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汤鱼经济学」飞机餐很难吃,航空公司是故意的

别幻想它能变好了。

最近出差去一个中部的省份。坐在我旁边的女士在一路上一直抱怨中国的飞机餐难吃,而她去意大利的时候,飞机餐就非常棒。我虽然表面上承担着非常合格的捧哏角色,心里却怀疑她记错了。我尝试过其他国家航空公司提供的饮食,结论是天下的经济舱飞机餐都一样难吃。

飞机餐有它的黄金时代,在美国的 1960 年代或者中国的 1980 年代。那时候乘坐飞机出行还是一种富豪或者官僚游戏。当时中国的一张飞机票的价格大概相当于一个一般城市职员一年的薪水。航空公司几乎没有什么竞争。飞机上可以配备厨师,食谱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山珍海味。那时候航空公司几乎不在乎餐饮这点成本。

但很快航空公司就好景不再,竞争、难以控制的成本让他们做什么都要仔细算计一下。比如,他们不可能再为经济舱乘客配备厨师,因为一个厨师和厨房所占的位置足够再拉上 15 个乘客,再加上处理油烟等设备这个成本太高了。所以,作为一款速食产品,飞机餐就不可能美味到哪去。

飞机餐难吃的第二个原因在于,航空公司知道那些乘客(包括我身边那位爱抱怨的女士)他们做出机票选择的最重要选项是安全、价格和时间。至于飞机餐好不好吃大概要排到 20 名以外了。所以何必提升食品味道呢?对于食品,航空公司已经把它的定位变成了一种安全产品。也就是说,飞机餐最重要的标准是吃不死人,解决方式就是灭菌。所以,飞机餐最好是一种细菌都不愿意吃的东西。这是句玩笑,不过可以肯定,味道根本不重要。

还有个细节。航空公司或者说乘务组不喜欢带更多的食品上飞机。带更多的餐食会增加飞机重量浪费航油;另外,更多的食品也更容易造成污染,这会影响飞行的安全问题。那么,怎么才能带尽量少的飞机餐就够用了?那就是把饭做的足够难吃。飞机餐的临界是不让你吃了就会恶心得吐出来,但是绝对不想再来一份。这样飞机餐就可以尽量少地消耗。乘务员们也乐见于此,乘客少有餐饮要求,她们也可以更少地服务。


热门动图

「酸汤鱼经济学」飞机餐很难吃,航空公司是故意的

别幻想它能变好了。

最近出差去一个中部的省份。坐在我旁边的女士在一路上一直抱怨中国的飞机餐难吃,而她去意大利的时候,飞机餐就非常棒。我虽然表面上承担着非常合格的捧哏角色,心里却怀疑她记错了。我尝试过其他国家航空公司提供的饮食,结论是天下的经济舱飞机餐都一样难吃。

飞机餐有它的黄金时代,在美国的 1960 年代或者中国的 1980 年代。那时候乘坐飞机出行还是一种富豪或者官僚游戏。当时中国的一张飞机票的价格大概相当于一个一般城市职员一年的薪水。航空公司几乎没有什么竞争。飞机上可以配备厨师,食谱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山珍海味。那时候航空公司几乎不在乎餐饮这点成本。

但很快航空公司就好景不再,竞争、难以控制的成本让他们做什么都要仔细算计一下。比如,他们不可能再为经济舱乘客配备厨师,因为一个厨师和厨房所占的位置足够再拉上 15 个乘客,再加上处理油烟等设备这个成本太高了。所以,作为一款速食产品,飞机餐就不可能美味到哪去。

飞机餐难吃的第二个原因在于,航空公司知道那些乘客(包括我身边那位爱抱怨的女士)他们做出机票选择的最重要选项是安全、价格和时间。至于飞机餐好不好吃大概要排到 20 名以外了。所以何必提升食品味道呢?对于食品,航空公司已经把它的定位变成了一种安全产品。也就是说,飞机餐最重要的标准是吃不死人,解决方式就是灭菌。所以,飞机餐最好是一种细菌都不愿意吃的东西。这是句玩笑,不过可以肯定,味道根本不重要。

还有个细节。航空公司或者说乘务组不喜欢带更多的食品上飞机。带更多的餐食会增加飞机重量浪费航油;另外,更多的食品也更容易造成污染,这会影响飞行的安全问题。那么,怎么才能带尽量少的飞机餐就够用了?那就是把饭做的足够难吃。飞机餐的临界是不让你吃了就会恶心得吐出来,但是绝对不想再来一份。这样飞机餐就可以尽量少地消耗。乘务员们也乐见于此,乘客少有餐饮要求,她们也可以更少地服务。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