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脸上的“毒药”:除了疫苗,它们也在缓慢杀死你

 文/大宝 编辑部唯一的男孩纸

被女孩忽视的角度 由我为你讲述

这个7月不算平静。

一部《我不是药神》触动了中国人那根“治病难”的脆弱神经,仅过了几天,一篇名为《疫苗之王》的文章又刷爆朋友圈,揭开了黑心疫苗的丑陋伤疤。

(药神戳中了许多人的泪点)

我们为吕受益和黄毛们的死而耿耿于怀,也为那些被注射问题疫苗而耽误一生的孩子感到愤怒,但其实我们也是受害者队伍中的普通一员。

实际上,正在缓慢杀死我们的不只是白血病和黑心疫苗,也包括劣质化妆品,而后者的破坏力并不比前者“逊色”多少。

日常生活中,各种劣质化妆品时常见诸报道。比如这种使用两周就能上瘾的“毒面膜”,又被称为“鸦片面膜”,比戒烟还难戒的面膜了解一下?

(被央视点名的毒面膜)

难戒是因为含有糖皮质激素,这是一种临床药物,长期使用会产生依赖感,一旦停用就会出现红疹、毛细血管扩张等副作用。本来想变美,结果却变成了鬼......

也许你没用过毒面膜,那么下面这些化妆品可能就在你身边。

在一份最新的致癌口红排行榜,美宝莲125号色高居首位,第二则是欧莱雅410号色。

(美国药监局公布的2018致癌口红排行榜)

名单中的口红含铅量都严重超标,长期使用会导致铅中毒。更加苦恼的是你根本无法事先判断,因为所有口红上都明确写着不含铅!

(长时间使用就会变成这样)

那些所谓可以吃的口红, 其实吃下去的都是重金属

除了致癌口红和毒面膜,许多有毒化妆品里添加的元素堪称包罗万象,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央视315曝光部分有毒化妆品名单,看着就触目惊心)

由于数目繁杂,大宝没办法逐个列举,大家可以自己去搜索一下。

赫本女神曾说过,“容貌是女人不可或缺的资本”,化妆品的普及使短暂的青春无限延长,也考验着使用者的勇气。

你可能不知道,五花八门的“奇葩”化妆品曾陪伴女孩们度过了漫长的岁月。

世界上最早的化妆品被考古学家认定为出现在4000年前的埃及,当时的人们用带有香味的植物混合油脂涂在朝圣者身上。而有记载的最早的有毒化妆品也出自埃及,本国姑娘们涂的眼影,其主要成分是有毒的铅粉。

(电影中的埃及艳后画着深蓝色眼影)

普遍使用眼影几乎为整个埃及带来了灭顶之灾。流行疾病学家珍妮佛.坞孚在《科学》期刊上论述称,古埃及人寿命大多不超过三十岁,很大原因是眼影中的铅含量超标,长期接触含铅物质导致身体免疫系统被破坏。

不只是埃及,在许多西方国家,女孩们也与有毒化妆品进行着一场旷日持久“爱恨纠缠”。

十六世纪,英国贵族女性以使用铅制化妆品为风尚,比较有名的是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她把铅和醋混合在一起涂抹在脸上遮盖天花留下的疤痕,这种方式虽然短期内能让皮肤显得顺滑,但长久使用却将导致肌肤暗沉、脱发甚至牙齿腐坏。

(伊丽莎白一世画像,皮肤白若蜡像)

这还不算什么,更为夸张的是一些女孩为了追求美竟直接把化妆品“吃掉”,终于赔上性命。

据《英国医学杂志》记载,黛安·德波瓦捷——法国国王亨利二世的情妇——认为黄金具有抗氧化和衰老的奇效,为了保持美貌获取国王的宠爱,她偷偷服用液体黄金,最终被金属灼伤了肠道和肾脏。2008年,研究人员在她的骨头里发现了大量黄金。

(大量服食液体黄金的德波瓦捷)

吃黄金倒也罢了,还不能洗澡。1953年,修士托马斯·默尔顿在《健康之镜与玻璃》中写道:“不要洗澡,也不要闷蒸,最好避免出太多汗,因为人身上的毛孔若是张开,便会让空气中的有毒物质进入体内,污染血液”,一时间,偷偷服食黄金与珍珠粉的女孩子们都远离水源,于是身上散发的味道便可想而知了。

即使到了近代,人们为了变美,依旧简单粗暴地把各种有毒物质加入化妆品中。十九世纪晚期,美国报纸上甚至出现一种美容威化饼广告,声称食用后可以消除雀斑,其实标签上明确写了“含砷”,却依旧受到女孩们的青睐,为了变美真的可以百无禁忌。

