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信身后, 跪着一群递刀的父母

10月22日晚间,微博上开始热传一段视频。视频中,不停传来孩子的惨叫声,该网友配文“我就发一段十三号室的惨叫”。


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因为“十三号室”这几个字,网友炸开了锅。因为这曾是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科医生杨永信成立的著名的 “电击治网瘾”治疗室——该房间在七八年时间内饱受争议,被送去治疗网瘾的多名孩子曾称“遭受非人折磨”。



对此,临沂有关方面迅速回应称,当天的叫声,是一位年仅八岁的精神病住院患儿因为便秘大哭,与电击处理网络沉迷无关,杨永信的机构,已于2016年关闭。


信者恒信之,疑者恒疑之。这一来一回的消息,仍然激起了舆论场的巨大反响,当初铺天盖地的报道与评论重新被翻出来,一时间群情激愤,议论潮涌。足见杨永信给全社会造成的伤害曾有多深,这创口至今未愈,一声可能无关的夜半惨号,都会令它再次迸裂流血。



杨永信和13号治疗室


杨永信,这位微博认证为“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的专家,早在09年就被曝光用电击摧残“网瘾”少年牟取暴利,数年间,该中心敛财8100万,之后被卫生厅要求停止电击,逐渐淡出媒体视野。


但至今,他还在用那套网瘾就是病得治的理论,运用传 销式的方法给人洗脑。


早在央视的一期调查节目《网瘾之戒》里,面对利用电击强迫青少年听话的质疑,杨永信始终泰然自若、面带笑容,侃侃而谈他的治疗手段,十分自信。




十三号室是个神奇的治疗室,因为每个被送进去的青少年,经过几十分钟的治疗出来后,都像脱胎换骨一般判若两人。


被强制带到医院时,对着窗户拳打脚踢发泄情绪的男孩,进去之前很暴躁。



一个小时出来后,已经需要家属搀扶,少言寡语一看就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乖乖地喝饮料吃面条。



被像捆羊一样强制送来的网瘾少女,进去之前,对家人破口大骂。




出来后,默不作声主动跟爸爸拥抱,俨然成了一个听话的好孩子。




短短几分钟,因无法管教孩子而濒临绝望的父母,竟然重新收获一个听话、乖巧、不吵不闹的好少年,他们简直看到了天神一般的存在。


眼前活生生出现的奇迹,不断在13号诊疗室里发生。而里面其实很简单,房间并不大,一张小床,几把椅子,床头是一台两巴掌大的仪器,隔音墙是后来才修的。




以上画面来自2009年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8月15日晚播出的《网瘾之戒》,对山东临沂第四人民医院的“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及该中心的主任杨永信的电击疗法做出深入报道。


多少年后,从这个治疗中心走出的小A,向公众讲述了他在里面的遭遇。


“治疗”开始前,门会关上,家长不得入内。小A和其他几位同样身强力壮的被称为“接待”的人,负责把新人的腿脚及肩膀按住,然后医生开启仪器,治疗开始。


仪器通电后就有了惊人的力量,当它的两只蓝色尾巴触碰到新人的太阳穴时,“接待们”总是要花更大的力气,以保证新人不从床上滚下来。



多数新人很快就屈服了,他们把那感受形容为“100万根针从脑袋穿过”,有些嘴硬的,几回合下来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得了一种叫做“网瘾”的病。


小A很清楚反抗是徒劳的。有时候,他会提前偷偷对新人说:“待会儿不要反抗,要顺着医生说,不管做什么都先挺过来。”因为自己曾经是最激烈的反抗者。2008年7月的一天,他也被这样死死按在治疗床上,这个爱好体育的大一男生身高1.85米,体重100公斤,13号室出动了8位“接待”才将他制伏。


那两只蓝色尾巴,先袭击的是他的手。在13号室,电手是比电头更加严厉的“治疗”,所谓十指连心,“那真叫生不如死,说句实话,你也别笑,我尿裤子了……全身肌肉都不受控制了,没拉裤子就算好的了。”




也不知电了多长时间,总之是“彻底服了”,走出13号室的时候,小A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然后一下子就哭了。但他没敢解释。他记着操作仪器的医生的话:“你有网瘾病,出去马上跟你父亲认错,自觉跟他说你要留下来看病。”


于是他留了下来,穿上了迷彩服,父母为此支付住院费每月约5500元,这可不是小数目。进了网戒中心的孩子,就成了盟友,这是杨叫兽对这些可怜孩子的称谓。他们得的病,叫做人生跑偏,需要“杨教授”这样的神人进行矫正。


就算铁打铜铸的孙猴子附体,“杨教授”也能在微微一笑之间让你化作绕指柔。他曾经用自问自答的方式模拟了一番治疗过程。



 

柴静曾经问杨叫兽,如果孩子不想留下来怎么办?

