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比方孝孺还惨的忠臣,因刺杀暴君未遂被灭族

史载方孝孺因怒骂明成祖朱棣被判处凌迟极刑,外加被诛灭十族,此事是否属实,在学术界颇有争论。但比之于方孝孺,还有一个人的结局更为惨烈,不仅九族被诛,连乡里乡亲也遭连累,不分良莠、亲疏、老幼,一时间全做了暴君朱棣的刀下冤魂,实在是令人扼腕悲愤。此人,便是忠臣景清。

景清的遭遇,比方孝孺还惨

景清生于元末,本姓耿,后世讹传为景,籍贯是邠州(今陕西省长武县),因自幼父母双亡,便被寄养在真宁县(今甘肃省正宁县),由此入真宁县籍。景清是典型的关西大汉,生性洒脱不拘小节,志向高远宏大,注定不是寻常人物。

不仅如此,景清天资聪慧,读书时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所以在学业方面突飞猛进,在各级考试中接连有所斩获,最终在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高中榜眼,被授予翰林院编修,没两年时间便转任御史。

朱元璋很赏识景清的才学,便在洪武三十年(1397年)将其拔擢为左佥都御史,成为他身边极受信任的高级言官。有皇帝的眷顾,景清的仕途本来一片光明,但不久却因为“奏疏字误,怀印更改”的罪名,被给事中弹劾进了大牢。好在朱元璋爱才,不久便将他释放,命其到四川、陕西一带巡察私茶,不久又晋升他为金华知府。

朱元璋因为赏识景清,不断提拔他的官职

惠帝朱允炆登基后,担心宗室诸王有谋逆之心,便任命景清为北平参议,名义上让他管理粮储、屯田、驿传、水利等事务,实际上则肩负着监视、防范燕王朱棣的任务。景清在任期间,朱棣谋反的迹象尚不明显,所以跟景清相处得还算融洽。

景清在和朱棣谈论期间,经常告诫他要效忠朝廷,并为他剖析利害关系,因言论明晰,很是受到朱棣的赞赏,一度还将他视为知己。然而景清却并不因为朱棣的欣赏而“反水”,反而对他更加防范(“建文初,为北平参议。燕王与语,言论明晰,大称赏。”见《明史·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

景清受惠帝之命,负责监督朱棣

不久,景清被召回朝廷,晋升为御史大夫,成为都察院的最高长官。景清回朝后,将朱棣在北方的一举一动全部告知朝廷,并与重臣齐泰、黄子澄、方孝孺一起,积极谋划“削藩”事宜,结果惹得朱棣举兵造反,仅用了四年时间便夺了侄儿的江山。朱棣攻入京师后,齐泰、黄子澄、方孝孺皆惨遭屠戮,唯有景清“变节”投降。朱棣因为欣赏景清的才学,便对他既往不咎,仍让他留任原职。

然而景清变节是假,肆机手刃朱棣为惠帝报仇是真,所以尽管背负着“言行不一、贪生怕死”的骂名,饱受同僚的冷嘲热讽,但依然厕身于朝堂之上,装出一副很效忠的模样,渐渐地让朱棣放松戒心(“燕师入,诸臣死者甚众。清素预密谋,且约孝孺等同殉国,至是独诣阙自归,成祖命仍其官,委蛇班行者久之。”引文同上)。

朱棣抓捕景清后,下令将他凌迟处死

某日早朝,景清身着红色朝服、暗藏利刃来到朝堂,准备趁势刺杀朱棣,结果被对方事先看破。原来前几日有天文官上奏,称有红色异星将侵犯帝座,情况十分危急,请求皇帝务必加以防范。朱棣对这件事念念不忘,如今在朝堂上看到只有景清身着红袍,心里面便开始警觉,果然命人一搜之下,便发现他深藏在衣服里面的利刃。

朱棣责问景清为何想弑君,有无同党。景清见事情败露,索性豁出命去,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大骂朱棣不忠不孝,并声称自己这样做,正是想为惠帝报仇。朱棣恼羞成怒,下令将景清凌迟处死,并诛灭其九族。事后尤且不解恨,又下令在他的老家实行大屠杀,凡与景清有接触过的人,全部处死,直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渠。经此一难,景清在真宁的老家变成一片废墟。

方孝孺被诛十族,但景清的遭遇却更惨

一日早朝,清衣绯怀刃入。先是,日者奏异星赤色犯帝座,甚急。成祖故疑清。及朝,清独著绯。命搜之,得所藏刃。诘责,清奋起曰:“欲为故主报仇耳!”成祖怒,磔死,族之。籍其乡,转相攀染,谓之瓜蔓抄,村里为墟。引文同上。

