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不能回春晚了,永远都不能回来了,属于他的春晚一去不复返

我们说,任何事情都有低级与高级之分,赵本山的丑就属于前者,他的所谓小品不过是很低级地逗乐而已。我们的时代已经不需要这样的东西,而赵本山本人却看不见,所以,离开春晚也是一种自然而然。

日前,有多家自媒体大号发文称,赵本山将时隔七年、回归2019央视春晚舞台,引得网友热议不断。对此,有知情人士告诉称,这一消息并不属实。

在春晚舞台上,赵本山曾留下一幕幕经典瞬间。从与范伟、高秀敏的“卖拐”“卖车”“中奖”系列,到与宋丹丹崔永元的“白云黑土”;再到与“赵家班”徒弟们的合作,曾经连续19次登上央视春晚,在一段时间内,赵本山的小品仿佛成了中国观众在大年三十晚上最期待的的一道年夜饭。

对此,我们要说的是,春晚的舞台可以没有赵本山,或者春晚的舞台没有赵本山会照转。这些年,春晚的舞台上这些年没有赵本山仍然办出精彩就是最好的证明。

回顾春晚赵本山小品的历程,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它总能逗我们笑,让我们感觉有些热闹。但是,这笑与热闹过后呢?当一副拐被他卖了三年之后,我们不禁要问:这拐的力量有这么大吗?东北人或者中国人难道是天天生活在拐的日子里?答案肯定是不是。

那么,问题就在这儿出现了,既然不是,为什么还要卖?小品是大众娱乐的工具,但上了春晚,总得有个艺术底线的问题,你不能天天卖拐、年年卖拐,进而让我们跟着你天天生活在卖拐的世界里吧。时间一久,这一定是毒害。

而赵本山毒害我们的还不至于此。如果细心一点,我们都会发现赵本山带出的所谓徒弟无一例外地都非常丑,即便是能过目的小沈阳也是以丑的形象出现的,搭档宋丹丹的长相基本过关,但只要和赵本山在一起就会变得又老又丑。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东北人民都是那样,就没有个漂亮的了?事实也当然不是这样的。那么,赵本山为什么要丑呢?这是因为他拿不出来漂亮的,是以丑吸引人的,除了丑与怪搞出来的俗,他几乎没有其他的本事。时间一久,这也一定是毒害。

我们说,任何事情都有低级与高级之分,赵本山的丑就属于前者,他的所谓小品不过是很低级地逗乐而已。我们的时代已经不需要这样的东西,而赵本山本人却看不见,所以,离开春晚也是一种自然而然。

尽管“再回来”一消息并不属实,但我们还是要说再回来有必要吗?答案肯定是没必要。因为我们好不容易摆脱了以丑和俗逗乐的低级趣味,干吗还要让它再回来呢?走上一个台阶不容易,再下台阶就是退步!

也许,如今还有很多的本山迷,在期待着本山的回归。但提高精神娱乐的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在于娱乐的环境,我们好不容易把环境整治好了,就不能因为一些人的“期待”,而让环境再受破坏。

只有忍,忍了就可能逆流而上,不再随波逐流。春晚是大家的,应该随着大家欣赏水平的提高而提高每一个节目的质量,这才叫随大流呢,才叫艺术根植于人民群众呢。很显然地,赵本山已经属于过去式,能有他一席之地的春晚已经过去了。

赵本山不能回春晚了,永远都不能回来了,属于他的春晚一去不复返

我们说,任何事情都有低级与高级之分,赵本山的丑就属于前者,他的所谓小品不过是很低级地逗乐而已。我们的时代已经不需要这样的东西,而赵本山本人却看不见,所以,离开春晚也是一种自然而然。

日前,有多家自媒体大号发文称,赵本山将时隔七年、回归2019央视春晚舞台,引得网友热议不断。对此,有知情人士告诉称,这一消息并不属实。

在春晚舞台上,赵本山曾留下一幕幕经典瞬间。从与范伟、高秀敏的“卖拐”“卖车”“中奖”系列,到与宋丹丹崔永元的“白云黑土”;再到与“赵家班”徒弟们的合作,曾经连续19次登上央视春晚,在一段时间内,赵本山的小品仿佛成了中国观众在大年三十晚上最期待的的一道年夜饭。

对此,我们要说的是,春晚的舞台可以没有赵本山,或者春晚的舞台没有赵本山会照转。这些年,春晚的舞台上这些年没有赵本山仍然办出精彩就是最好的证明。

回顾春晚赵本山小品的历程,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它总能逗我们笑,让我们感觉有些热闹。但是,这笑与热闹过后呢?当一副拐被他卖了三年之后,我们不禁要问:这拐的力量有这么大吗?东北人或者中国人难道是天天生活在拐的日子里?答案肯定是不是。

那么,问题就在这儿出现了,既然不是,为什么还要卖?小品是大众娱乐的工具,但上了春晚,总得有个艺术底线的问题,你不能天天卖拐、年年卖拐,进而让我们跟着你天天生活在卖拐的世界里吧。时间一久,这一定是毒害。

而赵本山毒害我们的还不至于此。如果细心一点,我们都会发现赵本山带出的所谓徒弟无一例外地都非常丑,即便是能过目的小沈阳也是以丑的形象出现的,搭档宋丹丹的长相基本过关,但只要和赵本山在一起就会变得又老又丑。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东北人民都是那样,就没有个漂亮的了?事实也当然不是这样的。那么,赵本山为什么要丑呢?这是因为他拿不出来漂亮的,是以丑吸引人的,除了丑与怪搞出来的俗,他几乎没有其他的本事。时间一久,这也一定是毒害。

我们说,任何事情都有低级与高级之分,赵本山的丑就属于前者,他的所谓小品不过是很低级地逗乐而已。我们的时代已经不需要这样的东西,而赵本山本人却看不见,所以,离开春晚也是一种自然而然。

尽管“再回来”一消息并不属实,但我们还是要说再回来有必要吗?答案肯定是没必要。因为我们好不容易摆脱了以丑和俗逗乐的低级趣味,干吗还要让它再回来呢?走上一个台阶不容易,再下台阶就是退步!

也许,如今还有很多的本山迷,在期待着本山的回归。但提高精神娱乐的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在于娱乐的环境,我们好不容易把环境整治好了,就不能因为一些人的“期待”,而让环境再受破坏。

只有忍,忍了就可能逆流而上,不再随波逐流。春晚是大家的,应该随着大家欣赏水平的提高而提高每一个节目的质量,这才叫随大流呢,才叫艺术根植于人民群众呢。很显然地,赵本山已经属于过去式,能有他一席之地的春晚已经过去了。

点击展开全文

今日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