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都是回忆!十年间魔兽世界的地图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魔兽世界的历程真的还有很长很长,谁晓如今的地图轮廓而后又会发生样子?魔兽,路还很长!

地球上六大板块的移动从未停息,这也难怪有人寓言亿万年后太平洋将不复存在。魔兽世界中的地图同样也是沧海桑田,十年来无时无刻不再发生变化。尤其在CTM版本死亡之翼归来后,可谓“不须放屁,天地翻覆”。一方面,玩家对儿时的记忆总是充满了诸多回忆,但也对新世界充满了憧憬与希望!

从地球时代到WLK版本,地图的变化相对来说还是较小的吧,TBC版本加入了血精灵和德莱尼的地图,东部王座最北方也有了新岛奎尔丹纳斯的加入。燃烧的外域和飘雪的诺森德无疑开放在魔兽的巅峰期,自然让玩家记忆深刻,一时间,多少任务、多少BOSS历历在目……

谁想当死亡之翼归来之后,暴雪大大直接重铸了几乎整个旧世界的地图,几张小图除外。尽管给玩家留下了记忆,多带悲伤,南海镇、陶拉祖营地废墟残垣,千针石林尽成泽国,贫瘠之地被岩浆一分为二,黑海岸和荆棘谷尽是遭受海浪巨大的冲击......当然,地图的变化自然意味着新任务的加入,也弥补了60年代故事线不够完整的弊端,如早期的诅咒之地玩家根本看不懂这里的来龙去脉。

随着MOP版本的开放,一片迷雾中的潘达利亚浮现开来,尽是清一色的东方元素,锦绣谷四季如春,翡翠林细雨淋漓。即便如此,潘达利亚地图的轮廓随版本的更新也在不时的变化着,雷神岛、永恒岛相继加入,锦绣谷最终也被脑残吼霎时间污染开来。变,一切都在变化着,谁晓德拉诺之王过后,瞩目已久的破碎群岛会是什么样子?

但,魔兽世界的历程真的还有很长很长,谁晓如今的地图轮廓而后又会发生样子?当燃烧军团滚滚入侵,当某一日萨格拉斯和泰坦归来,或许到时包括艾泽拉斯在内的诸多地图都要重新被变化一下吧。

另一方面,或许旧世界的诸多东西又会再次浮现,伴随着复古和穿越的潮流,未来的世界恐怕一时间真的难以盖棺定论。回望里,既有儿时的记忆亦有对未来的憧憬,每一次按下M键打开全世界的地图,或许,我们对古老的世界所知不过冰山一角,真的有着太多太多的未知。

之前曾有美服玩家“白宫请愿”,要求暴雪开放过时的版本系统,尽管最终被否决,但不难发现一张张地图留下的都有玩家曾经对于回忆的价值,有回忆自有憧憬,十年,犹如流行一逝,现实的世界和魔兽的世界固然都有着太多的变化呵!

​魔兽,路还很长!

热门动图

沧海桑田都是回忆!十年间魔兽世界的地图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魔兽世界的历程真的还有很长很长,谁晓如今的地图轮廓而后又会发生样子?魔兽,路还很长!

地球上六大板块的移动从未停息,这也难怪有人寓言亿万年后太平洋将不复存在。魔兽世界中的地图同样也是沧海桑田,十年来无时无刻不再发生变化。尤其在CTM版本死亡之翼归来后,可谓“不须放屁,天地翻覆”。一方面,玩家对儿时的记忆总是充满了诸多回忆,但也对新世界充满了憧憬与希望!

从地球时代到WLK版本,地图的变化相对来说还是较小的吧,TBC版本加入了血精灵和德莱尼的地图,东部王座最北方也有了新岛奎尔丹纳斯的加入。燃烧的外域和飘雪的诺森德无疑开放在魔兽的巅峰期,自然让玩家记忆深刻,一时间,多少任务、多少BOSS历历在目……

谁想当死亡之翼归来之后,暴雪大大直接重铸了几乎整个旧世界的地图,几张小图除外。尽管给玩家留下了记忆,多带悲伤,南海镇、陶拉祖营地废墟残垣,千针石林尽成泽国,贫瘠之地被岩浆一分为二,黑海岸和荆棘谷尽是遭受海浪巨大的冲击......当然,地图的变化自然意味着新任务的加入,也弥补了60年代故事线不够完整的弊端,如早期的诅咒之地玩家根本看不懂这里的来龙去脉。

随着MOP版本的开放,一片迷雾中的潘达利亚浮现开来,尽是清一色的东方元素,锦绣谷四季如春,翡翠林细雨淋漓。即便如此,潘达利亚地图的轮廓随版本的更新也在不时的变化着,雷神岛、永恒岛相继加入,锦绣谷最终也被脑残吼霎时间污染开来。变,一切都在变化着,谁晓德拉诺之王过后,瞩目已久的破碎群岛会是什么样子?

但,魔兽世界的历程真的还有很长很长,谁晓如今的地图轮廓而后又会发生样子?当燃烧军团滚滚入侵,当某一日萨格拉斯和泰坦归来,或许到时包括艾泽拉斯在内的诸多地图都要重新被变化一下吧。

另一方面,或许旧世界的诸多东西又会再次浮现,伴随着复古和穿越的潮流,未来的世界恐怕一时间真的难以盖棺定论。回望里,既有儿时的记忆亦有对未来的憧憬,每一次按下M键打开全世界的地图,或许,我们对古老的世界所知不过冰山一角,真的有着太多太多的未知。

之前曾有美服玩家“白宫请愿”,要求暴雪开放过时的版本系统,尽管最终被否决,但不难发现一张张地图留下的都有玩家曾经对于回忆的价值,有回忆自有憧憬,十年,犹如流行一逝,现实的世界和魔兽的世界固然都有着太多的变化呵!

​魔兽,路还很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