杨:继续循循善诱。



“有这个孩子,不如没有这个孩子”


鲁迅说,中国的孩子,只要生,不管他好不好,只要多,不管他才不才。生他的人,不负教他的责任。虽然“人口众多”这一句话,很可以闭了眼睛自负,然而这许多人口,便只在尘土中辗转,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大了以后,也做不了人。


在柴静的《网瘾之戒》中,有下面这样一段场景:





麻木举手的家长们,让我们明白,每一个问题孩子的背后,必然有一个问题家庭,而可怕的是很多家长明明看到了这一点,却打死也不肯承认。他们以爱的名义,不把孩子当人。


面对问题,他们选择放弃:“有这个孩子,不如没有这个孩子”。



对于电击疗法对自己的孩子到底有没有伤害,这些家长甚至不愿意去了解。



有的爸妈还觉得通过暴力,就能救他一命。



这是一种多么令人胆寒的变态的自私。在知乎上,网友汐小林为这些家长作了这样一首诗:


“我送你一座崭新的奥斯维辛
我送你一个工艺精湛的地狱
我送你一具肥美多汁的躯体
掀开头盖骨偷走了粉嫩的脑子
挖出来的肠子鲜艳的红色很可爱
绿色的苍蝇在你腐烂的躯体上显得晶莹剔透
我给你烤一份新鲜的脑花
我给你烤一份新鲜的心脏
我给你化妆,遮住星星点点的尸斑
我帮你剔除未来不需要的
你要在跑道上飞起来啊
孩子,你说话啊,妈妈爸爸爱你
孩子,你说话啊,我们在教育你成才
孩子,你说话啊,你爱我们
孩子,你说话啊,你爱祖国
孩子,你说话啊,你爱世界”


估计希特勒也没想到,集中营到了现代社会,还可以用来赚钱,而且一个人每半年就是三万人民币。而在这个集中营里,呐喊的结果是遍体鳞伤,沉默的结果是行尸走肉。杨永信,就是这个集中营的主人,家长,则是跪在他面前的帮凶。


确实,比起杨永信,比起那些成千上万根本不会教育孩子,还期望孩子变成自己想要的木偶,一副自己多么伟大的无知的父母,我没什么力量。


但我们始终相信,薪薪之火,可以燎原。希望以此绵薄之力,让更多人看到这些,让那些无知的父母醒过来。请你们,给孩子们一条生路吧,别让给予他们希望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被折断。



精选标签
More>

杨永信身后, 跪着一群递刀的父母

10月22日晚间,微博上开始热传一段视频。视频中,不停传来孩子的惨叫声,该网友配文“我就发一段十三号室的惨叫”。


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因为“十三号室”这几个字,网友炸开了锅。因为这曾是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科医生杨永信成立的著名的 “电击治网瘾”治疗室——该房间在七八年时间内饱受争议,被送去治疗网瘾的多名孩子曾称“遭受非人折磨”。



对此,临沂有关方面迅速回应称,当天的叫声,是一位年仅八岁的精神病住院患儿因为便秘大哭,与电击处理网络沉迷无关,杨永信的机构,已于2016年关闭。


信者恒信之,疑者恒疑之。这一来一回的消息,仍然激起了舆论场的巨大反响,当初铺天盖地的报道与评论重新被翻出来,一时间群情激愤,议论潮涌。足见杨永信给全社会造成的伤害曾有多深,这创口至今未愈,一声可能无关的夜半惨号,都会令它再次迸裂流血。



杨永信和13号治疗室


杨永信,这位微博认证为“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的专家,早在09年就被曝光用电击摧残“网瘾”少年牟取暴利,数年间,该中心敛财8100万,之后被卫生厅要求停止电击,逐渐淡出媒体视野。


但至今,他还在用那套网瘾就是病得治的理论,运用传 销式的方法给人洗脑。


早在央视的一期调查节目《网瘾之戒》里,面对利用电击强迫青少年听话的质疑,杨永信始终泰然自若、面带笑容,侃侃而谈他的治疗手段,十分自信。




十三号室是个神奇的治疗室,因为每个被送进去的青少年,经过几十分钟的治疗出来后,都像脱胎换骨一般判若两人。


被强制带到医院时,对着窗户拳打脚踢发泄情绪的男孩,进去之前很暴躁。



一个小时出来后,已经需要家属搀扶,少言寡语一看就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乖乖地喝饮料吃面条。



被像捆羊一样强制送来的网瘾少女,进去之前,对家人破口大骂。




出来后,默不作声主动跟爸爸拥抱,俨然成了一个听话的好孩子。




短短几分钟,因无法管教孩子而濒临绝望的父母,竟然重新收获一个听话、乖巧、不吵不闹的好少年,他们简直看到了天神一般的存在。


眼前活生生出现的奇迹,不断在13号诊疗室里发生。而里面其实很简单,房间并不大,一张小床,几把椅子,床头是一台两巴掌大的仪器,隔音墙是后来才修的。




以上画面来自2009年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8月15日晚播出的《网瘾之戒》,对山东临沂第四人民医院的“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及该中心的主任杨永信的电击疗法做出深入报道。


