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生育走向尾声?凭什么加拿大和美国不搞计划生育?

中国卫健委官方网站10日公布了人员机构编制方案,根据方案,卫健委跟原国家卫计委内设机构数量一样,都是21个。但是,原国家卫计委有3个人口计生相关司局却发生了变化。当年的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计划生育家庭发展司、流动人口计划生育服务管理司都不存在了,现在与计划生育相关司局只有一个,即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此外,国家卫健委新设了老龄健康司、职业健康司。

消息一出,有网友认为,此举或许意味着在中国实施了30多年的严格计划生育政策走向尾声。因为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来临,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未来人口政策肯定会从计划生育转向鼓励生育。不过,有专家解读,机构名称的改变并不意味着政策改变,这是两码事。

对于改名称的内在原因,暂时大家都不清楚,但我们清楚在人口政策方面,北美是一个很好的榜样。

计划生育政策在中国已实施了40多年

80后90后对于计划生育政策大多都不陌生,“晚婚、晚育,少生、优生”“只生一个好”这样的口号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刷遍大街小巷和农村村屋墙壁。

严格追溯起来中国计划生育政策,是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只是那时候规定和执行都不严格。经过几次变化,直到1980 年 9月 25 日,中央发表《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标志着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正式实施 。随着独生子女政策的全面推行,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才确定下来。

在这项政策的指导之下,中国人口状况由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仅仅30年左右的时间,过渡到了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状况。

2007 年发布的《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种,展示了所谓计划生育的“成果”:计划生育使中国少生了 4 亿多人,人口抚养比下降约 1/3,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 1/4,节省了 17 万亿抚养费,减轻了资源环境的压力,为经济发展提供了 40 年的人口红利 。

这种人口控制政策带来一系列消极后果。因为我们在收获人口红利的同时,必将偿还因长期严格人口控制而导致的人口负债。比如少子女老龄化加速、新生儿性别比长期高位失衡、过早的 “未富先老”、1亿多独生子女风险家庭、劳动力短缺且老化加剧、数百万 “失独”家庭的产生,等等 。《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 (2013)》显示,我国每年的 “失独”家庭以 7. 6 万速度递增。

而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保资金缺口也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预测,2019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缺口将达1.21万亿元。特别是在老龄化较为严重的东三省,缺口最为严重。为了缓解这一问题,辽宁甚至还发文鼓励老年人创业。

而且,独生子女政策在实施过程中也存在着不少问题,基层干部野蛮执法、对超生妇女进行强制性引产等,酿成大量悲剧。

实际上,根据世界发达国家的通行经验,一个国家的贫富,归根结底不取决于这个国家的人口密度或人均资源,而主要取决于这个国家的社会经济制度和人口素质。

因此,在种种现实之下,中国严格执行的一孩政策也在逐渐松动。

2002年《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个子女。“双独二胎”政策由此在全国推开;2013年,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2015年全面二孩政策放开。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放开二孩、在机构名字中取消“计划生育”字眼,并不意味着这项基本国策会退场。

北美国家不搞计划生育

当今,世界各国的人口生育政策大致分为三类:鼓励生育、计划生育、自然生育。其中,加拿大属于第一类,中国是第二类,而美国则是属于“佛系”的第三类。

目前加拿大只有3000多万人,而美国人口总数也不到三亿,而中国目前人口总数已经超过了13亿。

特别是加拿大,国土面积990万平方公里,比中国的国土面积还大,但是全国却只有3515万人。现有的人口数量甚至无法满足国内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无法很好的平衡老龄化问题,所以要从全世界“招人”来补充劳动力,平衡人口结构,这也是为什么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如此友好的根本原因。

目前加拿大人口已超过3515万,与1871年加国首次人口统计的数据相比,如今该国人口数量是当年的10倍。加拿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2016年的五年间,加拿大人口增长170万,增幅5%。这种增长,约三分之二得益于移民,另外约三分之一则依靠人口自然增长,即出生与死亡人口之差。在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未来加拿大的人口增长将越来越多地依赖移民。

