均摊其实更浪费?你是只点最贵、不点最好的“无耻食客”吗?

AA制,门道多得很。


(文/Esther Inglis-Arkell)每次和朋友吃完饭平摊账单都是一个十分尴尬的时刻。这个时刻总是充满很多惊愕,于是有三位科学家决定找一些人去餐厅用餐,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无耻”食客的困境

假设你是一个爱蹭饭胜过爱朋友的人(我可没说这有什么不好,从实验结果来看,你这种人还挺多的)。你和五个朋友坐在餐厅里,吃饭前你们商量好这顿饭要AA制平摊帐单。这时你有了可以占便宜的机会。平常你不会点菜单上最贵的菜,因为那些菜只是稍好一点点而已,不值得多花那么多钱。但是如果只需要多花六分之一的钱,那还是挺划算的。也就是说如果你点了最贵的菜,你的朋友们就会帮你支付大部分开销。

但记住,你可不是一桌人里唯一这么想的。如果每个人都点很贵的菜,结果就是大家都要为多出来的开销埋单。假设这一桌人都觉得贵的菜本身不划算,结果很可能就是大家都想占便宜但是最后反而都吃了大亏。至少从理论上来说会是这个结果。但是人们在饭桌上到底是怎么做的呢?我们都是“无耻”的食客么?

实地检测

尤里·格尼兹(Uri Gneezy),尔曼·哈鲁维(Ernan Haruvy)和哈达斯·雅芬(Hadas Yafe)三位科学家想看看我们到底有多“无耻”,于是他们安排一群陌生人到餐厅用餐。科学家们要求这些人在饭前和饭后各填写一份10分钟的关于他们情绪状态的问卷,假装是为了调查他们的情绪,以此来掩饰真正的实验目的——调查人们的道德观。饭前,科学家们给了每位参与者20美元,并问他们愿意为这顿饭花多少钱。一些人被告知需要各自为自己点的餐埋单;另一些人被告知需要平摊账单;还有一些人被告知他们可以免费用餐。为了防止人们在点餐时感到难为情,他们会各自填写一份点餐单,随后服务员(他肯定觉得这实验很可笑)会收走点餐单,一言不发。

不出所料,那些被告知各自为自己点的餐埋单的人最节俭,可以免费用餐的人最奢侈,认为需要平摊帐单的人则夹在中间,算是只有那么一点儿“无耻”。接下来,科学家对实验进行了一些调整。他们请另一组人到餐厅用餐,结账时他们各自为自己点的餐埋单,不过只需要付总额的六分之一。这种方法可以有效地使人们既享受到平摊帐单的好处,又无需承担占别人便宜的愧疚感。结果,只需支付六分之一的食客和那些平摊帐单的食客付的钱差不多。所以看起来,我们就只是喜欢便宜又好吃的饭菜而已,至于谁请的客我们根本不管。


为了让实验更完整,科学家又把实验在实验室中进行了一遍,以观察人们的反应。和餐厅中观察到的结果不同,人们在平摊帐单和各自埋单时点的菜非常相近。只有只需支付六分之一的食客点了龙虾。看起来,人们在实验室和餐厅的行为有着很大的不同。

“无耻”行为造成的影响

所以除了我们喜欢物美价廉的菜以外,这些实验结果还能说明什么呢?首先,它说明我们又自私又没效率。只要一群人一起吃饭,他们就会想方设法地迫使所有人为了谁都觉得不值的东西付钱。另外,当你和朋友聚餐时,你们应该各付各的。这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因为在调查中,80%的人都希望如此。

更有趣的是,研究还暗示了我们是如何做决定的。从好的角度来看,这是支持“最大自由”的论据。如果让人们可以选择参与一个制度,这个制度下他们必须为他们的选择负责任,那么他们做出的选择就会引向最高的效率。而如果将一种制度强加于人,人们就会想方设法地从中谋取私利,即使这样做会让整个制度更糟糕。作者认为“效率低下是人们博弈的平衡结果,哪怕他们根本不想进行这种博弈。”不过,研究也暗示了人们的恶意。人们宁愿点谁都觉得不值那么多钱的东西,也不愿意做一个只点一杯咖啡还要付10美元的蠢蛋。宁可每个人都比预期付出更多的钱,也不要让别人占自己的便宜。

不过,这项研究倒也诞生了一些有效的怪点子。如果要提供免费餐,科学家们建议增加一个有趣的额外条款。正常情况下,人们如果有免费的饭吃,他们总会点最贵的菜,这对所有人都不利:付款方花了大钱,而消费者却没吃到值这么多钱的菜。但是,如果付款方提供一个额外的选择——你可以选择点最贵的菜,或者点便宜点的菜然后得到一些现金补贴(金额小于两种菜的差价),这样双方都会更高兴。出更少的钱,人们都觉得自己得到了更多。




热门动图

均摊其实更浪费?你是只点最贵、不点最好的“无耻食客”吗?

