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一生中最大的败仗,被敌军吊打却毫无脾气

隋末天下大乱、群雄纷起,强者着跨州连郡,弱者宰割县邑,相互间征伐攻讨,使得海内乱成一锅粥。在这超级大乱世当中,隋炀帝的表弟李渊自太原起兵,没多久便攻取长安,在关中创建帝业。随后,李渊又派次子李世民等人南征北讨,积数年之功,才换回削平群雄、海内基本一统的局面,历史由此进入唐朝时代。

唐朝能统一天下,李世民居功至伟

不过唐朝在创建之初,根基并不稳固,在关陇、凉州一带与之同时并存的势力还很多,其中实力最强者有薛举、李轨两大集团,尤其以前者对李唐的威胁最大。薛举起初担任金城(今兰州市)校尉,于大业十三年(617年)起兵,在占据金城后自立为西秦霸王,并开仓散粮以赈济贫乏,以此深得民心。薛举不久又称帝,随即向外扩张,短短时间内便占据陇右全境,拥兵十三万人,势力极为强盛。

隋大业末,任金城府校尉。会岁凶,陇西盗起,金城令郝瑗将讨贼,募兵数千,檄举将。始授甲,大会置酒,举与子仁杲及其党劫瑗于坐,矫称捕反者,即起兵,囚郡县官,发粟以赈贫乏,自号西秦霸王,建元秦兴...兵锋锐甚,所徇皆下。不阕旬,尽有陇西地,众十三万。见《新唐书·卷八十六·列传第十一》。

隋末唐初群雄割据图

就在薛举踌躇满志,准备向西攻取关中之际,却得到李渊已占据长安的消息,心中颇为愤恨。薛举与李渊皆有占据关陇、创建帝业的意图,在一山难容二虎的情况下,双方间的战争已变得不可避免。早在李渊称帝之前,双方便有了大规模的冲突。等到武德元年(618年)六月,李渊称帝后的第二个月,薛举倾尽国中全部精锐东侵,目标直指长安。

此时,薛举将兵力分为三部,其中主力向高墌(今陕西长武县北)方向前进,而在东北、西南两翼,则派机动骑兵袭扰北地、扶风二郡。面对来势汹汹的秦军,唐高祖不敢怠慢,命秦王李世民为元帅,统领八总管、约四万人的兵力前往迎战,期冀阻挡住敌军的攻势。

薛举在第一次浅水原之战中完胜唐军

按照正史的说法,李世民到达高墌城后不久,便因罹患疟疾而病倒,无奈之下只好将指挥权临时交与行军长史刘文静、司马殷开山,并告诫二人以逸待劳,切不可冒险出击。然而殷开山却并不以为然,怂恿刘文静做出出城交战的决定,结果在混战中被薛举从背后偷袭,在浅水原(今陕西长武县东北)大败亏输。

经此一战,唐军死亡率高达50%-60%,大将慕容罗睺、李安远、刘弘基阵亡。战后,李世民狼狈逃回长安,薛举则乘胜占领高墌,并收集唐兵的死尸堆成京观(古代为炫耀武功,聚集敌尸,封土而成的高冢),以此来夸耀战绩。战后,刘文静、殷开山被罢官。但根据李世民在位时有大量篡改历史的“黑”记录,我们有理由怀疑,浅水原之战的指挥者就是他本人,而刘文静、殷开山不过是“背锅侠”而已。

战后,刘文静、殷开山被罢官

乃陈于高西南,恃众而不设备。举潜师掩其后,壬子,战于浅水原,八总管皆败,士卒死者什五六,大将军慕容罗睺、李安远、刘弘基皆没。世民引兵还长安,举遂拔高,收唐兵死者为京观。”见《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五·唐纪一》。

浅水原之战的惨败令唐朝上下震动不已,关中骚动不安,薛举在大谋士郝瑗的建议下,决定乘胜东进,彻底击灭李渊集团。可惜天不假年,正当薛举准备出兵之际,却突然患病而死,此时距他大胜唐军才一个月而已。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才使得唐朝避免在建立之初便灭亡的命运。

薛举病死后,其子薛仁杲即位,由于生性残暴、果于杀戮,在国中并不得人心,加之大谋士郝瑗病故,使得西秦国势迅速下滑。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李世民发动绝地反击,在高墌城完败秦军,重拾在此地丢失的尊严。不久,薛仁杲兵败出降,被押解至长安处斩,时在武德元年(618年)十一月,距浅水原之战才不过四个月时间。

李世民在第二次浅水原之战中完胜秦军

薛仁杲被杀后,西秦帝国随之灭亡,不久割据凉州的李轨也败于唐朝,关陇、凉州一带自此全部归属唐朝。随着关陇、凉州的平定,唐军遂将注意力集中于关东、江南等地区,没几年的时间便陆续削平群雄,实现海内一统。