2016年10月,加拿大咨议局发布一份报告称,到本世纪末,加拿大人口需要增加至1亿人,以维持其国际地位和经济增长,大幅增加移民将会能够缓解加拿大人口老龄化等问题。

咨议局的报告支出,如果到2030年,每年吸引移民人数逐步增加到40.7万人,那么未来加拿大经济增长的速度将从目前的低于2%上升到2.3%以上。但如果想长期维持加拿大经济体系健康发展的话,人口目标应该是在本世纪末,即2100年,发展到1亿人口。

虽然美国也是一个移民国家,但是对移民却没有加拿大那么“饥渴”。

“静止人口”已成了美国政府人口发展政策的目标。这是一个相当“佛系”的目标了,人口总量不增、不减。具体到个人家庭而言,生不生、生几个,政府并不干涉,自己在卧室里商量解决就行了。

作为全球经济总量最大的国家,在全球发达国家过去十年人口增速都不太好的大背景下,美国的人口仍较1990-2000年增长了9.7%。这在世界人口史上,也是一个特例。

美国之所以能在总体生育率下降的大环境下还保持稳步的增长,与美国雄厚的经济实力息息相关。尽管美国人口增长率有所下降,但由于发达的经济吸引了大量的移民,所以人口总数仍保持在一定水平。虽然美国已经踏入老龄化社会,但大量年轻移民的到来缓和了矛盾。因此不需要强制的人口生育政策,美国的人口也能适当保持在恒定的水平。

最重要的是,无论加拿大、美国还是其他发达国家,他们对“人”都有一个共识:人是不能被“计划”控制的。每个人生不生孩子,生几个孩子本质上都要看个人意愿,外人是不能干涉的。

为鼓励生育他们都做了什么

无论佛系也好,鼓励也好,虽然“卧室里的事情”政府不干涉,但是出了卧室,国家对生育家庭还是相当关照的。这种关照,主要体现在孕妇产假、家庭税收优惠和对有子女的低收入家庭的补助等各种制度上。

在美国,政府给予每个家庭相应的个人所得税抵扣,子女越多的家庭得到的抵扣越多;低收入家庭的子女能够得到政府相应的补助,还可以享受政府的“廉租房”,看病享受医疗救助,定期领取免费的食物券等等。

相比而言,加拿大更给力。

在加拿大,产假长短在各省各不相同,不过普遍实际假期都比中国长。与中国女性在产假期间工资照给不同,加拿大女性在请产假期间属于停薪留职,雇主不给薪水,代替工资的是加拿大就业保险中的产假津贴。

今年三月份加国提出了一系列举措,消除妨碍妇女进入职场的有形和无形障碍。包括在不增加产假工资总额的情况下,延长新生儿母亲的产假时间,以照顾婴儿;也包括新增父亲育儿假,让父亲在婴儿诞生后可以休假5星期,领取相当于工资70%的津贴。加拿大联邦政府预计在这方面于未来5年的支出成本为12亿,之后每年的开支是3.45亿。

除了针对产妇的产假,对有了小孩之后的育儿家庭,加拿大政府也有保护与补助政策。主要有育婴假、育婴津贴和托育政策。

所谓育婴假是父母履行亲职,照顾婴幼儿所需要的假期,各省规定,多在小孩出生一年之内使用完。育婴假同样属于停薪留职,假期期间由政府给予育婴津贴。魁北克省,父母亲合并后的育婴假可达52周。

孩子在一岁之前,都能保证有父母陪在身边,而不用直接丢给家里的老人或者月嫂了,也不用在媒体上看到有保姆虐待雇主家的婴儿的新闻而提心吊胆。

加拿大实行全国性的全面育儿补助金制度。育儿补助金给付规定,每月给付每位幼儿100元加币,直至六岁。这笔钱可以用来支付托育机构的费用,也可以用来购买小朋友的学习资料,怎么给孩子花这笔钱,决定权在父母。

就在前不久,加拿大BC省还上调了托儿补贴。

对那些想生育的家庭,特别是经济困难的家庭,政府帮他们解决了“不敢生、养不起”的后顾之忧。


计划生育走向尾声?凭什么加拿大和美国不搞计划生育?

