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的历史原型,曾赤手空拳打死猛虎

拜施耐庵的生花妙笔所赐,“武松打虎”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其作为《水浒传》当中的经典片段,得以入选中学语文教材,亦可见文学成就之高。但鲜为人知是,这则故事的蓝本源自元末某位大英雄的传奇往事,换句话说,施耐庵是将此人的传奇经历搬到武松的身上,经过艺术加工,最终才有了经典的传世。这位英雄,便是元末明初将领卞元亨。

“武松打虎”的故事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

施耐庵本是元末明初的大才子,在元朝中过进士,曾在杭州做了三年的官,因与上司不和,辞官归隐苏州。军阀张士诚占据苏州后,聘请施耐庵为军师,对他很是礼遇。张士诚迫于朱元璋的进逼,一度向元朝归顺、求援,遭到施耐庵的反对。施耐庵苦劝张士诚无果,便再度辞职归隐,此后再没有复出做官,在坐馆教书之余,便是集中精力写《水浒传》。

《水浒传》以北宋末年宋江起义事件为背景,以讲史话本《大宋宣和遗事》为蓝本,将宋江及其党羽共三十六人的事迹扩充开来,最终形成梁山一百单八将的故事汇。施耐庵在创作过程中,不少人物原型取自张士诚集团的成员,经过艺术加工,最终成了性格鲜明的梁山好汉角色,而武松的原型正是张士诚手下的大将卞元亨(一说卞元亨是施耐庵的表弟,此处存疑)。

施耐庵笔下的好汉原型多出自张士诚集团

卞元亨是元末盐城县人,自幼饱读诗书、能文善赋,诗词音律、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是一位文艺气息很浓的才子。不仅如此,卞元亨身材魁梧、天生神力,能轻松地举起千斤重物,是远近闻名的厉害角色(“幼读史书,成年时,好文学,善吟诗,尝试剑,膂力过人,能举千斤。”见《盐城史志》)。卞元亨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其中最具话题性的事件,便是曾赤手空拳打死一只老虎。

盐城以盛产海盐闻名,境内多盐场,尤以伍祐场(即今盐城市伍佑古镇)较为知名。当时的伍祐场还是个林深草密之地,屡有猛兽出没,其中便包括华南虎。在虎类当中,华南虎的个头虽然比较小(2-2.5米),但体重依然在三百斤左右,对于凡人来讲依旧是庞然大物。

卞元亨徒手打死的老虎属于华南虎

话说卞元亨听说伍祐场有老虎为患时,凭借着年轻气盛、一身肝胆,竟然徒手找老虎单挑。可卞元亨即使再莽撞,也懂得不能跟老虎正面相搏,而只能以智取胜。所以卞元亨在与老虎碰面后,面对着老虎的扑、掀、剪,用辗转腾挪来躲避,然后趁老虎泄气的机会,用脚尖猛踢老虎的下颌骨,一招便将老虎击毙(“元时,伍佑场草地有虎,卞能徒手独往,以脚蹴虎颌,使虎立毙。”引文同上)。

卞元亨只手空拳打死老虎的事迹很快便传遍乡里,立时成为远近颂扬的大英雄,而施耐庵在写《水浒传》时,便将他的事迹搬到武松身上,经过艺术的渲染、夸张,终于造就了“武松打虎”的经典传世。从这点来看,武松在历史上的原型正是卞元亨,只不过武松打虎的情节比卞元亨更精彩、更丰满而已。

武松的历史原型其实是猛将卞元亨

张士诚起兵后,卞元亨投身于他的帐下,以大将身份征伐攻讨,立下赫赫战功。卞元亨在军中与施耐庵私交甚好,平日里经常切磋诗词歌赋,很是相得。张士诚称王后变得骄横跋扈,除兄弟亲戚外,对外姓将领、谋士礼遇渐薄,由此引得卞元亨、施耐庵等人的失望,致使二人最终脱离张士诚归隐。

明朝建立后,卞元亨因长期侍奉张士诚的经历,不想在新朝做官,所以面对朱元璋屡次三番的征召,每每都给予回绝,并赋诗“恐使田横客笑人”来申明本心(“及士诚跋扈,屡谏不听,辞去。士诚败,明太祖征之不应,尝作诗云‘恐使田横客笑人’”见《盐城县志》)。朱元璋见卞元亨如此不识抬举,心中非常恼火,便下令将卞元亨发配到辽东充军。

卞元亨被流放三十年,获释时已年过七十

卞元亨在辽东流放三十余年,直到明成祖登基后才被赦返乡,此时的他已是年过七十的垂垂老翁。卞元亨超级喜欢培植牡丹,等到返回故里后,依然以吟诗作赋、培植牡丹来自娱自乐,并自称东溟叟,又号柏门老人。永乐十七年(1419年),在获释返乡后的第十七个年头,卞元亨在家中寿终正寝,享年九十三岁。卞元亨文武全才,留下的作品很多,遗著有《柏门诗集》、《牡丹诗》等。

