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至极的国君,霸占儿媳、谋害儿子

俗话说得好“色字头上一把刀”,极言迷恋美色所造成的危害甚大。历代帝王因沉溺美色失国败政者屡见不鲜,夏桀王因妺喜亡国,商纣王因妲己丧身,周幽王因褒姒横死。对春秋各国国君而言,这三位君王的遭遇虽说殷鉴不远,但仍然有不少起而效尤者,其中楚平王芈弃疾的遭遇便是最典型的例子。

楚平王登基前,称号是陈蔡公

芈弃疾是楚共王的幼子。共王驾崩后,先是长子芈招继位,是为楚康王。楚康王在位15年,因为喜欢自己的幼弟,便刻意对他栽培。康王驾崩后,世子熊员(郏敖)继位,4年后被二叔芈围弑杀。郏敖遇害后,芈围即位为君,是为楚灵王。楚灵王在位期间,派芈弃疾攻灭陈、蔡两国,并将其地封给他,赐号陈蔡公。

楚灵王荒淫无道,在位12年后被三弟芈比推翻并赶出国都,随后自杀于乾溪。芈比逼兄自杀后登基,是为楚初王,然而仅在位1个月,便被赶回来平叛的幼弟芈弃疾推翻,随即自杀。芈弃疾干掉三哥后自立,是为楚平王,并改名为芈居,时当前528年。

平王抢了儿子的未婚妻,让后者耿耿于怀

楚平王在做公子的时候,曾娶郧国女子为妻,并生有一子芈建(即后来的太子建)。等到楚平王登基后,便立芈建为太子。平王为培养太子建,便命大臣伍奢、费无极分任太子太傅和少傅。但伍奢、费无极两人一忠一奸,在正直的太子建眼里,地位根本不可能相同,而经常被太子建批评的费无极,在倍感屈辱的同时,也在想办法解困。结果这机会,终于让他在出使秦国后找到了。

原来,楚平王称王后次年,考虑到太子建已到婚娶的年纪,便派费无极到秦国替太子建说媒,并成功地迎取秦哀公的长妹孟嬴来完婚。费无极心术不正,在秦国亲眼见证孟嬴绝世美貌后,遂心生奸计,在回国后极力撺掇平王自娶,一来二去终于让主公点了头。楚平王娶了孟嬴后,为安抚太子建,便为他另结了一门亲,但依然未能消除太子建的怨恨之心。

平王纳孟嬴为夫人,并立其子芈壬为储君

此后费无极虽然转任高职,但内心一直忐忑不安,很怕一旦太子建继位,自己不免被杀,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就在孟嬴为平王生下公子芈壬的当年(前523年),费无极自知良机已到,便不断地在平王面前挑拨离间,将太子建派往城父镇守边境。次年,费无极再度“加料”,诬陷太子建与伍奢图谋不轨,将引齐晋两国为援造反,并劝平王尽早消除隐患。

平王本来就对当年抢太子建的未婚妻一事感到羞愧,渐渐地便看着太子建厌烦,如今再加上费无极的挑唆,遂决意除掉太子建与伍奢。平王先是杀掉伍奢、伍尚父子,然后又命城父司马奋扬诛杀太子建,但奋扬情知太子建无辜,便暗中将其放走。太子建从楚国逃出来后,又辗转避难于宋、郑两国,最终在与晋国密谋偷袭郑国的计划泄露后,被郑国国君处死。

伍子胥逃至吴国,发誓为父兄报仇

伍奢虽死,但他的次子伍员(伍子胥)却逃亡到吴国,同行的还有太子建的儿子芈胜(白公胜)。伍子胥到达吴国后,先是协助公子光(阖闾)登上君位,然后利用他的信任,屡屡兴兵伐楚。

楚平王难以抵御吴国,先后五次大败而归,而此时晋国又趁机南侵,诸侯国都纷纷叛楚归晋,甚至连个别小国都敢于趁楚国衰弱之际入侵。正是在这种江河日下、四境狼烟的情况下,楚平王郁郁而终,此时距伍奢、太子建遇害6年时间。

伍子胥掘开平王的陵墓,对其尸身鞭挞三百

楚平王虽死,但伍子胥却并未报父兄之仇,于是利用楚国衰弱、昭王(芈壬)年幼之际,屡屡劝说阖闾再度伐楚。于是从前512年开始,吴军攻击楚国的势头变得更加猛烈,终于在前506年攻陷楚都郢,一度灭亡楚国,并逼使楚昭王君臣四处流离逃难。在攻破郢都后,伍子胥亲自掘开平王的陵墓,并对其遗体鞭挞三百以泄愤。

就在阖闾和伍子胥久留楚国以追寻昭王之际,楚国大臣申包胥通过在秦宫七天七夜的痛苦哀求,终于请来帮助复国的援军。而此时,阖庐的弟弟夫概趁王兄不在国内之际自立,越王允常也趁机入侵。三方面的压力令阖闾退军回国,此后陷入与越国的持久战,再无精力伐楚。就此,经历灭顶之灾的楚国才得以复兴,真可谓命悬一线。

费无极在朝堂搬弄是非,最终被灭族

最后简单谈谈费无极的下场。这个罪大恶极的奸臣,在昭王时代继续搬弄谗言,害死当时威名甚著的司马郤宛,引起国内公愤。令尹囊瓦听闻民间为郤宛鸣不平,同时因为自己不作为而招致怨恨时,便和继任的司马沈尹戍合计,杀费无极并灭其族。费无极一生作恶多端,最终落得身死族灭的下场,实在是罪有应得!