和西方相比,中国女孩的爱美之心一点也不逊色,她们是最早使用化妆品的群体之一。

早在先秦时的《楚辞·大招》里就有对于古代女孩使用化妆品的生动描述:“易中利心,以动作只;粉白黛黑,施芳泽只”,意思是化妆品能使女孩变得更加端庄漂亮。也就是说在两千多年前的中国,使用化妆品就开始蔚然成风了。

(爱美无关时空,古代女孩也一样)

到了唐代,一个叫马缟的人在《中华古今注》中记载中国早期的化妆品:“自三代以铅为粉,秦穆公女弄玉有容德,感仙人萧史,为烧水银作粉与涂,亦名飞云丹”。

(古代女孩使用的铅粉,注意这不是月饼)

马缟笔下的“以铅为粉”,指的就是古代中国女孩用的化妆品,又叫铅华,曹植《洛神赋》中“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中的“铅华”就是它,曹植觉得洛神太美了,甚至用不着施粉黛。


铅粉毕竟是由铅构成的,属于化工制品,古代科技水平低下所以无法制造出不伤害肌肤的装瓶,于是普通妇女被灼伤甚至中毒的案例屡见不鲜。

铅粉虽然有毒,却也印证了当时“以白为美”的审美取向。到了辽代,北方妇女中突然流行“佛妆”,就是把瓜蒌(一种草本植物)碾碎后涂抹在脸上,经久不洗,等它慢慢变黄后如同金佛一般。实际上,这种化妆方式阻碍了皮肤的呼吸,长期覆盖甚至会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国画中的佛妆,曾风靡一时)

说起佛妆,不得不提到“老佛爷”慈禧太后,她在滥用化妆品方面算是行家。

光绪六年,太医李德立为慈禧特制了一款化妆品,其中有白丁香、鹰条白和鸽条白三味药,其实就是把麻雀、老鹰、鸽子的粪便用水调和后涂抹在脸上,据说慈禧坚持使用了多年所以直到70岁依旧皮肤柔嫩。即使真有这么神奇,如此重口味的面膜你敢用吗?

(向来注重保养的慈禧,皮肤如少女)

岁月更替,爱美的女孩越来越多,小作坊式的化妆品生产已经满足不了需求。进入20世纪后,人类开始尝试从矿物质和石油中提炼化妆品原料,并开始大规模批量生产。1977年,日本爆发了举世瞩目的劣质化妆品案,据调查资料显示,当时的日本每10名女性就有3名患有“颜面黑皮症”,这是由于长期使用有毒的工业化妆品导致的。

使用化妆品的本意是变美,而不是自我毁容,于是人们愤怒了。在大阪,由12名主妇组成的原告团状告多家化妆品企业,经过日本厚生省(卫生部)长达4年半的调查取证,企业败诉,日本随即制定了全新的化妆品法案。这一案例推进了化妆品生产技术的进步,许多国家纷纷改良了对于化妆品的生产和品控,而后生产的化妆品与我们今天使用的已经差别无二了。

如今,化妆品之于女孩的重要性已经毋庸赘述,恰当的使用不仅能够使外表增色,也能提升自信,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小说《飘》中,女主角斯嘉丽在战乱中去寻求白瑞德的帮助,为了不显得太仓促狼狈,她在物资极其匮乏的情况下,别出心裁地用窗帘制作了一套晚礼服并化了淡妆,最终给白瑞德留下深刻印象,也收获了爱情。

(电影《飘》中,适当的化妆为斯嘉丽赢得了爱情)

在许多女孩眼中,化妆品早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与人生信条。

碧昂丝坦言:“我痴迷化妆的原因之一,就是通过眼线和口红的变化能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态度”,黛米洛瓦托也曾说过:“你都可以把头发染成蓝色,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成的呢?”

(歌星黛米洛瓦托的妆容常引来年轻女孩的模仿)

在大宝看来,女生对于化妆品的热忱就如同男孩痴迷于球赛和电子游戏一样,是天性流露,也是发自内心的喜爱,但无论多么绿色环保的化妆品也会含有微量毒素,如果失去了限度和分辨能力反而会伤害自己,所以科学适度就非常重要了。

被誉为“日本美容教母”,担任过迪奥、娇兰等品牌荣誉顾问的传奇人物佐伯千津曾著有《不要过分依赖化妆品》一书,里面的一句话分享给所有女孩:

“请尽情追逐美丽,

但不要成为化妆品的奴隶”

女孩脸上的“毒药”:除了疫苗,它们也在缓慢杀死你

 文/大宝 编辑部唯一的男孩纸

被女孩忽视的角度 由我为你讲述

这个7月不算平静。

一部《我不是药神》触动了中国人那根“治病难”的脆弱神经,仅过了几天,一篇名为《疫苗之王》的文章又刷爆朋友圈,揭开了黑心疫苗的丑陋伤疤。

(药神戳中了许多人的泪点)

