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复的祖先,亲手灭亡祖国后又复国

在《天龙八部》中,慕容复念兹在兹的愿望,就是光复数百年前已经灭亡的燕国。为此,他不惜割舍儿女情长,不惜抛却故旧新知,置江湖规则与国家大义于不顾,坏事做绝。只可惜机关算尽仍是空,不仅复国大业终成镜花水月,自己也落得众叛亲离、疯疯癫癫,令人感慨。

慕容复念兹在兹的愿望,便是复兴燕国

其实早于慕容复700多年前,慕容复的某位祖先便已经实现复国的梦想,重新缔造燕国的辉煌。不过令人大感意外的是,在当年燕国灭亡过程中,这个人曾起到关键性的“带路党”角色,换句话说,是这个人亲手灭亡自己的祖国。这个奇葩的“复国者”,便是后燕的开国皇帝慕容垂。

慕容垂原名慕容霸,是前燕文明帝慕容皝第五子,年仅十三岁时便在疆场上搏杀,在吞并宇文部、讨伐高句丽、攻取幽州、击溃敕勒、掠地河南、阻击东晋等战役中立下赫赫功绩,在战争的磨练中脱变为一代军神,被历任国君视为“顶梁柱”。

慕容霸深受父亲的宠爱,程度甚至都超过兄长慕容俊(即景昭帝),后者对其深为嫉恨,即位后不久便利用慕容霸坠马磕掉牙齿的事件,迫使他改名为慕容缺(“缺”字的繁体字形为“垂”左“夬”右)。不久又因“缺”字触犯了谶纬文书,便省去“夬”字旁,称他为慕容垂。以上便是慕容垂名字的来历。

慕容垂骁勇善战,堪称一代军神

垂少好畋游,因猎坠马折齿,慕容俊僭即王位,改名,外以慕郤缺为名,内实恶而改之。寻以谶记之文,乃去“夬”,以“垂”为名焉。见《晋书·卷一百二十三·载记第二十三》。

慕容垂在前燕官至征南大将军、荆州牧,封吴王,因在枋头重创由桓温率领的晋军而威名大振,却也因此遭到执政慕容评的嫉恨。慕容评为除掉慕容垂,于是勾结同样嫉恨他的太后可足浑氏(慕容皝的妻姐),联手迫害慕容垂,迫使后者于369年亡命前秦,成为前秦干将,并帮助后者在同年灭亡祖国前燕。

慕容垂在前秦备受器重,为皇帝苻坚东征西讨,屡立战功。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作为前燕皇室成员的慕容垂,内心深处依然不甘心于前燕的覆亡,暗地里仍潜怀复国雄心。其实对于慕容垂的心思,前秦丞相王猛、秘书监朱彤等人看的很清楚,并一再劝诫苻坚诛杀慕容垂以绝后患,但均被有“宋襄之仁”的苻坚拒绝,从而为自己种下祸根。

苻坚过于信任慕容垂,结果给自己带来灾殃

前秦在淝水之战中兵败如山倒,国力一落千丈,先前被其征服的国家和部族相继造反,慕容氏自然也不甘人后。此时,慕容垂以平定丁零人翟斌的叛乱为由重返河北,并联络昔日的部属举事,一时间响应者云集。慕容垂羽翼丰满之后公然打出反秦的旗帜,并于384年在荥阳自称燕王,史称后燕。在围攻邺城近一年时间后,慕容垂终于进入故都,从而在形式上光复祖业。

慕容垂称王后主要在河北地区进行扩张,并于385年迁都中山。次年,慕容垂正式称帝。后燕创建后,不仅吞并东晋刚收复不久的淮北地区,还陆续消灭翟魏、西燕两个政权,积十年之功,终于光复全部故土。后燕全盛时期的疆域“南至琅琊,东讫辽海,西届河汾,北暨燕代”(见《读史方舆纪要》),甚至比前燕还要大。此时,功成名就的慕容垂已是年近七十的老翁。

后燕疆域图

然而后燕的鼎盛期仅仅持续数年时间,便在参合陂一战后终结,化作流水落花。而终结后燕鼎盛期的,正是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公元395年,原本是同盟关系的后燕与北魏交恶,此时卧病在床的慕容垂任命太子慕容宝为主帅,尽倾国内精锐8万大军北伐,誓将新生的北魏政权扼杀在摇篮中。

面对汹汹而至的燕军,拓跋珪务实地采取诱敌深入的游击战略,逐渐拖垮燕军的斗志。同时派人在燕军中散布慕容垂已死的假消息,令慕容宝中计后仓皇南撤,结果在参合陂遭遇北魏伏军,大败亏输。此役,燕军被杀三万余人,被俘后坑杀的达四万余,仅有数千人逃生。

参合陂之战形势图

经此一役,后燕精锐尽丧,由此一蹶不振。次年(396年),病中的慕容垂亲征北魏,在率军路过参合陂时,见到那里依然尸骸堆积如山,心中愤恚羞惭至极,于是下令祭奠死者。据史书记载,此时“军士皆恸哭,声震山谷。垂惭愤呕血,由是发疾”(引文同上)。不久,惭愧交加的慕容垂病死。慕容垂死后国内政局动荡不安,没几年时间便在北魏的攻击和内部政变的双重打击下走向覆亡。