方孝孺因怒骂朱棣,得到被诛灭十族的惩罚,而景清却因刺杀朱棣未遂,不仅被诛灭九族,连带着乡亲们也全部罹难,这代价实在是过于惨重。

结局比方孝孺还惨的忠臣,因刺杀暴君未遂被灭族

史载方孝孺因怒骂明成祖朱棣被判处凌迟极刑,外加被诛灭十族,此事是否属实,在学术界颇有争论。但比之于方孝孺,还有一个人的结局更为惨烈,不仅九族被诛,连乡里乡亲也遭连累,不分良莠、亲疏、老幼,一时间全做了暴君朱棣的刀下冤魂,实在是令人扼腕悲愤。此人,便是忠臣景清。

景清的遭遇,比方孝孺还惨

景清生于元末,本姓耿,后世讹传为景,籍贯是邠州(今陕西省长武县),因自幼父母双亡,便被寄养在真宁县(今甘肃省正宁县),由此入真宁县籍。景清是典型的关西大汉,生性洒脱不拘小节,志向高远宏大,注定不是寻常人物。

不仅如此,景清天资聪慧,读书时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所以在学业方面突飞猛进,在各级考试中接连有所斩获,最终在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高中榜眼,被授予翰林院编修,没两年时间便转任御史。

朱元璋很赏识景清的才学,便在洪武三十年(1397年)将其拔擢为左佥都御史,成为他身边极受信任的高级言官。有皇帝的眷顾,景清的仕途本来一片光明,但不久却因为“奏疏字误,怀印更改”的罪名,被给事中弹劾进了大牢。好在朱元璋爱才,不久便将他释放,命其到四川、陕西一带巡察私茶,不久又晋升他为金华知府。

朱元璋因为赏识景清,不断提拔他的官职

惠帝朱允炆登基后,担心宗室诸王有谋逆之心,便任命景清为北平参议,名义上让他管理粮储、屯田、驿传、水利等事务,实际上则肩负着监视、防范燕王朱棣的任务。景清在任期间,朱棣谋反的迹象尚不明显,所以跟景清相处得还算融洽。

景清在和朱棣谈论期间,经常告诫他要效忠朝廷,并为他剖析利害关系,因言论明晰,很是受到朱棣的赞赏,一度还将他视为知己。然而景清却并不因为朱棣的欣赏而“反水”,反而对他更加防范(“建文初,为北平参议。燕王与语,言论明晰,大称赏。”见《明史·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

景清受惠帝之命,负责监督朱棣

不久,景清被召回朝廷,晋升为御史大夫,成为都察院的最高长官。景清回朝后,将朱棣在北方的一举一动全部告知朝廷,并与重臣齐泰、黄子澄、方孝孺一起,积极谋划“削藩”事宜,结果惹得朱棣举兵造反,仅用了四年时间便夺了侄儿的江山。朱棣攻入京师后,齐泰、黄子澄、方孝孺皆惨遭屠戮,唯有景清“变节”投降。朱棣因为欣赏景清的才学,便对他既往不咎,仍让他留任原职。

然而景清变节是假,肆机手刃朱棣为惠帝报仇是真,所以尽管背负着“言行不一、贪生怕死”的骂名,饱受同僚的冷嘲热讽,但依然厕身于朝堂之上,装出一副很效忠的模样,渐渐地让朱棣放松戒心(“燕师入,诸臣死者甚众。清素预密谋,且约孝孺等同殉国,至是独诣阙自归,成祖命仍其官,委蛇班行者久之。”引文同上)。

朱棣抓捕景清后,下令将他凌迟处死

某日早朝,景清身着红色朝服、暗藏利刃来到朝堂,准备趁势刺杀朱棣,结果被对方事先看破。原来前几日有天文官上奏,称有红色异星将侵犯帝座,情况十分危急,请求皇帝务必加以防范。朱棣对这件事念念不忘,如今在朝堂上看到只有景清身着红袍,心里面便开始警觉,果然命人一搜之下,便发现他深藏在衣服里面的利刃。

朱棣责问景清为何想弑君,有无同党。景清见事情败露,索性豁出命去,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大骂朱棣不忠不孝,并声称自己这样做,正是想为惠帝报仇。朱棣恼羞成怒,下令将景清凌迟处死,并诛灭其九族。事后尤且不解恨,又下令在他的老家实行大屠杀,凡与景清有接触过的人,全部处死,直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渠。经此一难,景清在真宁的老家变成一片废墟。

方孝孺被诛十族,但景清的遭遇却更惨

一日早朝,清衣绯怀刃入。先是,日者奏异星赤色犯帝座,甚急。成祖故疑清。及朝,清独著绯。命搜之,得所藏刃。诘责,清奋起曰:“欲为故主报仇耳!”成祖怒,磔死,族之。籍其乡,转相攀染,谓之瓜蔓抄,村里为墟。引文同上。

方孝孺因怒骂朱棣,得到被诛灭十族的惩罚,而景清却因刺杀朱棣未遂,不仅被诛灭九族,连带着乡亲们也全部罹难,这代价实在是过于惨重。

点击展开全文

今日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