我们为吕受益和黄毛们的死而耿耿于怀,也为那些被注射问题疫苗而耽误一生的孩子感到愤怒,但其实我们也是受害者队伍中的普通一员。

实际上,正在缓慢杀死我们的不只是白血病和黑心疫苗,也包括劣质化妆品,而后者的破坏力并不比前者“逊色”多少。

日常生活中,各种劣质化妆品时常见诸报道。比如这种使用两周就能上瘾的“毒面膜”,又被称为“鸦片面膜”,比戒烟还难戒的面膜了解一下?

(被央视点名的毒面膜)

难戒是因为含有糖皮质激素,这是一种临床药物,长期使用会产生依赖感,一旦停用就会出现红疹、毛细血管扩张等副作用。本来想变美,结果却变成了鬼......

也许你没用过毒面膜,那么下面这些化妆品可能就在你身边。

在一份最新的致癌口红排行榜,美宝莲125号色高居首位,第二则是欧莱雅410号色。

(美国药监局公布的2018致癌口红排行榜)

名单中的口红含铅量都严重超标,长期使用会导致铅中毒。更加苦恼的是你根本无法事先判断,因为所有口红上都明确写着不含铅!

(长时间使用就会变成这样)

那些所谓可以吃的口红, 其实吃下去的都是重金属

除了致癌口红和毒面膜,许多有毒化妆品里添加的元素堪称包罗万象,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央视315曝光部分有毒化妆品名单,看着就触目惊心)

由于数目繁杂,大宝没办法逐个列举,大家可以自己去搜索一下。

赫本女神曾说过,“容貌是女人不可或缺的资本”,化妆品的普及使短暂的青春无限延长,也考验着使用者的勇气。

你可能不知道,五花八门的“奇葩”化妆品曾陪伴女孩们度过了漫长的岁月。

世界上最早的化妆品被考古学家认定为出现在4000年前的埃及,当时的人们用带有香味的植物混合油脂涂在朝圣者身上。而有记载的最早的有毒化妆品也出自埃及,本国姑娘们涂的眼影,其主要成分是有毒的铅粉。

(电影中的埃及艳后画着深蓝色眼影)

普遍使用眼影几乎为整个埃及带来了灭顶之灾。流行疾病学家珍妮佛.坞孚在《科学》期刊上论述称,古埃及人寿命大多不超过三十岁,很大原因是眼影中的铅含量超标,长期接触含铅物质导致身体免疫系统被破坏。

不只是埃及,在许多西方国家,女孩们也与有毒化妆品进行着一场旷日持久“爱恨纠缠”。

十六世纪,英国贵族女性以使用铅制化妆品为风尚,比较有名的是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她把铅和醋混合在一起涂抹在脸上遮盖天花留下的疤痕,这种方式虽然短期内能让皮肤显得顺滑,但长久使用却将导致肌肤暗沉、脱发甚至牙齿腐坏。

(伊丽莎白一世画像,皮肤白若蜡像)

这还不算什么,更为夸张的是一些女孩为了追求美竟直接把化妆品“吃掉”,终于赔上性命。

据《英国医学杂志》记载,黛安·德波瓦捷——法国国王亨利二世的情妇——认为黄金具有抗氧化和衰老的奇效,为了保持美貌获取国王的宠爱,她偷偷服用液体黄金,最终被金属灼伤了肠道和肾脏。2008年,研究人员在她的骨头里发现了大量黄金。

(大量服食液体黄金的德波瓦捷)

吃黄金倒也罢了,还不能洗澡。1953年,修士托马斯·默尔顿在《健康之镜与玻璃》中写道:“不要洗澡,也不要闷蒸,最好避免出太多汗,因为人身上的毛孔若是张开,便会让空气中的有毒物质进入体内,污染血液”,一时间,偷偷服食黄金与珍珠粉的女孩子们都远离水源,于是身上散发的味道便可想而知了。

即使到了近代,人们为了变美,依旧简单粗暴地把各种有毒物质加入化妆品中。十九世纪晚期,美国报纸上甚至出现一种美容威化饼广告,声称食用后可以消除雀斑,其实标签上明确写了“含砷”,却依旧受到女孩们的青睐,为了变美真的可以百无禁忌。

和西方相比,中国女孩的爱美之心一点也不逊色,她们是最早使用化妆品的群体之一。

早在先秦时的《楚辞·大招》里就有对于古代女孩使用化妆品的生动描述:“易中利心,以动作只;粉白黛黑,施芳泽只”,意思是化妆品能使女孩变得更加端庄漂亮。也就是说在两千多年前的中国,使用化妆品就开始蔚然成风了。