武松的历史原型,曾赤手空拳打死猛虎

拜施耐庵的生花妙笔所赐,“武松打虎”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其作为《水浒传》当中的经典片段,得以入选中学语文教材,亦可见文学成就之高。但鲜为人知是,这则故事的蓝本源自元末某位大英雄的传奇往事,换句话说,施耐庵是将此人的传奇经历搬到武松的身上,经过艺术加工,最终才有了经典的传世。这位英雄,便是元末明初将领卞元亨。

“武松打虎”的故事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

施耐庵本是元末明初的大才子,在元朝中过进士,曾在杭州做了三年的官,因与上司不和,辞官归隐苏州。军阀张士诚占据苏州后,聘请施耐庵为军师,对他很是礼遇。张士诚迫于朱元璋的进逼,一度向元朝归顺、求援,遭到施耐庵的反对。施耐庵苦劝张士诚无果,便再度辞职归隐,此后再没有复出做官,在坐馆教书之余,便是集中精力写《水浒传》。

《水浒传》以北宋末年宋江起义事件为背景,以讲史话本《大宋宣和遗事》为蓝本,将宋江及其党羽共三十六人的事迹扩充开来,最终形成梁山一百单八将的故事汇。施耐庵在创作过程中,不少人物原型取自张士诚集团的成员,经过艺术加工,最终成了性格鲜明的梁山好汉角色,而武松的原型正是张士诚手下的大将卞元亨(一说卞元亨是施耐庵的表弟,此处存疑)。

施耐庵笔下的好汉原型多出自张士诚集团

卞元亨是元末盐城县人,自幼饱读诗书、能文善赋,诗词音律、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是一位文艺气息很浓的才子。不仅如此,卞元亨身材魁梧、天生神力,能轻松地举起千斤重物,是远近闻名的厉害角色(“幼读史书,成年时,好文学,善吟诗,尝试剑,膂力过人,能举千斤。”见《盐城史志》)。卞元亨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其中最具话题性的事件,便是曾赤手空拳打死一只老虎。

盐城以盛产海盐闻名,境内多盐场,尤以伍祐场(即今盐城市伍佑古镇)较为知名。当时的伍祐场还是个林深草密之地,屡有猛兽出没,其中便包括华南虎。在虎类当中,华南虎的个头虽然比较小(2-2.5米),但体重依然在三百斤左右,对于凡人来讲依旧是庞然大物。

卞元亨徒手打死的老虎属于华南虎

话说卞元亨听说伍祐场有老虎为患时,凭借着年轻气盛、一身肝胆,竟然徒手找老虎单挑。可卞元亨即使再莽撞,也懂得不能跟老虎正面相搏,而只能以智取胜。所以卞元亨在与老虎碰面后,面对着老虎的扑、掀、剪,用辗转腾挪来躲避,然后趁老虎泄气的机会,用脚尖猛踢老虎的下颌骨,一招便将老虎击毙(“元时,伍佑场草地有虎,卞能徒手独往,以脚蹴虎颌,使虎立毙。”引文同上)。

卞元亨只手空拳打死老虎的事迹很快便传遍乡里,立时成为远近颂扬的大英雄,而施耐庵在写《水浒传》时,便将他的事迹搬到武松身上,经过艺术的渲染、夸张,终于造就了“武松打虎”的经典传世。从这点来看,武松在历史上的原型正是卞元亨,只不过武松打虎的情节比卞元亨更精彩、更丰满而已。

武松的历史原型其实是猛将卞元亨

张士诚起兵后,卞元亨投身于他的帐下,以大将身份征伐攻讨,立下赫赫战功。卞元亨在军中与施耐庵私交甚好,平日里经常切磋诗词歌赋,很是相得。张士诚称王后变得骄横跋扈,除兄弟亲戚外,对外姓将领、谋士礼遇渐薄,由此引得卞元亨、施耐庵等人的失望,致使二人最终脱离张士诚归隐。

明朝建立后,卞元亨因长期侍奉张士诚的经历,不想在新朝做官,所以面对朱元璋屡次三番的征召,每每都给予回绝,并赋诗“恐使田横客笑人”来申明本心(“及士诚跋扈,屡谏不听,辞去。士诚败,明太祖征之不应,尝作诗云‘恐使田横客笑人’”见《盐城县志》)。朱元璋见卞元亨如此不识抬举,心中非常恼火,便下令将卞元亨发配到辽东充军。

卞元亨被流放三十年,获释时已年过七十

卞元亨在辽东流放三十余年,直到明成祖登基后才被赦返乡,此时的他已是年过七十的垂垂老翁。卞元亨超级喜欢培植牡丹,等到返回故里后,依然以吟诗作赋、培植牡丹来自娱自乐,并自称东溟叟,又号柏门老人。永乐十七年(1419年),在获释返乡后的第十七个年头,卞元亨在家中寿终正寝,享年九十三岁。卞元亨文武全才,留下的作品很多,遗著有《柏门诗集》、《牡丹诗》等。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