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向国君表忠心,竟然吃自己儿子的肉

话说,将自己或亲人的肉献给君王吃,无非是表忠心、谋前程,但做人的道德底线已失。然而还有更甚者,通过自食亲人的肉,以此来向主子献媚,则更是让人作呕。除了周文王做过此事以外,另外一个大名人便是战国名将乐羊。

乐羊是战国时期魏国安邑人,燕国名将乐毅的先祖,没成名之前,在相国翟璜的府中做门客。翟璜为相三十余年,善于识人荐才,曾为国君魏文侯推荐了大批栋梁之才,其中便包括大名鼎鼎的吴起、李悝、西门豹等人,而乐羊也在其中。

乐羊是战国名将,为魏国屡立战功

魏文侯在位时期国势强盛,而邻国赵国却处于衰败之中,备遭周边国家的欺凌。尤其是赵烈侯即位后,来自北方邻国中山的侵犯,常常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赵烈侯为解除中山的威胁,便向魏国求援,以智地作为回报,恳请魏文侯帮助赵国击灭中山。智地在魏国本土的北部,是赵国控遏魏国的战略要地,所以赵烈侯的建议一经提出,便马上被魏文侯愉快地接受。

魏文侯一旦确定助赵攻中山的政策后,便向翟璜征求统军的人选,后者便将熟悉军事的乐羊举荐上去,随即得到文侯的首肯。乐羊接受任命后,便率数万精锐士卒猛攻中山,但不久便尴尬的发现,中山国的军队战斗力强悍,绝非旦夕间能战胜。乐羊进攻受阻后,改而采取缓兵之计,对中山的国都围而不攻,意在消耗敌军的锐气,然后趁隙再度采取攻势。

乐羊率军攻打中山,但久攻不克

乐羊久而无功的消息传到魏国,令朝中大哗,群臣诬告乐羊通敌的书信,像雪片一样飞到文侯的御案前,幸亏翟璜的苦苦劝谏,乐羊才没有被撤职、查办。此时,中山的国君为迫使乐羊退兵,便威胁他若不回师东返,会将他的儿子乐舒烹食(乐舒此时在中山国为官)。

乐羊接到对方的威胁信后不为所动,由此彻底激怒对方。不久,中山国君真的处死乐舒,并煮成肉羹分食,同时还不怀好意的送给乐羊“同享”。乐羊接收对方的“馈赠”后,非但没有流露出切齿的仇恨,反而坐在军帐内将肉羹吃的一干二净(“乐羊为魏将而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之君烹其子而遗之羹,乐羊坐于幕下而啜之,尽一杯。”《战国策·卷二十二·魏策一》)。

乐羊为表忠心,竟然吃掉儿子的肉

乐羊的“非人类”举动令中山国君几近崩溃,麾下的将士也为之气夺,战斗力锐减。但同时,乐羊“公而忘私”的举动却激发起魏军的斗志,在经常几场肉搏战后,其率领的大军终于攻陷中山的国都,时在公元前406年,此时距乐羊出兵已有两年时间。

乐羊攻灭中山后,魏文侯大喜过望,准备对他进行重赏,但却遭到大臣睹师赞的劝阻。文侯不解的问睹师赞:“乐羊公而忘私,为了国家,竟然吃了自己儿子的肉,难道不是极大的忠诚行为吗?”睹师赞回答道:“乐羊为人冷血残忍,既然连亲儿子的肉都敢吃,那么以后还有谁的肉他不敢吃呢?这种人留在国中,绝非大王之福。”文侯听后默默点头,对乐羊也不禁生出鄙弃厌恶之心。

魏文侯对乐羊的举动很反感,很鄙视

文侯谓睹师赞曰:“乐羊以我之故,食其子之肉。”赞对曰:“其子之肉尚食之,其谁不食!”乐羊既罢中山,文侯赏其功而疑其心。见《战国策·卷二十二·魏策一》

乐羊凯旋归国后,魏文侯虽然赐予他封君的称号(灵寿君,封地在故中山国境内),但此后便再也没有派他上过战场,形同将其“废弃”。乐羊为表忠心,竟然吃掉自己亲生儿子的肉,满以为会感动国君,可到头来主子却只是“赏其功而疑其心”,实在是弄巧成拙。

乐羊弄巧成拙,很是狼狈

乐羊为魏将以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县其子示乐羊,乐羊不为衰志,攻之愈急。中山因烹其子而遗之羹,乐羊食之尽一杯。中山见其诚也,不忍与其战,果下之。遂为文侯开地。文侯赏其功而疑其心。见《说苑卷五·贵德》.