(爱美无关时空,古代女孩也一样)

到了唐代,一个叫马缟的人在《中华古今注》中记载中国早期的化妆品:“自三代以铅为粉,秦穆公女弄玉有容德,感仙人萧史,为烧水银作粉与涂,亦名飞云丹”。

(古代女孩使用的铅粉,注意这不是月饼)

马缟笔下的“以铅为粉”,指的就是古代中国女孩用的化妆品,又叫铅华,曹植《洛神赋》中“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中的“铅华”就是它,曹植觉得洛神太美了,甚至用不着施粉黛。


铅粉毕竟是由铅构成的,属于化工制品,古代科技水平低下所以无法制造出不伤害肌肤的装瓶,于是普通妇女被灼伤甚至中毒的案例屡见不鲜。

铅粉虽然有毒,却也印证了当时“以白为美”的审美取向。到了辽代,北方妇女中突然流行“佛妆”,就是把瓜蒌(一种草本植物)碾碎后涂抹在脸上,经久不洗,等它慢慢变黄后如同金佛一般。实际上,这种化妆方式阻碍了皮肤的呼吸,长期覆盖甚至会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国画中的佛妆,曾风靡一时)

说起佛妆,不得不提到“老佛爷”慈禧太后,她在滥用化妆品方面算是行家。

光绪六年,太医李德立为慈禧特制了一款化妆品,其中有白丁香、鹰条白和鸽条白三味药,其实就是把麻雀、老鹰、鸽子的粪便用水调和后涂抹在脸上,据说慈禧坚持使用了多年所以直到70岁依旧皮肤柔嫩。即使真有这么神奇,如此重口味的面膜你敢用吗?

(向来注重保养的慈禧,皮肤如少女)

岁月更替,爱美的女孩越来越多,小作坊式的化妆品生产已经满足不了需求。进入20世纪后,人类开始尝试从矿物质和石油中提炼化妆品原料,并开始大规模批量生产。1977年,日本爆发了举世瞩目的劣质化妆品案,据调查资料显示,当时的日本每10名女性就有3名患有“颜面黑皮症”,这是由于长期使用有毒的工业化妆品导致的。

使用化妆品的本意是变美,而不是自我毁容,于是人们愤怒了。在大阪,由12名主妇组成的原告团状告多家化妆品企业,经过日本厚生省(卫生部)长达4年半的调查取证,企业败诉,日本随即制定了全新的化妆品法案。这一案例推进了化妆品生产技术的进步,许多国家纷纷改良了对于化妆品的生产和品控,而后生产的化妆品与我们今天使用的已经差别无二了。

如今,化妆品之于女孩的重要性已经毋庸赘述,恰当的使用不仅能够使外表增色,也能提升自信,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小说《飘》中,女主角斯嘉丽在战乱中去寻求白瑞德的帮助,为了不显得太仓促狼狈,她在物资极其匮乏的情况下,别出心裁地用窗帘制作了一套晚礼服并化了淡妆,最终给白瑞德留下深刻印象,也收获了爱情。

(电影《飘》中,适当的化妆为斯嘉丽赢得了爱情)

在许多女孩眼中,化妆品早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与人生信条。

碧昂丝坦言:“我痴迷化妆的原因之一,就是通过眼线和口红的变化能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态度”,黛米洛瓦托也曾说过:“你都可以把头发染成蓝色,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成的呢?”

(歌星黛米洛瓦托的妆容常引来年轻女孩的模仿)

在大宝看来,女生对于化妆品的热忱就如同男孩痴迷于球赛和电子游戏一样,是天性流露,也是发自内心的喜爱,但无论多么绿色环保的化妆品也会含有微量毒素,如果失去了限度和分辨能力反而会伤害自己,所以科学适度就非常重要了。

被誉为“日本美容教母”,担任过迪奥、娇兰等品牌荣誉顾问的传奇人物佐伯千津曾著有《不要过分依赖化妆品》一书,里面的一句话分享给所有女孩:

“请尽情追逐美丽,

但不要成为化妆品的奴隶”

更多推荐

房价竟然还能这样操控,你的血汗钱都被这群人赚走了

原创
她21岁一举成名,李易峰杨洋曾给她作配,现传插足毛晓彤陈翔感情败光路人缘!

原创
被骂做人不行,何洁一句话回怼,称对自己的话负法律责任

原创
老员工让老板加薪,不然就辞职,老板回他7个字,老员工立马不走了

原创
不想再做油腻邋遢的办公男?这三招帮你摆脱烦恼

原创
《延禧攻略》众妃唇妆大战,魏璎珞亲自教你怎么把嘴唇化得又小又复古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