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在国亡后沦为奴婢,受尽各种非人虐待

俗话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古今中外皆然。在常人的印象中,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平日里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生活幸福的不得了,不知羡煞多少民间女子。然而一旦乱世来临,公主们的遭遇便大不如前,命好的还能有个不错的归宿,命不好的则有沦为奴婢或被杀的可能,那份折磨,简直是常人难以想象。比如两晋期间的临海公主,其遭遇便是典型。

临海公主是晋惠帝司马衷的第四女,皇后羊献容所生,最初的封号是清河公主。羊献容的一生极为坎坷,自从当上了皇后,便没有一天舒心的日子可过,在动荡不安的局面中,被权臣、军阀们竞相利用,曾经四次被废、六次被立,还有一次差点被送上断头台。好在她的结局还算幸运,虽然在洛阳沦陷后被匈奴兵俘虏,但最终却当上前赵皇帝刘曜的皇后,并极度受宠。

临海公主是晋惠帝的第四女,称号原为清河公主

虽然经历不如母亲那般坎坷、传奇,但清河公主的遭遇却足以让人同情。洛阳沦陷后,清河公主虽然侥幸逃脱匈奴兵的搜捕,但却没躲过人贩子的劫持,被辗转带到江南,卖给吴兴郡长城县富户钱温作奴婢。自打进了钱家门,公主便好比闯入魔窟地狱,对她的各种非人虐待便接踵而至。

临海公主,惠帝四女,羊皇后所生,初封清河公主,未出适,值永嘉乱。卖长城民钱温,温以送女,女遇主甚酷。见《晋中兴书》。

钱温把公主买来后,便打发他去服侍自己的女儿。富家小姐大都娇生惯养、自私专横,没几个会把身边的丫鬟、奴仆当人看,钱家小姐也是如此。钱小姐自幼被爹妈宠坏了,稍有不顺心便会对身边的下人连打带骂,好比一个母夜叉。不仅如此,钱小姐还是个嫉妒狂,见不得别人一点好,如果碰巧下人在姿色、智力、举止方面要超过她,那么她们得到的“奖赏”,唯有日复一日的被折磨、羞辱。

钱小姐专横跋扈,经常欺负身边的奴婢

清河公主出身皇家,即使再落魄,再刻意掩饰,也往往会在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中流露出高贵端庄的神情,加上本身长得就漂亮,怎么看都不像寒门平民家的女娃。钱小姐见不得别人夸赞自己的“丫鬟”漂亮、端庄,经常在妒火中烧之际逼问公主,要她说明自己在被卖之前的真实身份。公主害怕身份泄露后会有性命之忧,便抵死不肯说,而这更激起钱小姐的愤怒。

钱小姐既然对公主很不爽,便总是变着法地来折磨她,故意让她做这做那,稍有不顺心便对她连打带骂。公主因此被断水断食、关“小黑屋”,都是意料中的待遇。公主在钱家遭受种种非人的折磨,但苦于身边没有可以信赖之人,便只能将苦楚埋在心里,打落牙齿和血吞,直到她听闻琅琊王司马睿镇守建业的消息后,才不啻于在无边的黑暗中看到希望的曙光。

公主遭受折磨虐待,常常苦不堪言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公主费尽心机寻找出逃的机会。可巧某天钱小姐差遣公主外出购买脂粉,公主便利用闹市人多的机会逃跑,在历尽千辛万苦之后,终于抵达建业城。入城后,公主打听着寻到王宫,并哀求守门卫士为她通报。卫士见公主衣衫褴褛,根本就像公主的打扮,一开始以为她是疯子,便呵斥她离开。公主见卫士不相信自己,便当众发下赌咒,卫士见状将信将疑,但最终还是禀告司马睿。

司马睿本来也是将信将疑,但在仔细地盘问后,终于确信面前这位苦命人便是清河公主。出于同族情谊,司马睿对公主的遭遇十分同情,又对她在钱家遭受的种种非人虐待怒不可遏,立刻下令逮捕、处死钱温一家。钱小姐万万没想到自己折磨的竟然是一位公主,相信她在临死前一定悔断肝肠,没少抽自己的耳光。

司马睿恢复公主身份,并处死钱温全家

公主逃出魔窟后,被司马睿妥善安置,重新恢复做公主时的各种待遇。司马睿称帝后,又将公主的称号改为临海公主,并让他下嫁宗正曹统,公主至此算是有了一个温馨的家庭(“临海公主先封清河,洛阳之乱,为人所略,传卖吴兴钱温。温以送女,女遇主甚酷。元帝镇建邺,主诣县自言。元帝诛温及女,改封临海,宗正曹统尚之。”见《晋书·卷三十一·列传第一·后妃上》)。

临海公主最终的结局不明,史书上对去世的时间、享寿和生养子女情况均没有记载,这个备尝战乱流离之苦和各种非人虐待的苦命人,全部事迹在正史中仅有高度浓缩的57个字,然后便再度消失于历史长河中,实在是令人万分惋惜。