热门动图

大将向国君表忠心,竟然吃自己儿子的肉

话说,将自己或亲人的肉献给君王吃,无非是表忠心、谋前程,但做人的道德底线已失。然而还有更甚者,通过自食亲人的肉,以此来向主子献媚,则更是让人作呕。除了周文王做过此事以外,另外一个大名人便是战国名将乐羊。

乐羊是战国时期魏国安邑人,燕国名将乐毅的先祖,没成名之前,在相国翟璜的府中做门客。翟璜为相三十余年,善于识人荐才,曾为国君魏文侯推荐了大批栋梁之才,其中便包括大名鼎鼎的吴起、李悝、西门豹等人,而乐羊也在其中。

乐羊是战国名将,为魏国屡立战功

魏文侯在位时期国势强盛,而邻国赵国却处于衰败之中,备遭周边国家的欺凌。尤其是赵烈侯即位后,来自北方邻国中山的侵犯,常常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赵烈侯为解除中山的威胁,便向魏国求援,以智地作为回报,恳请魏文侯帮助赵国击灭中山。智地在魏国本土的北部,是赵国控遏魏国的战略要地,所以赵烈侯的建议一经提出,便马上被魏文侯愉快地接受。

魏文侯一旦确定助赵攻中山的政策后,便向翟璜征求统军的人选,后者便将熟悉军事的乐羊举荐上去,随即得到文侯的首肯。乐羊接受任命后,便率数万精锐士卒猛攻中山,但不久便尴尬的发现,中山国的军队战斗力强悍,绝非旦夕间能战胜。乐羊进攻受阻后,改而采取缓兵之计,对中山的国都围而不攻,意在消耗敌军的锐气,然后趁隙再度采取攻势。

乐羊率军攻打中山,但久攻不克

乐羊久而无功的消息传到魏国,令朝中大哗,群臣诬告乐羊通敌的书信,像雪片一样飞到文侯的御案前,幸亏翟璜的苦苦劝谏,乐羊才没有被撤职、查办。此时,中山的国君为迫使乐羊退兵,便威胁他若不回师东返,会将他的儿子乐舒烹食(乐舒此时在中山国为官)。

乐羊接到对方的威胁信后不为所动,由此彻底激怒对方。不久,中山国君真的处死乐舒,并煮成肉羹分食,同时还不怀好意的送给乐羊“同享”。乐羊接收对方的“馈赠”后,非但没有流露出切齿的仇恨,反而坐在军帐内将肉羹吃的一干二净(“乐羊为魏将而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之君烹其子而遗之羹,乐羊坐于幕下而啜之,尽一杯。”《战国策·卷二十二·魏策一》)。

乐羊为表忠心,竟然吃掉儿子的肉

乐羊的“非人类”举动令中山国君几近崩溃,麾下的将士也为之气夺,战斗力锐减。但同时,乐羊“公而忘私”的举动却激发起魏军的斗志,在经常几场肉搏战后,其率领的大军终于攻陷中山的国都,时在公元前406年,此时距乐羊出兵已有两年时间。

乐羊攻灭中山后,魏文侯大喜过望,准备对他进行重赏,但却遭到大臣睹师赞的劝阻。文侯不解的问睹师赞:“乐羊公而忘私,为了国家,竟然吃了自己儿子的肉,难道不是极大的忠诚行为吗?”睹师赞回答道:“乐羊为人冷血残忍,既然连亲儿子的肉都敢吃,那么以后还有谁的肉他不敢吃呢?这种人留在国中,绝非大王之福。”文侯听后默默点头,对乐羊也不禁生出鄙弃厌恶之心。

魏文侯对乐羊的举动很反感,很鄙视

文侯谓睹师赞曰:“乐羊以我之故,食其子之肉。”赞对曰:“其子之肉尚食之,其谁不食!”乐羊既罢中山,文侯赏其功而疑其心。见《战国策·卷二十二·魏策一》

乐羊凯旋归国后,魏文侯虽然赐予他封君的称号(灵寿君,封地在故中山国境内),但此后便再也没有派他上过战场,形同将其“废弃”。乐羊为表忠心,竟然吃掉自己亲生儿子的肉,满以为会感动国君,可到头来主子却只是“赏其功而疑其心”,实在是弄巧成拙。

乐羊弄巧成拙,很是狼狈

乐羊为魏将以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县其子示乐羊,乐羊不为衰志,攻之愈急。中山因烹其子而遗之羹,乐羊食之尽一杯。中山见其诚也,不忍与其战,果下之。遂为文侯开地。文侯赏其功而疑其心。见《说苑卷五·贵德》.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