AA制,门道多得很。


(文/Esther Inglis-Arkell)每次和朋友吃完饭平摊账单都是一个十分尴尬的时刻。这个时刻总是充满很多惊愕,于是有三位科学家决定找一些人去餐厅用餐,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无耻”食客的困境

假设你是一个爱蹭饭胜过爱朋友的人(我可没说这有什么不好,从实验结果来看,你这种人还挺多的)。你和五个朋友坐在餐厅里,吃饭前你们商量好这顿饭要AA制平摊帐单。这时你有了可以占便宜的机会。平常你不会点菜单上最贵的菜,因为那些菜只是稍好一点点而已,不值得多花那么多钱。但是如果只需要多花六分之一的钱,那还是挺划算的。也就是说如果你点了最贵的菜,你的朋友们就会帮你支付大部分开销。

但记住,你可不是一桌人里唯一这么想的。如果每个人都点很贵的菜,结果就是大家都要为多出来的开销埋单。假设这一桌人都觉得贵的菜本身不划算,结果很可能就是大家都想占便宜但是最后反而都吃了大亏。至少从理论上来说会是这个结果。但是人们在饭桌上到底是怎么做的呢?我们都是“无耻”的食客么?

实地检测

尤里·格尼兹(Uri Gneezy),尔曼·哈鲁维(Ernan Haruvy)和哈达斯·雅芬(Hadas Yafe)三位科学家想看看我们到底有多“无耻”,于是他们安排一群陌生人到餐厅用餐。科学家们要求这些人在饭前和饭后各填写一份10分钟的关于他们情绪状态的问卷,假装是为了调查他们的情绪,以此来掩饰真正的实验目的——调查人们的道德观。饭前,科学家们给了每位参与者20美元,并问他们愿意为这顿饭花多少钱。一些人被告知需要各自为自己点的餐埋单;另一些人被告知需要平摊账单;还有一些人被告知他们可以免费用餐。为了防止人们在点餐时感到难为情,他们会各自填写一份点餐单,随后服务员(他肯定觉得这实验很可笑)会收走点餐单,一言不发。

不出所料,那些被告知各自为自己点的餐埋单的人最节俭,可以免费用餐的人最奢侈,认为需要平摊帐单的人则夹在中间,算是只有那么一点儿“无耻”。接下来,科学家对实验进行了一些调整。他们请另一组人到餐厅用餐,结账时他们各自为自己点的餐埋单,不过只需要付总额的六分之一。这种方法可以有效地使人们既享受到平摊帐单的好处,又无需承担占别人便宜的愧疚感。结果,只需支付六分之一的食客和那些平摊帐单的食客付的钱差不多。所以看起来,我们就只是喜欢便宜又好吃的饭菜而已,至于谁请的客我们根本不管。


为了让实验更完整,科学家又把实验在实验室中进行了一遍,以观察人们的反应。和餐厅中观察到的结果不同,人们在平摊帐单和各自埋单时点的菜非常相近。只有只需支付六分之一的食客点了龙虾。看起来,人们在实验室和餐厅的行为有着很大的不同。

“无耻”行为造成的影响

所以除了我们喜欢物美价廉的菜以外,这些实验结果还能说明什么呢?首先,它说明我们又自私又没效率。只要一群人一起吃饭,他们就会想方设法地迫使所有人为了谁都觉得不值的东西付钱。另外,当你和朋友聚餐时,你们应该各付各的。这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因为在调查中,80%的人都希望如此。

更有趣的是,研究还暗示了我们是如何做决定的。从好的角度来看,这是支持“最大自由”的论据。如果让人们可以选择参与一个制度,这个制度下他们必须为他们的选择负责任,那么他们做出的选择就会引向最高的效率。而如果将一种制度强加于人,人们就会想方设法地从中谋取私利,即使这样做会让整个制度更糟糕。作者认为“效率低下是人们博弈的平衡结果,哪怕他们根本不想进行这种博弈。”不过,研究也暗示了人们的恶意。人们宁愿点谁都觉得不值那么多钱的东西,也不愿意做一个只点一杯咖啡还要付10美元的蠢蛋。宁可每个人都比预期付出更多的钱,也不要让别人占自己的便宜。

不过,这项研究倒也诞生了一些有效的怪点子。如果要提供免费餐,科学家们建议增加一个有趣的额外条款。正常情况下,人们如果有免费的饭吃,他们总会点最贵的菜,这对所有人都不利:付款方花了大钱,而消费者却没吃到值这么多钱的菜。但是,如果付款方提供一个额外的选择——你可以选择点最贵的菜,或者点便宜点的菜然后得到一些现金补贴(金额小于两种菜的差价),这样双方都会更高兴。出更少的钱,人们都觉得自己得到了更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