中国卫健委官方网站10日公布了人员机构编制方案,根据方案,卫健委跟原国家卫计委内设机构数量一样,都是21个。但是,原国家卫计委有3个人口计生相关司局却发生了变化。当年的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计划生育家庭发展司、流动人口计划生育服务管理司都不存在了,现在与计划生育相关司局只有一个,即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此外,国家卫健委新设了老龄健康司、职业健康司。

消息一出,有网友认为,此举或许意味着在中国实施了30多年的严格计划生育政策走向尾声。因为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来临,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未来人口政策肯定会从计划生育转向鼓励生育。不过,有专家解读,机构名称的改变并不意味着政策改变,这是两码事。

对于改名称的内在原因,暂时大家都不清楚,但我们清楚在人口政策方面,北美是一个很好的榜样。

计划生育政策在中国已实施了40多年

80后90后对于计划生育政策大多都不陌生,“晚婚、晚育,少生、优生”“只生一个好”这样的口号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刷遍大街小巷和农村村屋墙壁。

严格追溯起来中国计划生育政策,是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只是那时候规定和执行都不严格。经过几次变化,直到1980 年 9月 25 日,中央发表《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标志着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正式实施 。随着独生子女政策的全面推行,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才确定下来。

在这项政策的指导之下,中国人口状况由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仅仅30年左右的时间,过渡到了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状况。

2007 年发布的《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种,展示了所谓计划生育的“成果”:计划生育使中国少生了 4 亿多人,人口抚养比下降约 1/3,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 1/4,节省了 17 万亿抚养费,减轻了资源环境的压力,为经济发展提供了 40 年的人口红利 。

这种人口控制政策带来一系列消极后果。因为我们在收获人口红利的同时,必将偿还因长期严格人口控制而导致的人口负债。比如少子女老龄化加速、新生儿性别比长期高位失衡、过早的 “未富先老”、1亿多独生子女风险家庭、劳动力短缺且老化加剧、数百万 “失独”家庭的产生,等等 。《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 (2013)》显示,我国每年的 “失独”家庭以 7. 6 万速度递增。

而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保资金缺口也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预测,2019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缺口将达1.21万亿元。特别是在老龄化较为严重的东三省,缺口最为严重。为了缓解这一问题,辽宁甚至还发文鼓励老年人创业。

而且,独生子女政策在实施过程中也存在着不少问题,基层干部野蛮执法、对超生妇女进行强制性引产等,酿成大量悲剧。

实际上,根据世界发达国家的通行经验,一个国家的贫富,归根结底不取决于这个国家的人口密度或人均资源,而主要取决于这个国家的社会经济制度和人口素质。

因此,在种种现实之下,中国严格执行的一孩政策也在逐渐松动。

2002年《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个子女。“双独二胎”政策由此在全国推开;2013年,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2015年全面二孩政策放开。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放开二孩、在机构名字中取消“计划生育”字眼,并不意味着这项基本国策会退场。

北美国家不搞计划生育

当今,世界各国的人口生育政策大致分为三类:鼓励生育、计划生育、自然生育。其中,加拿大属于第一类,中国是第二类,而美国则是属于“佛系”的第三类。

目前加拿大只有3000多万人,而美国人口总数也不到三亿,而中国目前人口总数已经超过了13亿。

特别是加拿大,国土面积990万平方公里,比中国的国土面积还大,但是全国却只有3515万人。现有的人口数量甚至无法满足国内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无法很好的平衡老龄化问题,所以要从全世界“招人”来补充劳动力,平衡人口结构,这也是为什么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如此友好的根本原因。

目前加拿大人口已超过3515万,与1871年加国首次人口统计的数据相比,如今该国人口数量是当年的10倍。加拿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2016年的五年间,加拿大人口增长170万,增幅5%。这种增长,约三分之二得益于移民,另外约三分之一则依靠人口自然增长,即出生与死亡人口之差。在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未来加拿大的人口增长将越来越多地依赖移民。

