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地研究男人,他们设立了一个学位

在过去的40年里,男女的性别角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大多数学术研究仍然仅仅聚焦在女性的影响上。


Michael Kimmel 身着蓝色牛仔裤和运动上衣,手里拿着一支笔站在白板前,他面前的学生大部分是本科生。这位 64 岁的社会学教授向全班发问,“怎样才算是一个好人?”

学生们看起来颇为困惑。

“假设在你的葬礼上有人说,‘他真是个好人。’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一个坐在前排的男生说,“关心他人。”

另一个年轻男孩说,“先人后己。”

“实在。”

Kimmel 博士将学生们的想法一一列在“好人”名下,然后转过身面对学生,“现在告诉我,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男人。”

这一次学生们的反应快得多。

正在读大二的 James 说,“能够掌控局面,成为权威。”

社会学研究生 Amanda 认为,“敢于冒险。”

“真正的男人能够克服任何弱点。”

一位在土耳其长大的男孩认为,“真正的男人要言行都像个纯爷们,从不掉眼泪。”

在此过程中 Kimmel 兴致勃勃地做着笔记,“大家想法很接近嘛。”而后,他指着左侧“好人”一列的相关词汇以及右侧“纯爷们”下的列表。“对比一下两边的差异。我想很多美国男人并不清楚作为“男人”究竟意味着什么。”

你肯定听说过女性研究,好,这里要说的是男性研究:在学术层面深挖当今世界男性内核。Kimmel  博士是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Stony Brook University)男性及男性气概研究中心创始人兼主任,该校属纽约州立大学系统,很快将推出首个“男性气概研究”硕士项目。

Kimmel 表示院系的名称可不是随便起的,其中“masculinities”(男性气概)一词以复数形式出现,以此表明“男人也有很多面。”

在过去的 40 年里,虽说曾经并没有多少人重视这个问题,Kimmel 博士一直不厌其烦地讲述关于男人和男孩的研究认识。“一开始人们总会嗔目结舌。”

Kimmel 已经就此问题撰写了十余本书籍,其中包括《愤怒的白人男性》(Angry White Men)、《美国男性:文化历史》(Manhood in America: A Cultural History)、《险象环生的男性世界:从男孩到男人》(Guyland: The Perilous World Where Boys Become Men)以及与他人合著的书籍《阴茎文化小百科》(Cultural Encyclopedia of the Penis)。此外,Kimmel 创办了专门探讨男人及男性身份的学术期刊。他还曾在世界十余个国家进行相关研究。如今,Kimmel 与 16 岁的儿子以及在福特汉姆大学任教的妻子一同生活在布鲁克林。

1

从左到右:Cliff Leek、Michael Kimmel(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男性及男性气概研究中心创始人兼主任)以及 Dhakir Warren 三人在 Kimmel 位于布鲁克林的家中讨论男性气概问题。 


星期三,年轻的男女志愿者聚集在一间公共教室里,其中一些人已参与到该中心的事物中来,另一些人则是抱着猎奇的心态前来一探究竟。值得一提的是,该中心是在麦克阿瑟基金会的赞助下得以建立的。当大家讨论“软蛋”(wimp)一词的时候,一个男孩儿打趣道,“我突然想起来高中的事儿来。”另一位参与者 Jonathan Kalin 并不在石溪分校就读,他最近刚从科尔比学院 (Colby College)毕业,他和 Kimmel 教授就是在那儿相识的。对于 Kimmel 的观点他颇为赞同。

此次的研讨会算是下周末召开的首届男性气概国际研讨会的序曲。你没有看错,正式大会即将召开且已经吸引了超过 700 人报名前往曼哈顿罗斯福酒店。大会议题有“自杀与男性健康”、“转型中的父亲角色”以及“破解男性密码:亲密的男性友谊将如何改变男人的生活”等。出席大会的人士包括学者、学生、相关领域积极分子以及一些知名女权主义者。关于此次大会的目的,Kimmel 予以阐释:“动员男人和男孩一同争取性别平等。”

Gloria Steinem 在活动开场发言中谈到:“男性寿命增加了 3 - 4 年,如果刨除暴力、超速驾驶以及一些高压所致的疾病,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导致男性增寿的呢?”