多少年后,从这个治疗中心走出的小A,向公众讲述了他在里面的遭遇。


“治疗”开始前,门会关上,家长不得入内。小A和其他几位同样身强力壮的被称为“接待”的人,负责把新人的腿脚及肩膀按住,然后医生开启仪器,治疗开始。


仪器通电后就有了惊人的力量,当它的两只蓝色尾巴触碰到新人的太阳穴时,“接待们”总是要花更大的力气,以保证新人不从床上滚下来。



多数新人很快就屈服了,他们把那感受形容为“100万根针从脑袋穿过”,有些嘴硬的,几回合下来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得了一种叫做“网瘾”的病。


小A很清楚反抗是徒劳的。有时候,他会提前偷偷对新人说:“待会儿不要反抗,要顺着医生说,不管做什么都先挺过来。”因为自己曾经是最激烈的反抗者。2008年7月的一天,他也被这样死死按在治疗床上,这个爱好体育的大一男生身高1.85米,体重100公斤,13号室出动了8位“接待”才将他制伏。


那两只蓝色尾巴,先袭击的是他的手。在13号室,电手是比电头更加严厉的“治疗”,所谓十指连心,“那真叫生不如死,说句实话,你也别笑,我尿裤子了……全身肌肉都不受控制了,没拉裤子就算好的了。”




也不知电了多长时间,总之是“彻底服了”,走出13号室的时候,小A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然后一下子就哭了。但他没敢解释。他记着操作仪器的医生的话:“你有网瘾病,出去马上跟你父亲认错,自觉跟他说你要留下来看病。”


于是他留了下来,穿上了迷彩服,父母为此支付住院费每月约5500元,这可不是小数目。进了网戒中心的孩子,就成了盟友,这是杨叫兽对这些可怜孩子的称谓。他们得的病,叫做人生跑偏,需要“杨教授”这样的神人进行矫正。


就算铁打铜铸的孙猴子附体,“杨教授”也能在微微一笑之间让你化作绕指柔。他曾经用自问自答的方式模拟了一番治疗过程。



 

柴静曾经问杨叫兽,如果孩子不想留下来怎么办?

杨:继续循循善诱。



“有这个孩子,不如没有这个孩子”


鲁迅说,中国的孩子,只要生,不管他好不好,只要多,不管他才不才。生他的人,不负教他的责任。虽然“人口众多”这一句话,很可以闭了眼睛自负,然而这许多人口,便只在尘土中辗转,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大了以后,也做不了人。


在柴静的《网瘾之戒》中,有下面这样一段场景:





麻木举手的家长们,让我们明白,每一个问题孩子的背后,必然有一个问题家庭,而可怕的是很多家长明明看到了这一点,却打死也不肯承认。他们以爱的名义,不把孩子当人。


面对问题,他们选择放弃:“有这个孩子,不如没有这个孩子”。



对于电击疗法对自己的孩子到底有没有伤害,这些家长甚至不愿意去了解。



有的爸妈还觉得通过暴力,就能救他一命。



这是一种多么令人胆寒的变态的自私。在知乎上,网友汐小林为这些家长作了这样一首诗:


“我送你一座崭新的奥斯维辛
我送你一个工艺精湛的地狱
我送你一具肥美多汁的躯体
掀开头盖骨偷走了粉嫩的脑子
挖出来的肠子鲜艳的红色很可爱
绿色的苍蝇在你腐烂的躯体上显得晶莹剔透
我给你烤一份新鲜的脑花
我给你烤一份新鲜的心脏
我给你化妆,遮住星星点点的尸斑
我帮你剔除未来不需要的
你要在跑道上飞起来啊
孩子,你说话啊,妈妈爸爸爱你
孩子,你说话啊,我们在教育你成才
孩子,你说话啊,你爱我们
孩子,你说话啊,你爱祖国
孩子,你说话啊,你爱世界”


估计希特勒也没想到,集中营到了现代社会,还可以用来赚钱,而且一个人每半年就是三万人民币。而在这个集中营里,呐喊的结果是遍体鳞伤,沉默的结果是行尸走肉。杨永信,就是这个集中营的主人,家长,则是跪在他面前的帮凶。


确实,比起杨永信,比起那些成千上万根本不会教育孩子,还期望孩子变成自己想要的木偶,一副自己多么伟大的无知的父母,我没什么力量。


但我们始终相信,薪薪之火,可以燎原。希望以此绵薄之力,让更多人看到这些,让那些无知的父母醒过来。请你们,给孩子们一条生路吧,别让给予他们希望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被折断。



点击展开全文

今日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