2016年10月,加拿大咨议局发布一份报告称,到本世纪末,加拿大人口需要增加至1亿人,以维持其国际地位和经济增长,大幅增加移民将会能够缓解加拿大人口老龄化等问题。

咨议局的报告支出,如果到2030年,每年吸引移民人数逐步增加到40.7万人,那么未来加拿大经济增长的速度将从目前的低于2%上升到2.3%以上。但如果想长期维持加拿大经济体系健康发展的话,人口目标应该是在本世纪末,即2100年,发展到1亿人口。

虽然美国也是一个移民国家,但是对移民却没有加拿大那么“饥渴”。

“静止人口”已成了美国政府人口发展政策的目标。这是一个相当“佛系”的目标了,人口总量不增、不减。具体到个人家庭而言,生不生、生几个,政府并不干涉,自己在卧室里商量解决就行了。

作为全球经济总量最大的国家,在全球发达国家过去十年人口增速都不太好的大背景下,美国的人口仍较1990-2000年增长了9.7%。这在世界人口史上,也是一个特例。

美国之所以能在总体生育率下降的大环境下还保持稳步的增长,与美国雄厚的经济实力息息相关。尽管美国人口增长率有所下降,但由于发达的经济吸引了大量的移民,所以人口总数仍保持在一定水平。虽然美国已经踏入老龄化社会,但大量年轻移民的到来缓和了矛盾。因此不需要强制的人口生育政策,美国的人口也能适当保持在恒定的水平。

最重要的是,无论加拿大、美国还是其他发达国家,他们对“人”都有一个共识:人是不能被“计划”控制的。每个人生不生孩子,生几个孩子本质上都要看个人意愿,外人是不能干涉的。

为鼓励生育他们都做了什么

无论佛系也好,鼓励也好,虽然“卧室里的事情”政府不干涉,但是出了卧室,国家对生育家庭还是相当关照的。这种关照,主要体现在孕妇产假、家庭税收优惠和对有子女的低收入家庭的补助等各种制度上。

在美国,政府给予每个家庭相应的个人所得税抵扣,子女越多的家庭得到的抵扣越多;低收入家庭的子女能够得到政府相应的补助,还可以享受政府的“廉租房”,看病享受医疗救助,定期领取免费的食物券等等。

相比而言,加拿大更给力。

在加拿大,产假长短在各省各不相同,不过普遍实际假期都比中国长。与中国女性在产假期间工资照给不同,加拿大女性在请产假期间属于停薪留职,雇主不给薪水,代替工资的是加拿大就业保险中的产假津贴。

今年三月份加国提出了一系列举措,消除妨碍妇女进入职场的有形和无形障碍。包括在不增加产假工资总额的情况下,延长新生儿母亲的产假时间,以照顾婴儿;也包括新增父亲育儿假,让父亲在婴儿诞生后可以休假5星期,领取相当于工资70%的津贴。加拿大联邦政府预计在这方面于未来5年的支出成本为12亿,之后每年的开支是3.45亿。

除了针对产妇的产假,对有了小孩之后的育儿家庭,加拿大政府也有保护与补助政策。主要有育婴假、育婴津贴和托育政策。

所谓育婴假是父母履行亲职,照顾婴幼儿所需要的假期,各省规定,多在小孩出生一年之内使用完。育婴假同样属于停薪留职,假期期间由政府给予育婴津贴。魁北克省,父母亲合并后的育婴假可达52周。

孩子在一岁之前,都能保证有父母陪在身边,而不用直接丢给家里的老人或者月嫂了,也不用在媒体上看到有保姆虐待雇主家的婴儿的新闻而提心吊胆。

加拿大实行全国性的全面育儿补助金制度。育儿补助金给付规定,每月给付每位幼儿100元加币,直至六岁。这笔钱可以用来支付托育机构的费用,也可以用来购买小朋友的学习资料,怎么给孩子花这笔钱,决定权在父母。

就在前不久,加拿大BC省还上调了托儿补贴。

对那些想生育的家庭,特别是经济困难的家庭,政府帮他们解决了“不敢生、养不起”的后顾之忧。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