女性研究由来已久。美国历史学家,《美国的性别主义》(Sexism in America)一书作者Barbara J. Berg 指出,在女权运动高涨的 70 年代即出现了首个相关研究项目,且在当时的政治运动中发挥了重要的学术支持作用。女性研究收获了不少成果,包括研究项目、理论以及众多的活跃分子,正是他们使得女性成功登上历史舞台。Berg 博士指出,没有女性研究,我们就不可能在过去的 45 年里看到如此众多的女性成就。

著名女性研究学者,纽约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所所长 Catharine R. Stimpson 指出,“我们的工作是传播新的思想并使人们相信这是靠谱的。我们让人们看到男女在工资方面的差距,意识到两性在健康问题上的投入有何不同。别的不说,如今州立法议员中女性人数备受关注,这是女性运动聚焦之处,更是女性研究的成果。

不过时至今日,男性研究似乎并没有什么用。毕竟所谓文学大多是男人所书写,艺术史则是男性绘画成果的展示。Berg 坦言:“可笑之处在于男性研究早已出现,就是我们所谓的历史。”

当然,视角正在发生变化,虽说十分缓慢。美国男性研究协会成立于 1991 年,由诸个男性意识启蒙组织构成,其中包括国家男性组织(NOM),而后该组织更名为国家改变男性组织(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Changing Men)。过去这些年来,不少大学开设了男性研究方面的课程,例如加州路德大学推出的“成为男人的哲学”,达特茅斯学院的“男性之谜”(The Masculine Mystique,),后者大概受到 Betty Friedan 著作的启发。(译注:Betty Friedan 著有书籍《女性之谜》“The Feminist Mystique”。)

Kimmel 博士指出,一个成熟完善的研究项目需要不同学科的研究人员共同参与进来——从社会学科到文学再到健康医疗。研究的课题必将包括:何谓男人;我们如何培养男孩承担起男人的角色等。此外,该研究项目还将包括男性社会种族与性行为的影响以及媒体、流行文化的作用等。学者们还将关注看起来并不太相关的议题,诸如男性自杀现象、男性在情感表达方面的含蓄性、个人经济崩溃以及冒险倾向等,并最终将这些散点联结起来。

美国男性研究协会主席 Daphne C. Watkins 是该协会首位女性主席,“我们抱着科学研究的态度看待这个问题。许多男性至今仍然将赚钱养家、徒手打老虎、保护他人看作是男性气概的标志。希望我们的努力能够丰富人们的理解范畴。”

诚然,Kimmel 的研究并非没有争议。正如其他各类学科,男性研究也在不同程度招致非议。一些学者认为这无非是个潮流概念,不值得正经投入学术力量。另有人担心这样做只会瓜分女性研究的经费。另有一小撮颇有影响力的男性研究学者(male studies,不要跟本文所谈论的男性气概相混淆)认为 Kimmel 博士关于男性的言论并不足以服人。纽约精神病医生、非盈利男性研究基金会主席 Edward M. Stephens 博士认为,“他的言论是在挑衅我关于男性的定义。”

不过 Kimmel 博士的拥趸似乎正在增加。在曼哈顿召开的会议上,联合国女性组织,作为联合国致力于促进性别平等的重要部门,宣布将于 Kimmel 合作,于今秋在各大高校开展一系列研讨会,议题包括性侵犯以及男性生殖健康等。Jennifer Siebel Newsom 执导拍摄了一部名为“你赖以生存的面具”的纪录片,该片聚焦由于人们对于男性角色的狭隘定义所产生的“意外后果”,包括未经确诊的心理疾病以及强奸行为。5 月,美国男性研究协会首次组织为期 3 天以“男性研究教学”为主题的研讨会,而这正是相关教学需求激增的结果。

Kimmel 博士认为当下的局面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对于刚进入这个领域的人而言,女性平等相关的讨论并不新鲜,甚至包括女性是否应该“拥有一切”的辩论也是随处可见。然而,男性在帮助女性获得平等的过程中所应当扮演的角色以及相应的好处却是一个新兴议题。在过去的 40 年里,男女的性别角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大多数学术研究仍然仅仅聚焦在女性的影响上。美国致力于推动女权发展的非盈利组织  Shriver report 近日公布调查结果,其中显示每 9 位男性中有 4 位认为当今社会男性压力大于其父辈,其中不少人将女性经济地位的崛起引作例证。

