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歌手Mercedes Sosa被称为大地之母,领导“新音乐运动”,你了解她吗?

Mercedes Sosa是“nueva cancion”,二十世纪60年代后期在阿根廷和智利开始的“新音乐运动”中伟大的代表音乐家。新音乐运动是充满着对独裁的抗争和对人民的爱的音乐,具 有鲜明的政治性,她的目标就是与社会和生活的不平等作斗争,来改善大众的生活。和Violetta Parra以及之后的Atahualpa Yupanqui一起,Sosa是这个运动的领袖之一。1973年由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的军事政变推翻了智利的Salvador Allende后,这项运动在全南美都被镇压。Sosa所唱的歌曲都是鼓励土地革命,人权和民主,这些歌都威胁到了当时当权的军政府,最后导致了Sosa 被阿根廷流放。


Sosa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她在Tucuman一个大家庭中长大。那是阿根廷西北部的地方,又被叫做“共和国的花园”。从她小时候开始,人 们都告诉Sosa她有一个非常美的嗓子。当她15岁的时候,她赢得了电台的一个业余歌唱比赛。可是,成为一个有名的歌唱家并不是她原本所想的,也不是她特 别想要的。她曾说过,她曾经非常的腼腆,甚至在台上的时候,要唱完4、5首歌后才能克服。她说她一生一直在克服我的腼腆,能和人们交流,或至少是能享受所 唱的东西。她认为是大家指引她到现在这个地步,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Sosa从未适应旅行的生活,旅馆,飞机,还有巡回演出。她发现成名的代价很高,特别 是当你生活在一个对你有敌意的军政府下,而且是一个被称为一个“抗议者”的歌手。


政府在1975年的一个演出时逮捕了她,结束了她的演唱事业,并以死亡威胁她。“我不得不在1979年离开,”她说到,“他们夺走了一切, 我的工作,在电台,电视台的演出。所以我去了马德里,因为同样的语言的关系。”不得不离开这个国家和所有她爱的人,还有1978年,也就是她离开前,她丈 夫的去世,令她更加痛苦和心碎。“所有的事情同时发生了,”她说到,“一个人可以战胜那些所有的政治的东西。最难克服的是你所爱的人的死亡,你什么都无法 做,只能等着那巨大的痛苦慢慢过去。”


流亡更加深了她的哀伤。“流亡,就象希腊人说的,是让人难忍受的最严重的惩罚。”她承认,“一个流行歌手在离他所唱的一切都那么遥远的时 候,必须非常坚强。”但是在她承受了那么多痛苦的时候,她在欧洲的流放生活也赋予了她歌唱风格的深度,最后她又把这些带回了阿根廷,那是她在国际已经上已 经享有了巨大的声誉。


热门动图

抗议歌手Mercedes Sosa被称为大地之母,领导“新音乐运动”,你了解她吗?

Mercedes Sosa是“nueva cancion”,二十世纪60年代后期在阿根廷和智利开始的“新音乐运动”中伟大的代表音乐家。新音乐运动是充满着对独裁的抗争和对人民的爱的音乐,具 有鲜明的政治性,她的目标就是与社会和生活的不平等作斗争,来改善大众的生活。和Violetta Parra以及之后的Atahualpa Yupanqui一起,Sosa是这个运动的领袖之一。1973年由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的军事政变推翻了智利的Salvador Allende后,这项运动在全南美都被镇压。Sosa所唱的歌曲都是鼓励土地革命,人权和民主,这些歌都威胁到了当时当权的军政府,最后导致了Sosa 被阿根廷流放。


Sosa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她在Tucuman一个大家庭中长大。那是阿根廷西北部的地方,又被叫做“共和国的花园”。从她小时候开始,人 们都告诉Sosa她有一个非常美的嗓子。当她15岁的时候,她赢得了电台的一个业余歌唱比赛。可是,成为一个有名的歌唱家并不是她原本所想的,也不是她特 别想要的。她曾说过,她曾经非常的腼腆,甚至在台上的时候,要唱完4、5首歌后才能克服。她说她一生一直在克服我的腼腆,能和人们交流,或至少是能享受所 唱的东西。她认为是大家指引她到现在这个地步,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Sosa从未适应旅行的生活,旅馆,飞机,还有巡回演出。她发现成名的代价很高,特别 是当你生活在一个对你有敌意的军政府下,而且是一个被称为一个“抗议者”的歌手。


政府在1975年的一个演出时逮捕了她,结束了她的演唱事业,并以死亡威胁她。“我不得不在1979年离开,”她说到,“他们夺走了一切, 我的工作,在电台,电视台的演出。所以我去了马德里,因为同样的语言的关系。”不得不离开这个国家和所有她爱的人,还有1978年,也就是她离开前,她丈 夫的去世,令她更加痛苦和心碎。“所有的事情同时发生了,”她说到,“一个人可以战胜那些所有的政治的东西。最难克服的是你所爱的人的死亡,你什么都无法 做,只能等着那巨大的痛苦慢慢过去。”


流亡更加深了她的哀伤。“流亡,就象希腊人说的,是让人难忍受的最严重的惩罚。”她承认,“一个流行歌手在离他所唱的一切都那么遥远的时 候,必须非常坚强。”但是在她承受了那么多痛苦的时候,她在欧洲的流放生活也赋予了她歌唱风格的深度,最后她又把这些带回了阿根廷,那是她在国际已经上已 经享有了巨大的声誉。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