李世民一生中最大的败仗,被敌军吊打却毫无脾气

隋末天下大乱、群雄纷起,强者着跨州连郡,弱者宰割县邑,相互间征伐攻讨,使得海内乱成一锅粥。在这超级大乱世当中,隋炀帝的表弟李渊自太原起兵,没多久便攻取长安,在关中创建帝业。随后,李渊又派次子李世民等人南征北讨,积数年之功,才换回削平群雄、海内基本一统的局面,历史由此进入唐朝时代。

唐朝能统一天下,李世民居功至伟

不过唐朝在创建之初,根基并不稳固,在关陇、凉州一带与之同时并存的势力还很多,其中实力最强者有薛举、李轨两大集团,尤其以前者对李唐的威胁最大。薛举起初担任金城(今兰州市)校尉,于大业十三年(617年)起兵,在占据金城后自立为西秦霸王,并开仓散粮以赈济贫乏,以此深得民心。薛举不久又称帝,随即向外扩张,短短时间内便占据陇右全境,拥兵十三万人,势力极为强盛。

隋大业末,任金城府校尉。会岁凶,陇西盗起,金城令郝瑗将讨贼,募兵数千,檄举将。始授甲,大会置酒,举与子仁杲及其党劫瑗于坐,矫称捕反者,即起兵,囚郡县官,发粟以赈贫乏,自号西秦霸王,建元秦兴...兵锋锐甚,所徇皆下。不阕旬,尽有陇西地,众十三万。见《新唐书·卷八十六·列传第十一》。

隋末唐初群雄割据图

就在薛举踌躇满志,准备向西攻取关中之际,却得到李渊已占据长安的消息,心中颇为愤恨。薛举与李渊皆有占据关陇、创建帝业的意图,在一山难容二虎的情况下,双方间的战争已变得不可避免。早在李渊称帝之前,双方便有了大规模的冲突。等到武德元年(618年)六月,李渊称帝后的第二个月,薛举倾尽国中全部精锐东侵,目标直指长安。

此时,薛举将兵力分为三部,其中主力向高墌(今陕西长武县北)方向前进,而在东北、西南两翼,则派机动骑兵袭扰北地、扶风二郡。面对来势汹汹的秦军,唐高祖不敢怠慢,命秦王李世民为元帅,统领八总管、约四万人的兵力前往迎战,期冀阻挡住敌军的攻势。

薛举在第一次浅水原之战中完胜唐军

按照正史的说法,李世民到达高墌城后不久,便因罹患疟疾而病倒,无奈之下只好将指挥权临时交与行军长史刘文静、司马殷开山,并告诫二人以逸待劳,切不可冒险出击。然而殷开山却并不以为然,怂恿刘文静做出出城交战的决定,结果在混战中被薛举从背后偷袭,在浅水原(今陕西长武县东北)大败亏输。

经此一战,唐军死亡率高达50%-60%,大将慕容罗睺、李安远、刘弘基阵亡。战后,李世民狼狈逃回长安,薛举则乘胜占领高墌,并收集唐兵的死尸堆成京观(古代为炫耀武功,聚集敌尸,封土而成的高冢),以此来夸耀战绩。战后,刘文静、殷开山被罢官。但根据李世民在位时有大量篡改历史的“黑”记录,我们有理由怀疑,浅水原之战的指挥者就是他本人,而刘文静、殷开山不过是“背锅侠”而已。

战后,刘文静、殷开山被罢官

乃陈于高西南,恃众而不设备。举潜师掩其后,壬子,战于浅水原,八总管皆败,士卒死者什五六,大将军慕容罗睺、李安远、刘弘基皆没。世民引兵还长安,举遂拔高,收唐兵死者为京观。”见《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五·唐纪一》。

浅水原之战的惨败令唐朝上下震动不已,关中骚动不安,薛举在大谋士郝瑗的建议下,决定乘胜东进,彻底击灭李渊集团。可惜天不假年,正当薛举准备出兵之际,却突然患病而死,此时距他大胜唐军才一个月而已。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才使得唐朝避免在建立之初便灭亡的命运。

薛举病死后,其子薛仁杲即位,由于生性残暴、果于杀戮,在国中并不得人心,加之大谋士郝瑗病故,使得西秦国势迅速下滑。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李世民发动绝地反击,在高墌城完败秦军,重拾在此地丢失的尊严。不久,薛仁杲兵败出降,被押解至长安处斩,时在武德元年(618年)十一月,距浅水原之战才不过四个月时间。

李世民在第二次浅水原之战中完胜秦军

薛仁杲被杀后,西秦帝国随之灭亡,不久割据凉州的李轨也败于唐朝,关陇、凉州一带自此全部归属唐朝。随着关陇、凉州的平定,唐军遂将注意力集中于关东、江南等地区,没几年的时间便陆续削平群雄,实现海内一统。

点击展开全文

今日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