不仅如此,当我们从各个方面审视现实难免都要悲叹几声,到处都是男人危机四伏的故事:精神疾病、自杀、恐怖主义、强奸问题、大规模枪击、劫机乃至又一个黑人青年被警察杀了。

学者们思忖,如果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男人,得有多少疾病能被攻克啊,或者,有个努力的方向也行。

Kimmel 博士坐在客厅里,“这些问题正围绕着我们。”此前一天他刚召集了一组男士开了一个颇为正式的沙龙来讨论男人。“在美国,隔几周就会发生大规模枪击,每次出事人们只会讨论枪支问题。而我们要探讨的是精神健康。我们不是要研究为什么大规模杀手都是男性。”他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们首先要理解男性特质是如何影响这些人的。”

Cliff Leek 是 Kimmel 博士的研究生,他表示“这个问题涉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人们几乎察觉不到。”

Leek 接着说,“作为伴侣或是丈夫,男人们是否承担了一定量的家务以及孩子的抚养责任,是否休过陪产假。”虽说不少公司为男性提供陪产假,研究表明许多男性并不愿意使用这一权利。“还有,男人和其他男性的关系。”

科尔比学院的研究生 Kalin 先生补充,“驾驶速度也是考量因素。还有,是越过肩膀高手传球还是偷偷低手传球。”

马萨诸塞州剑桥市一家名为关注社会正义的基金会 Hunt Alternatives 的高级经理 Dhakir Warren(35 岁)坦言,“当人们认为你必须坚强时,你不得不战斗。”

Leek 接着说,“这个问题比比皆是,拿迪士尼电影来说吧,长期以来人们都在讨论公主形象对于女孩子的不良影响。那么这类电影又在告诉男人什么讯息呢?”

 “男人突然出现在女人的故事里,可是当场景换到董事会会议时人们又倍感惊讶。”

在场的男人们笑了起来,Leek 的发言使讨论告一段落。

Kimmel 接着说,“五角大楼有文献记载,Lyndon B. Johnson 曾经拒绝从越南撤军,因为这样做会被视为不够爷们。”(译注:Lyndon B. Johnson 是美国第三十六任总统。)

“这就是美国总统证明自己男子气概的方式吧。”



为了更好地研究男人,他们设立了一个学位

在过去的40年里,男女的性别角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大多数学术研究仍然仅仅聚焦在女性的影响上。


Michael Kimmel 身着蓝色牛仔裤和运动上衣,手里拿着一支笔站在白板前,他面前的学生大部分是本科生。这位 64 岁的社会学教授向全班发问,“怎样才算是一个好人?”

学生们看起来颇为困惑。

“假设在你的葬礼上有人说,‘他真是个好人。’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一个坐在前排的男生说,“关心他人。”

另一个年轻男孩说,“先人后己。”

“实在。”

Kimmel 博士将学生们的想法一一列在“好人”名下,然后转过身面对学生,“现在告诉我,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男人。”

这一次学生们的反应快得多。

正在读大二的 James 说,“能够掌控局面,成为权威。”

社会学研究生 Amanda 认为,“敢于冒险。”

“真正的男人能够克服任何弱点。”

一位在土耳其长大的男孩认为,“真正的男人要言行都像个纯爷们,从不掉眼泪。”

在此过程中 Kimmel 兴致勃勃地做着笔记,“大家想法很接近嘛。”而后,他指着左侧“好人”一列的相关词汇以及右侧“纯爷们”下的列表。“对比一下两边的差异。我想很多美国男人并不清楚作为“男人”究竟意味着什么。”

你肯定听说过女性研究,好,这里要说的是男性研究:在学术层面深挖当今世界男性内核。Kimmel  博士是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Stony Brook University)男性及男性气概研究中心创始人兼主任,该校属纽约州立大学系统,很快将推出首个“男性气概研究”硕士项目。

Kimmel 表示院系的名称可不是随便起的,其中“masculinities”(男性气概)一词以复数形式出现,以此表明“男人也有很多面。”

在过去的 40 年里,虽说曾经并没有多少人重视这个问题,Kimmel 博士一直不厌其烦地讲述关于男人和男孩的研究认识。“一开始人们总会嗔目结舌。”