公主在国亡后沦为奴婢,受尽各种非人虐待

俗话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古今中外皆然。在常人的印象中,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平日里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生活幸福的不得了,不知羡煞多少民间女子。然而一旦乱世来临,公主们的遭遇便大不如前,命好的还能有个不错的归宿,命不好的则有沦为奴婢或被杀的可能,那份折磨,简直是常人难以想象。比如两晋期间的临海公主,其遭遇便是典型。

临海公主是晋惠帝司马衷的第四女,皇后羊献容所生,最初的封号是清河公主。羊献容的一生极为坎坷,自从当上了皇后,便没有一天舒心的日子可过,在动荡不安的局面中,被权臣、军阀们竞相利用,曾经四次被废、六次被立,还有一次差点被送上断头台。好在她的结局还算幸运,虽然在洛阳沦陷后被匈奴兵俘虏,但最终却当上前赵皇帝刘曜的皇后,并极度受宠。

临海公主是晋惠帝的第四女,称号原为清河公主

虽然经历不如母亲那般坎坷、传奇,但清河公主的遭遇却足以让人同情。洛阳沦陷后,清河公主虽然侥幸逃脱匈奴兵的搜捕,但却没躲过人贩子的劫持,被辗转带到江南,卖给吴兴郡长城县富户钱温作奴婢。自打进了钱家门,公主便好比闯入魔窟地狱,对她的各种非人虐待便接踵而至。

临海公主,惠帝四女,羊皇后所生,初封清河公主,未出适,值永嘉乱。卖长城民钱温,温以送女,女遇主甚酷。见《晋中兴书》。

钱温把公主买来后,便打发他去服侍自己的女儿。富家小姐大都娇生惯养、自私专横,没几个会把身边的丫鬟、奴仆当人看,钱家小姐也是如此。钱小姐自幼被爹妈宠坏了,稍有不顺心便会对身边的下人连打带骂,好比一个母夜叉。不仅如此,钱小姐还是个嫉妒狂,见不得别人一点好,如果碰巧下人在姿色、智力、举止方面要超过她,那么她们得到的“奖赏”,唯有日复一日的被折磨、羞辱。

钱小姐专横跋扈,经常欺负身边的奴婢

清河公主出身皇家,即使再落魄,再刻意掩饰,也往往会在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中流露出高贵端庄的神情,加上本身长得就漂亮,怎么看都不像寒门平民家的女娃。钱小姐见不得别人夸赞自己的“丫鬟”漂亮、端庄,经常在妒火中烧之际逼问公主,要她说明自己在被卖之前的真实身份。公主害怕身份泄露后会有性命之忧,便抵死不肯说,而这更激起钱小姐的愤怒。

钱小姐既然对公主很不爽,便总是变着法地来折磨她,故意让她做这做那,稍有不顺心便对她连打带骂。公主因此被断水断食、关“小黑屋”,都是意料中的待遇。公主在钱家遭受种种非人的折磨,但苦于身边没有可以信赖之人,便只能将苦楚埋在心里,打落牙齿和血吞,直到她听闻琅琊王司马睿镇守建业的消息后,才不啻于在无边的黑暗中看到希望的曙光。

公主遭受折磨虐待,常常苦不堪言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公主费尽心机寻找出逃的机会。可巧某天钱小姐差遣公主外出购买脂粉,公主便利用闹市人多的机会逃跑,在历尽千辛万苦之后,终于抵达建业城。入城后,公主打听着寻到王宫,并哀求守门卫士为她通报。卫士见公主衣衫褴褛,根本就像公主的打扮,一开始以为她是疯子,便呵斥她离开。公主见卫士不相信自己,便当众发下赌咒,卫士见状将信将疑,但最终还是禀告司马睿。

司马睿本来也是将信将疑,但在仔细地盘问后,终于确信面前这位苦命人便是清河公主。出于同族情谊,司马睿对公主的遭遇十分同情,又对她在钱家遭受的种种非人虐待怒不可遏,立刻下令逮捕、处死钱温一家。钱小姐万万没想到自己折磨的竟然是一位公主,相信她在临死前一定悔断肝肠,没少抽自己的耳光。

司马睿恢复公主身份,并处死钱温全家

公主逃出魔窟后,被司马睿妥善安置,重新恢复做公主时的各种待遇。司马睿称帝后,又将公主的称号改为临海公主,并让他下嫁宗正曹统,公主至此算是有了一个温馨的家庭(“临海公主先封清河,洛阳之乱,为人所略,传卖吴兴钱温。温以送女,女遇主甚酷。元帝镇建邺,主诣县自言。元帝诛温及女,改封临海,宗正曹统尚之。”见《晋书·卷三十一·列传第一·后妃上》)。

临海公主最终的结局不明,史书上对去世的时间、享寿和生养子女情况均没有记载,这个备尝战乱流离之苦和各种非人虐待的苦命人,全部事迹在正史中仅有高度浓缩的57个字,然后便再度消失于历史长河中,实在是令人万分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