热门动图

荒唐至极的国君,霸占儿媳、谋害儿子

俗话说得好“色字头上一把刀”,极言迷恋美色所造成的危害甚大。历代帝王因沉溺美色失国败政者屡见不鲜,夏桀王因妺喜亡国,商纣王因妲己丧身,周幽王因褒姒横死。对春秋各国国君而言,这三位君王的遭遇虽说殷鉴不远,但仍然有不少起而效尤者,其中楚平王芈弃疾的遭遇便是最典型的例子。

楚平王登基前,称号是陈蔡公

芈弃疾是楚共王的幼子。共王驾崩后,先是长子芈招继位,是为楚康王。楚康王在位15年,因为喜欢自己的幼弟,便刻意对他栽培。康王驾崩后,世子熊员(郏敖)继位,4年后被二叔芈围弑杀。郏敖遇害后,芈围即位为君,是为楚灵王。楚灵王在位期间,派芈弃疾攻灭陈、蔡两国,并将其地封给他,赐号陈蔡公。

楚灵王荒淫无道,在位12年后被三弟芈比推翻并赶出国都,随后自杀于乾溪。芈比逼兄自杀后登基,是为楚初王,然而仅在位1个月,便被赶回来平叛的幼弟芈弃疾推翻,随即自杀。芈弃疾干掉三哥后自立,是为楚平王,并改名为芈居,时当前528年。

平王抢了儿子的未婚妻,让后者耿耿于怀

楚平王在做公子的时候,曾娶郧国女子为妻,并生有一子芈建(即后来的太子建)。等到楚平王登基后,便立芈建为太子。平王为培养太子建,便命大臣伍奢、费无极分任太子太傅和少傅。但伍奢、费无极两人一忠一奸,在正直的太子建眼里,地位根本不可能相同,而经常被太子建批评的费无极,在倍感屈辱的同时,也在想办法解困。结果这机会,终于让他在出使秦国后找到了。

原来,楚平王称王后次年,考虑到太子建已到婚娶的年纪,便派费无极到秦国替太子建说媒,并成功地迎取秦哀公的长妹孟嬴来完婚。费无极心术不正,在秦国亲眼见证孟嬴绝世美貌后,遂心生奸计,在回国后极力撺掇平王自娶,一来二去终于让主公点了头。楚平王娶了孟嬴后,为安抚太子建,便为他另结了一门亲,但依然未能消除太子建的怨恨之心。

平王纳孟嬴为夫人,并立其子芈壬为储君

此后费无极虽然转任高职,但内心一直忐忑不安,很怕一旦太子建继位,自己不免被杀,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就在孟嬴为平王生下公子芈壬的当年(前523年),费无极自知良机已到,便不断地在平王面前挑拨离间,将太子建派往城父镇守边境。次年,费无极再度“加料”,诬陷太子建与伍奢图谋不轨,将引齐晋两国为援造反,并劝平王尽早消除隐患。

平王本来就对当年抢太子建的未婚妻一事感到羞愧,渐渐地便看着太子建厌烦,如今再加上费无极的挑唆,遂决意除掉太子建与伍奢。平王先是杀掉伍奢、伍尚父子,然后又命城父司马奋扬诛杀太子建,但奋扬情知太子建无辜,便暗中将其放走。太子建从楚国逃出来后,又辗转避难于宋、郑两国,最终在与晋国密谋偷袭郑国的计划泄露后,被郑国国君处死。

伍子胥逃至吴国,发誓为父兄报仇

伍奢虽死,但他的次子伍员(伍子胥)却逃亡到吴国,同行的还有太子建的儿子芈胜(白公胜)。伍子胥到达吴国后,先是协助公子光(阖闾)登上君位,然后利用他的信任,屡屡兴兵伐楚。

楚平王难以抵御吴国,先后五次大败而归,而此时晋国又趁机南侵,诸侯国都纷纷叛楚归晋,甚至连个别小国都敢于趁楚国衰弱之际入侵。正是在这种江河日下、四境狼烟的情况下,楚平王郁郁而终,此时距伍奢、太子建遇害6年时间。

伍子胥掘开平王的陵墓,对其尸身鞭挞三百

楚平王虽死,但伍子胥却并未报父兄之仇,于是利用楚国衰弱、昭王(芈壬)年幼之际,屡屡劝说阖闾再度伐楚。于是从前512年开始,吴军攻击楚国的势头变得更加猛烈,终于在前506年攻陷楚都郢,一度灭亡楚国,并逼使楚昭王君臣四处流离逃难。在攻破郢都后,伍子胥亲自掘开平王的陵墓,并对其遗体鞭挞三百以泄愤。

就在阖闾和伍子胥久留楚国以追寻昭王之际,楚国大臣申包胥通过在秦宫七天七夜的痛苦哀求,终于请来帮助复国的援军。而此时,阖庐的弟弟夫概趁王兄不在国内之际自立,越王允常也趁机入侵。三方面的压力令阖闾退军回国,此后陷入与越国的持久战,再无精力伐楚。就此,经历灭顶之灾的楚国才得以复兴,真可谓命悬一线。

费无极在朝堂搬弄是非,最终被灭族

最后简单谈谈费无极的下场。这个罪大恶极的奸臣,在昭王时代继续搬弄谗言,害死当时威名甚著的司马郤宛,引起国内公愤。令尹囊瓦听闻民间为郤宛鸣不平,同时因为自己不作为而招致怨恨时,便和继任的司马沈尹戍合计,杀费无极并灭其族。费无极一生作恶多端,最终落得身死族灭的下场,实在是罪有应得!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