Kimmel 已经就此问题撰写了十余本书籍,其中包括《愤怒的白人男性》(Angry White Men)、《美国男性:文化历史》(Manhood in America: A Cultural History)、《险象环生的男性世界:从男孩到男人》(Guyland: The Perilous World Where Boys Become Men)以及与他人合著的书籍《阴茎文化小百科》(Cultural Encyclopedia of the Penis)。此外,Kimmel 创办了专门探讨男人及男性身份的学术期刊。他还曾在世界十余个国家进行相关研究。如今,Kimmel 与 16 岁的儿子以及在福特汉姆大学任教的妻子一同生活在布鲁克林。

1

从左到右:Cliff Leek、Michael Kimmel(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男性及男性气概研究中心创始人兼主任)以及 Dhakir Warren 三人在 Kimmel 位于布鲁克林的家中讨论男性气概问题。 


星期三,年轻的男女志愿者聚集在一间公共教室里,其中一些人已参与到该中心的事物中来,另一些人则是抱着猎奇的心态前来一探究竟。值得一提的是,该中心是在麦克阿瑟基金会的赞助下得以建立的。当大家讨论“软蛋”(wimp)一词的时候,一个男孩儿打趣道,“我突然想起来高中的事儿来。”另一位参与者 Jonathan Kalin 并不在石溪分校就读,他最近刚从科尔比学院 (Colby College)毕业,他和 Kimmel 教授就是在那儿相识的。对于 Kimmel 的观点他颇为赞同。

此次的研讨会算是下周末召开的首届男性气概国际研讨会的序曲。你没有看错,正式大会即将召开且已经吸引了超过 700 人报名前往曼哈顿罗斯福酒店。大会议题有“自杀与男性健康”、“转型中的父亲角色”以及“破解男性密码:亲密的男性友谊将如何改变男人的生活”等。出席大会的人士包括学者、学生、相关领域积极分子以及一些知名女权主义者。关于此次大会的目的,Kimmel 予以阐释:“动员男人和男孩一同争取性别平等。”

Gloria Steinem 在活动开场发言中谈到:“男性寿命增加了 3 - 4 年,如果刨除暴力、超速驾驶以及一些高压所致的疾病,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导致男性增寿的呢?”

女性研究由来已久。美国历史学家,《美国的性别主义》(Sexism in America)一书作者Barbara J. Berg 指出,在女权运动高涨的 70 年代即出现了首个相关研究项目,且在当时的政治运动中发挥了重要的学术支持作用。女性研究收获了不少成果,包括研究项目、理论以及众多的活跃分子,正是他们使得女性成功登上历史舞台。Berg 博士指出,没有女性研究,我们就不可能在过去的 45 年里看到如此众多的女性成就。

著名女性研究学者,纽约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所所长 Catharine R. Stimpson 指出,“我们的工作是传播新的思想并使人们相信这是靠谱的。我们让人们看到男女在工资方面的差距,意识到两性在健康问题上的投入有何不同。别的不说,如今州立法议员中女性人数备受关注,这是女性运动聚焦之处,更是女性研究的成果。

不过时至今日,男性研究似乎并没有什么用。毕竟所谓文学大多是男人所书写,艺术史则是男性绘画成果的展示。Berg 坦言:“可笑之处在于男性研究早已出现,就是我们所谓的历史。”

当然,视角正在发生变化,虽说十分缓慢。美国男性研究协会成立于 1991 年,由诸个男性意识启蒙组织构成,其中包括国家男性组织(NOM),而后该组织更名为国家改变男性组织(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Changing Men)。过去这些年来,不少大学开设了男性研究方面的课程,例如加州路德大学推出的“成为男人的哲学”,达特茅斯学院的“男性之谜”(The Masculine Mystique,),后者大概受到 Betty Friedan 著作的启发。(译注:Betty Friedan 著有书籍《女性之谜》“The Feminist Mystique”。)

Kimmel 博士指出,一个成熟完善的研究项目需要不同学科的研究人员共同参与进来——从社会学科到文学再到健康医疗。研究的课题必将包括:何谓男人;我们如何培养男孩承担起男人的角色等。此外,该研究项目还将包括男性社会种族与性行为的影响以及媒体、流行文化的作用等。学者们还将关注看起来并不太相关的议题,诸如男性自杀现象、男性在情感表达方面的含蓄性、个人经济崩溃以及冒险倾向等,并最终将这些散点联结起来。

