性别的差异。这也就意味着,常言的“变性人”只是跨性别群体的一种。

其他跨性别者可能是一个喜欢女人的男人,但同时也是一个变装者。此外,还有那些认为自己性别不符合常规、多性别、雌雄同体、第三性别的人。所有这些定义都是不够准确的,因为“跨性别”是因人而异的,但其中都包含了一种混合或交替的男性和女性二元概念。

所以,眼前的跨性别者是哪种跨性别者?你说的娘炮又是什么娘炮?


特朗普政府的跨性别军人禁令

在上任美国总统的努力之下,当年国防部终于允许跨性别者按照自己喜欢的性别,而非生理性别服务。

然而现在这一切又被推翻了,对于现在特朗普政府提出的“跨性别者不能参军”的禁令,美国国防部是这样解释的:即有关跨性别军人的新政策“不是禁令”,他们依然允许变性士兵服役,但前提是他们要按照生理性别参军、或者没有性别焦虑病史,亦或是在服兵役前有36个月的“稳定期”。老实讲,这个范围几乎可以缩小到没有了。

美国军队中的跨性别军人

这在某种程度上,依然是一种歧视。因为首先,政策取消了那些可能需要因为性别焦虑诊断进行医疗的军人资格,国防部以“相当大的科学不确定性”和“划分男性和女性标准的模糊界线”为由,坚持认为,治疗要求对纳税人来说代价太高,可能会损害军队的凝聚力和准备能力。

其次对于那些已经在军中服役的变性人来说,如果是在参军后被又出现了性别焦虑,并且想要做出任何“改变”,就必须离开军队。

最后,特朗普政府之所以提出这项政策的原因真实性令人质疑。

早在2017年中旬,特朗普就曾在网上表达过对跨性别军人的态度:“我们的军队必须专注于决定性和压倒性的胜利,不能承受军队中跨性别人士可能带来的巨大医疗成本和混乱。”并且声称一个军事专家小组发现,这项政策造成了财政负担,并对部队的凝聚力和战备能力带来了潜在风险。

但这样的说法并不能令人信服,美国其他专家和军方各部门的军事首长强调,这些说法在很大程度上缺乏证据。

在2018年年初军事委员会举行的独立听证会上,参议员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询问了所有4个军种的负责人:他们是否收到过有关跨性别军人公开服役导致士气低落、部队凝聚力下降或纪律问题上升的报告。4位负责人都说,并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或报告。

而根据无党派的国会山报的报道,现在在美国,大约有2500名现役军人是跨性别者,还有1500名预备役跨性别军人。2017年,在美国军队中,并不是所有跨性别军人都造成了手术和相关的医疗费用。

据兰德公司估算,跨性别军人的医疗费用在240万至840万美元,仅占军方年度医疗支出的1%的十分之一,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跨性别军人对禁令的回应:我将永远是一名美国士兵

 最失落的应该还是那些想要保卫国家的跨性别军人,时代杂志上刊登的文章中提到,目前美国约有13万名已经退役的跨性别老兵,其中一些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一位曾在德克萨斯州和佐治亚州服役军人是这样说的:

“跨性别不是一种选择,它是我们作为人类存在方式。特朗普总统不仅禁止美国人参军,他还歧视少数群体。由于公开跨性别身份带来的歧视和困难,这些人不得不在军中隐藏自己的性别问题。

特朗普正在让这些士兵离开他们的岗位,离开他们的工作,离开他们为美国人民服务的使命。他告诉全世界,在美国,跨性别者不享有与大多数美国公众相同的权利……”

跨性别到底是不是一种疾病?

“我们都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了,你的身体里住着莉莉。你的灵魂是个美丽年轻的女孩子,莉莉。事实就是这么简单,跟疯不疯的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看我的?

我觉得你是我认识的最勇敢的男人。”

《丹麦女孩》

就像人们曾经讨论同性恋群体一样,现在跨性别群体也备受关注。如果你觉得历史上的同性恋群体已经遭受了太多的歧视和非议,那么可以这么说,跨性别群体遭遇的歧视远比同性恋群体多太多。

研究显示,在美国至少生活着70万名跨性别者,占据总人口的0.3%以及LGBT社群的3.5%。然而这些估计很可能是保守的,因为只有很少一部分的研究致力于调查跨性别者的人口数量。

但时至今日,美国大多数城市和州的反歧视法并不保护跨性别者。因此,大多数城市和州的跨性别者几乎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面临歧视。

深蓝色为跨性别者,多集中在贫困线

2012年,美国国家跨性别平等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跨性别人士所面临的普遍而严重的歧视。该报告对近6500名跨性别者进行了抽样调查,发现跨性别者在就业、住房、医疗、教育、法律体系,甚至在家庭中都受到高度歧视。

在这些人群中,家庭年收入低于1万美元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群的4倍,少数族裔更加严重,34%的黑人和28%的拉美裔受访者年收入都低于1万美元。19%的人被拒绝住进房子或公寓,11%的人因为性别认同而被驱逐。

即使是在学校中,表现出跨性别身份的学生遭到的骚扰也十分严重。78%的人遭到过骚扰,35%的学生遭受过身体攻击,更有12%的孩子遭受过性暴力。成年人的失业率是普通人的两倍,有色人种的失业率是全国失业率的4倍。更有90%的受访者表示在工作中受到过骚扰、不公正待遇或歧视。

这些影响都是非常负面的,失去了工作直接带来了很多后果,比如经常无家可归,70%的人靠酗酒或滥用药物来应对歧视,连艾滋病的感染率都要比没有失去工作的跨性别者多2倍。在精神上其实他们的,不仅仅是普通人,甚至还有警察们。

报告指出,22%的跨性别者在与警察接触时受到基于偏见的骚扰,其中有色人种的跨性别者被骚扰的几率甚至更高。6%受到身体上的攻击,2%受到警察的性骚扰,20%被执法机关拒绝提供平等服务。几乎一半受访的跨性别者都表示,他们在向警察求助时感到极不舒服。

1961年,美国Transvestia 杂志的封面“女郎”

长期以来,LGBTQ身份一直与精神疾病联系在一起。最初,同性恋也被归类为精神障碍,但最终在1987年被从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彻底删除。2018年,印度终于承认了同性恋的合法,但跨性别者依然处于被忽视和边缘的状态。也在同年,世界卫生组织不再将跨性别者列为精神疾病。对此,世卫组织的协调员是这样解释的:

“之所以将其从精神卫生疾病中剔除,是因为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到,这实际上不是一种精神卫生疾病,把它留在那里,是一种耻辱。”

而就在10天之前,国内江苏南京还只能进行无声的抗议。

有人倒退,有人前进,有人止步不前。

参考文献:

Transgender military service is as American as apple pie

I WILL FOREVER BE AN AMERICAN SOLDIER’ TRANSGENDER SERVICE MEMBERS RESPOND TO TRUMP’S BAN

Evolution of transgender terminology

Transgender People, Gender Identity and Gender Expression

Here's a breakdown of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transgender military ban that the Supreme Court allowed to move forward

Here's a breakdown of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transgender military ban that the Supreme Court allowed to move forward

A Report of the National Transgender Discrimination Survey

点击展开全文

今日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