慕容复的祖先,亲手灭亡祖国后又复国

在《天龙八部》中,慕容复念兹在兹的愿望,就是光复数百年前已经灭亡的燕国。为此,他不惜割舍儿女情长,不惜抛却故旧新知,置江湖规则与国家大义于不顾,坏事做绝。只可惜机关算尽仍是空,不仅复国大业终成镜花水月,自己也落得众叛亲离、疯疯癫癫,令人感慨。

慕容复念兹在兹的愿望,便是复兴燕国

其实早于慕容复700多年前,慕容复的某位祖先便已经实现复国的梦想,重新缔造燕国的辉煌。不过令人大感意外的是,在当年燕国灭亡过程中,这个人曾起到关键性的“带路党”角色,换句话说,是这个人亲手灭亡自己的祖国。这个奇葩的“复国者”,便是后燕的开国皇帝慕容垂。

慕容垂原名慕容霸,是前燕文明帝慕容皝第五子,年仅十三岁时便在疆场上搏杀,在吞并宇文部、讨伐高句丽、攻取幽州、击溃敕勒、掠地河南、阻击东晋等战役中立下赫赫功绩,在战争的磨练中脱变为一代军神,被历任国君视为“顶梁柱”。

慕容霸深受父亲的宠爱,程度甚至都超过兄长慕容俊(即景昭帝),后者对其深为嫉恨,即位后不久便利用慕容霸坠马磕掉牙齿的事件,迫使他改名为慕容缺(“缺”字的繁体字形为“垂”左“夬”右)。不久又因“缺”字触犯了谶纬文书,便省去“夬”字旁,称他为慕容垂。以上便是慕容垂名字的来历。

慕容垂骁勇善战,堪称一代军神

垂少好畋游,因猎坠马折齿,慕容俊僭即王位,改名,外以慕郤缺为名,内实恶而改之。寻以谶记之文,乃去“夬”,以“垂”为名焉。见《晋书·卷一百二十三·载记第二十三》。

慕容垂在前燕官至征南大将军、荆州牧,封吴王,因在枋头重创由桓温率领的晋军而威名大振,却也因此遭到执政慕容评的嫉恨。慕容评为除掉慕容垂,于是勾结同样嫉恨他的太后可足浑氏(慕容皝的妻姐),联手迫害慕容垂,迫使后者于369年亡命前秦,成为前秦干将,并帮助后者在同年灭亡祖国前燕。

慕容垂在前秦备受器重,为皇帝苻坚东征西讨,屡立战功。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作为前燕皇室成员的慕容垂,内心深处依然不甘心于前燕的覆亡,暗地里仍潜怀复国雄心。其实对于慕容垂的心思,前秦丞相王猛、秘书监朱彤等人看的很清楚,并一再劝诫苻坚诛杀慕容垂以绝后患,但均被有“宋襄之仁”的苻坚拒绝,从而为自己种下祸根。

苻坚过于信任慕容垂,结果给自己带来灾殃

前秦在淝水之战中兵败如山倒,国力一落千丈,先前被其征服的国家和部族相继造反,慕容氏自然也不甘人后。此时,慕容垂以平定丁零人翟斌的叛乱为由重返河北,并联络昔日的部属举事,一时间响应者云集。慕容垂羽翼丰满之后公然打出反秦的旗帜,并于384年在荥阳自称燕王,史称后燕。在围攻邺城近一年时间后,慕容垂终于进入故都,从而在形式上光复祖业。

慕容垂称王后主要在河北地区进行扩张,并于385年迁都中山。次年,慕容垂正式称帝。后燕创建后,不仅吞并东晋刚收复不久的淮北地区,还陆续消灭翟魏、西燕两个政权,积十年之功,终于光复全部故土。后燕全盛时期的疆域“南至琅琊,东讫辽海,西届河汾,北暨燕代”(见《读史方舆纪要》),甚至比前燕还要大。此时,功成名就的慕容垂已是年近七十的老翁。

后燕疆域图

然而后燕的鼎盛期仅仅持续数年时间,便在参合陂一战后终结,化作流水落花。而终结后燕鼎盛期的,正是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公元395年,原本是同盟关系的后燕与北魏交恶,此时卧病在床的慕容垂任命太子慕容宝为主帅,尽倾国内精锐8万大军北伐,誓将新生的北魏政权扼杀在摇篮中。

面对汹汹而至的燕军,拓跋珪务实地采取诱敌深入的游击战略,逐渐拖垮燕军的斗志。同时派人在燕军中散布慕容垂已死的假消息,令慕容宝中计后仓皇南撤,结果在参合陂遭遇北魏伏军,大败亏输。此役,燕军被杀三万余人,被俘后坑杀的达四万余,仅有数千人逃生。

参合陂之战形势图

经此一役,后燕精锐尽丧,由此一蹶不振。次年(396年),病中的慕容垂亲征北魏,在率军路过参合陂时,见到那里依然尸骸堆积如山,心中愤恚羞惭至极,于是下令祭奠死者。据史书记载,此时“军士皆恸哭,声震山谷。垂惭愤呕血,由是发疾”(引文同上)。不久,惭愧交加的慕容垂病死。慕容垂死后国内政局动荡不安,没几年时间便在北魏的攻击和内部政变的双重打击下走向覆亡。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