美国男性研究协会主席 Daphne C. Watkins 是该协会首位女性主席,“我们抱着科学研究的态度看待这个问题。许多男性至今仍然将赚钱养家、徒手打老虎、保护他人看作是男性气概的标志。希望我们的努力能够丰富人们的理解范畴。”

诚然,Kimmel 的研究并非没有争议。正如其他各类学科,男性研究也在不同程度招致非议。一些学者认为这无非是个潮流概念,不值得正经投入学术力量。另有人担心这样做只会瓜分女性研究的经费。另有一小撮颇有影响力的男性研究学者(male studies,不要跟本文所谈论的男性气概相混淆)认为 Kimmel 博士关于男性的言论并不足以服人。纽约精神病医生、非盈利男性研究基金会主席 Edward M. Stephens 博士认为,“他的言论是在挑衅我关于男性的定义。”

不过 Kimmel 博士的拥趸似乎正在增加。在曼哈顿召开的会议上,联合国女性组织,作为联合国致力于促进性别平等的重要部门,宣布将于 Kimmel 合作,于今秋在各大高校开展一系列研讨会,议题包括性侵犯以及男性生殖健康等。Jennifer Siebel Newsom 执导拍摄了一部名为“你赖以生存的面具”的纪录片,该片聚焦由于人们对于男性角色的狭隘定义所产生的“意外后果”,包括未经确诊的心理疾病以及强奸行为。5 月,美国男性研究协会首次组织为期 3 天以“男性研究教学”为主题的研讨会,而这正是相关教学需求激增的结果。

Kimmel 博士认为当下的局面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对于刚进入这个领域的人而言,女性平等相关的讨论并不新鲜,甚至包括女性是否应该“拥有一切”的辩论也是随处可见。然而,男性在帮助女性获得平等的过程中所应当扮演的角色以及相应的好处却是一个新兴议题。在过去的 40 年里,男女的性别角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大多数学术研究仍然仅仅聚焦在女性的影响上。美国致力于推动女权发展的非盈利组织  Shriver report 近日公布调查结果,其中显示每 9 位男性中有 4 位认为当今社会男性压力大于其父辈,其中不少人将女性经济地位的崛起引作例证。

不仅如此,当我们从各个方面审视现实难免都要悲叹几声,到处都是男人危机四伏的故事:精神疾病、自杀、恐怖主义、强奸问题、大规模枪击、劫机乃至又一个黑人青年被警察杀了。

学者们思忖,如果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男人,得有多少疾病能被攻克啊,或者,有个努力的方向也行。

Kimmel 博士坐在客厅里,“这些问题正围绕着我们。”此前一天他刚召集了一组男士开了一个颇为正式的沙龙来讨论男人。“在美国,隔几周就会发生大规模枪击,每次出事人们只会讨论枪支问题。而我们要探讨的是精神健康。我们不是要研究为什么大规模杀手都是男性。”他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们首先要理解男性特质是如何影响这些人的。”

Cliff Leek 是 Kimmel 博士的研究生,他表示“这个问题涉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人们几乎察觉不到。”

Leek 接着说,“作为伴侣或是丈夫,男人们是否承担了一定量的家务以及孩子的抚养责任,是否休过陪产假。”虽说不少公司为男性提供陪产假,研究表明许多男性并不愿意使用这一权利。“还有,男人和其他男性的关系。”

科尔比学院的研究生 Kalin 先生补充,“驾驶速度也是考量因素。还有,是越过肩膀高手传球还是偷偷低手传球。”

马萨诸塞州剑桥市一家名为关注社会正义的基金会 Hunt Alternatives 的高级经理 Dhakir Warren(35 岁)坦言,“当人们认为你必须坚强时,你不得不战斗。”

Leek 接着说,“这个问题比比皆是,拿迪士尼电影来说吧,长期以来人们都在讨论公主形象对于女孩子的不良影响。那么这类电影又在告诉男人什么讯息呢?”

 “男人突然出现在女人的故事里,可是当场景换到董事会会议时人们又倍感惊讶。”

在场的男人们笑了起来,Leek 的发言使讨论告一段落。

Kimmel 接着说,“五角大楼有文献记载,Lyndon B. Johnson 曾经拒绝从越南撤军,因为这样做会被视为不够爷们。”(译注:Lyndon B. Johnson 是美国第三十六任总统。)

“这就是美国总统证明自己男子气概的方式吧。”



点击展开全文

今日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