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大道》冠军曝参赛内幕,为拿第一欠债四十多万

2009年春晚,小沈阳一身苏格兰特色装扮亮相,搭档赵本山、毕福剑和毛毛,完成了他职业生涯中最成功的一场演出。

他们表演的这个名叫《不差钱》的小品,成了当天晚会的高潮,之后几年的春晚,再没有像《不差钱》这样优秀经典的作品出现。

《不差钱》里的赵本山为了让小品中的孙女丫蛋登上《星光大道》的舞台,在“苏格兰情调”餐厅请主持人毕福剑吃饭,但因为没带够钱,他撺掇餐厅服务员小沈阳和他一起上演了一场“不差钱”的闹剧。

其间,小沈阳和丫蛋一展自己高亢的歌喉,让毕姥爷为之震惊。老毕当场拍板决定,让小沈阳和丫蛋搞一个叫“不差钱”的组合,一起上北京参加《星光大道》。

表演结尾,赵本山对毕福剑说:“你不是说《星光大道》是百姓舞台吗,他们都要了,把我也接收得了。”

大概正如小品《不差钱》里表演的那样,每一个心怀梦想的草根都有一个“星光大道梦”。

来自陕西省榆林市子洲县的农村女孩儿崔苗就是其中一个。2009年,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小品《不差钱》的鼓舞,她给《星光大道》节目组写了一封报名信,并在之后的日子里焦灼地等待着自己登上央视舞台的机会。

报名需要展示才艺,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家境贫寒的崔苗找朋友、亲戚借了些钱,给自己买了套漂亮的演出服,还请来专业的舞台导演指导自己,并制作好了一张自己表演节目的碟片。

半年后,她终于收到了来自北京的回信,于是开始加紧准备自己的节目。崔苗说,那段时间的自己只需要一筒茉莉清茶和一碗凉皮就可以解决一天的温饱,剩余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她全部投入在了进京表演的准备中。

14岁就在县文工团打杂的崔苗拥有一身好才艺,她在舞台上演唱了陕北民歌《东方红》,表演了才艺绝活《高台摔跤》,艳惊四座。

崔苗顺利拿下了周冠军,又成功跻身月冠军之列,获得了决赛的入场券,如果成功,她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阿宝。

全县的人都为她骄傲,在家乡的大街小巷,处处都是她的海报和宣传照,县城里几乎每户人家的电视机全天都播放着央视三套,因为《星光大道》总是重播,崔苗的歌声在电视机一次又一次地响起。

崔苗红了,她在家乡红了,回到村里,村民们夹道欢迎这个为老家争光的女孩。

他们不知道的是,光环背后,崔苗却背负着四十几万的债务,这是她为站在《星光大道》舞台上付出的代价。

除了前期的筹借款,比赛期间,专业的演出服装、演唱和声编写、舞台导演、形体教练、声乐教练、舞蹈教练,线上线下的宣传照发放和新闻稿推送、家乡应援团的应援物制作、找专门公司做的短信投票……这些全部都要崔苗自掏腰包。

不花这些钱也可以,但想在舞台上与众不同、一鸣惊人,这些工作不得不做。

曾有网友在网上爆料,《星光大道》上的许多知名人物都是节目组包装炒作出来的,光是报名就要交3万的报名费。

虽然这些爆料无从考证,但崔苗的经历或多或少还是揭露了点什么,以“百姓舞台”为宗旨的《星光大道》其实并不“草根”,它的确给百姓提供了很大的舞台,但门槛似乎高了点儿。

《星光大道》冠军曝参赛内幕,为拿第一欠债四十多万

2009年春晚,小沈阳一身苏格兰特色装扮亮相,搭档赵本山、毕福剑和毛毛,完成了他职业生涯中最成功的一场演出。

他们表演的这个名叫《不差钱》的小品,成了当天晚会的高潮,之后几年的春晚,再没有像《不差钱》这样优秀经典的作品出现。

《不差钱》里的赵本山为了让小品中的孙女丫蛋登上《星光大道》的舞台,在“苏格兰情调”餐厅请主持人毕福剑吃饭,但因为没带够钱,他撺掇餐厅服务员小沈阳和他一起上演了一场“不差钱”的闹剧。

其间,小沈阳和丫蛋一展自己高亢的歌喉,让毕姥爷为之震惊。老毕当场拍板决定,让小沈阳和丫蛋搞一个叫“不差钱”的组合,一起上北京参加《星光大道》。

表演结尾,赵本山对毕福剑说:“你不是说《星光大道》是百姓舞台吗,他们都要了,把我也接收得了。”

大概正如小品《不差钱》里表演的那样,每一个心怀梦想的草根都有一个“星光大道梦”。

来自陕西省榆林市子洲县的农村女孩儿崔苗就是其中一个。2009年,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小品《不差钱》的鼓舞,她给《星光大道》节目组写了一封报名信,并在之后的日子里焦灼地等待着自己登上央视舞台的机会。

报名需要展示才艺,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家境贫寒的崔苗找朋友、亲戚借了些钱,给自己买了套漂亮的演出服,还请来专业的舞台导演指导自己,并制作好了一张自己表演节目的碟片。

半年后,她终于收到了来自北京的回信,于是开始加紧准备自己的节目。崔苗说,那段时间的自己只需要一筒茉莉清茶和一碗凉皮就可以解决一天的温饱,剩余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她全部投入在了进京表演的准备中。

14岁就在县文工团打杂的崔苗拥有一身好才艺,她在舞台上演唱了陕北民歌《东方红》,表演了才艺绝活《高台摔跤》,艳惊四座。

崔苗顺利拿下了周冠军,又成功跻身月冠军之列,获得了决赛的入场券,如果成功,她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阿宝。

全县的人都为她骄傲,在家乡的大街小巷,处处都是她的海报和宣传照,县城里几乎每户人家的电视机全天都播放着央视三套,因为《星光大道》总是重播,崔苗的歌声在电视机一次又一次地响起。

崔苗红了,她在家乡红了,回到村里,村民们夹道欢迎这个为老家争光的女孩。

他们不知道的是,光环背后,崔苗却背负着四十几万的债务,这是她为站在《星光大道》舞台上付出的代价。

除了前期的筹借款,比赛期间,专业的演出服装、演唱和声编写、舞台导演、形体教练、声乐教练、舞蹈教练,线上线下的宣传照发放和新闻稿推送、家乡应援团的应援物制作、找专门公司做的短信投票……这些全部都要崔苗自掏腰包。

不花这些钱也可以,但想在舞台上与众不同、一鸣惊人,这些工作不得不做。

曾有网友在网上爆料,《星光大道》上的许多知名人物都是节目组包装炒作出来的,光是报名就要交3万的报名费。

虽然这些爆料无从考证,但崔苗的经历或多或少还是揭露了点什么,以“百姓舞台”为宗旨的《星光大道》其实并不“草根”,它的确给百姓提供了很大的舞台,但门槛似乎高了点儿。

点击展开全文

今日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