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娇:经过下一站天后,才发现终点站的名字如此温暖

阿娇结婚了。小饭忍不住打开网易云音乐,重温那首《下一站,天后》。依旧是熟悉的旋律,下面却已新增了百余条评论,“天后变新娘了,真好”“跟他归家为他唱噢”,满满的都是祝福,很暖。

回首当年,大概谁也没有想到,为两个少女量身打造的歌词,仿佛有种预言般的魔力。

回溯到遥远的2003年,仲春四月,海风轻拂,东方之珠闪出夺目的异彩,香港电影巅峰之作《无间道》在金像典礼上横扫七项大奖,伍乐城抱回“最佳原创电影歌曲”。而就在5天前,同样是伍乐城作曲的《下一站天后》正式推出,两个除了青春一无所有的小女生,怀着骄傲与期盼穿行于铜锣湾,百德新街疾走的人群甘愿为青春做注脚,时代广场的脉脉余晖在她们脸上打下温柔的光彩,顾盼之间,一首歌堪堪唱完,少女真的一跃成为乐坛天后。

那时候还是一个造梦的时代。生气勃勃的Twins,清纯如春芽初生,律动如春风拂叶,任谁见了也要生发爱慕。时代也自然给了她们丰厚的馈赠,伍乐城、林夕、黄伟文等一众金牌制作人齐齐上阵加持,四五年间,《风筝与风》《下一站天后》《饮歌》《幼稚园》《女人味》《你不是好情人》接连入选十大劲歌金曲,各种优秀流行歌手大奖、女歌手飞跃大奖银奖、女歌手全年最高销量歌手大奖、全国最受欢迎歌手奖、年度最受欢迎歌唱组合奖、香港地区最受欢迎歌手奖、亚太区最受欢迎香港女歌星奖……接踵而至,绝对意义上的拿到手软。

阿娇的生命从来没有这般的流光溢彩。一岁丧父、母亲改嫁的她,童年即寄人篱下,飘来飘去。有的亲戚拿手关节敲阿娇额头,阿娇回去和妈妈说,妈妈也不信。其实不是阿娇妈妈不信,信了又怎样,只能忍气吞声。如是,阿娇也就渐渐走向了自我封闭。据说经纪人霍汶希初次见到阿娇时,她是一群叽叽喳喳的女孩子里最不合群的那一个,坐着最边上,一声不吭。阿Sa第一次见阿娇时,搭讪说你好眼熟哦,阿娇冷冷地回了一句因为我拍过很多杂志吧,阿Sa顺着话茬说我也拍过很多杂志,阿娇回了一句我没看过。显然,她既不喜欢也不擅长表达。

仿佛一夜之间,幸运女神想起了这个被遗忘许久的单亲女孩。在她的怂恿下,港岛圣地红馆张开双臂拥抱了阿娇和阿sa,歌词与旋律专注少女羞涩心事,如此贴心,也让涉世未深的她们表达起来仍可有余。站在舞台中央,灯光打下来,花骨朵随心绽放,仿佛漫步星光游乐园,全世界投来欣赏和期许的目光,一时无俩。

站在大丸前

细心看看我的路

再下个车站

到天后

当然最好

从自卑自闭的少女,到天后,当然最好,可是还不够好,因为多少会有些心虚吧。

但华丽的星途

途中

一旦畏高

背后会否还有他拥抱

22岁的年华,应该是勇敢无畏,揣着八十块就敢环游世界,盼望美好的橱窗次第打开,但这里仿佛经历了一位大叔语重心长的告诫,忧心忡忡,却与阿娇暗合。她在这一站犹豫,这里是百德新街,还没有到天后站,可是街上手拖手压马路的男生女生,或许只逛不买,却有种顾盼自豪,胜过彼方的华服加身。

在百德新街的爱侣

面上有种顾盼自豪

在台上任我唱

未必风光更好

人气不过肥皂泡

在台上任我唱是否更好,也许还没想太明白,下一站已经如期而至。港铁“哈雅赞,听吼”的播报声中,列车短暂停留,又再隆隆向前,转瞬到了2008年,那个在《无间道》中扮演少年刘德华的年轻人,无端惹来一场骤雨,将云端的阿娇打落泥中。旧日爱情中讨好对方的影像,被翻出来钉上耻辱柱,她久久都未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句“很傻很天真”,再度招来唾沫满脸。连阿sa都被牵累,为了保护挚友,Twins宣告解散,阿娇黯然告别。

星途果然有坎坷等待,跌落的阿娇,不仅要面对周遭异样的眼光,还有她与公司所签卖身契的压力,此中凄苦,竟无一人能与诉说,更不指望背后有哪一个他,送来温暖的拥抱。

抚平伤痛的,唯有时间……

因为时间的河流仍不止步,它继续蜿蜒向前,亦如歌中明指的地铁港岛线。天后站往前,再往前,却是哪里?

好奇的小饭打开了百度地图,从天后站坐港岛线一路向东,经过炮台山、北角、鰂鱼涌、太古、西湾河、筲箕湾、杏花邨,抵达终点:柴湾。

柴湾,柴湾……念叨着这个名字,不禁联想到,柴米油盐、港湾……

与神采飞扬、步履匆匆的商业区中环、铜锣湾相比,这个名字显得格外宁静、安详。

真是这样吗?查了资料,还真是:

“柴湾是一个工业区和住宅区,地处偏僻,却闲适自然。从港岛线另一个终站上环坐地铁,坐到天后站的时候已经昏昏欲睡了,到柴湾惊醒,却发现明媚的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射入车厢里面,这对于一个高楼大厦的香港来说真是一个难得的经历。柴湾,好像一个可人儿,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微笑。

“穿过柴湾的街道,掠过边开玩笑边做生意的集市老板,绕过沸腾的篮球场,避开随心所欲飞翔的麻雀们,逛过郁郁榕树的大小公园……柴湾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活区,没有中环的smart,没有铜锣湾的疾行人群,没有尖沙嘴聚集的印巴人,没有旺角的窒息。虽然这里的香港人还是这般忙碌,但是不再是工作的机器,而是为了生活的人们,拖家带口地穿梭在街角巷尾成为这里最温馨的画面。”

(以上引自“风子的博客”2006年文章)

很好,很贴切,像是一个许多年前埋下的伏笔。一梦十年,我想阿娇已经到站了。从风急浪高的天后,抵达柴米油盐的港湾。缓缓张开双眼,明媚的阳光照进车窗,叫人放心,安心。但愿从此后,你们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白头到老。

其实心里最大理想

跟他归家为他唱




阿娇:经过下一站天后,才发现终点站的名字如此温暖

阿娇结婚了。小饭忍不住打开网易云音乐,重温那首《下一站,天后》。依旧是熟悉的旋律,下面却已新增了百余条评论,“天后变新娘了,真好”“跟他归家为他唱噢”,满满的都是祝福,很暖。

回首当年,大概谁也没有想到,为两个少女量身打造的歌词,仿佛有种预言般的魔力。

回溯到遥远的2003年,仲春四月,海风轻拂,东方之珠闪出夺目的异彩,香港电影巅峰之作《无间道》在金像典礼上横扫七项大奖,伍乐城抱回“最佳原创电影歌曲”。而就在5天前,同样是伍乐城作曲的《下一站天后》正式推出,两个除了青春一无所有的小女生,怀着骄傲与期盼穿行于铜锣湾,百德新街疾走的人群甘愿为青春做注脚,时代广场的脉脉余晖在她们脸上打下温柔的光彩,顾盼之间,一首歌堪堪唱完,少女真的一跃成为乐坛天后。

那时候还是一个造梦的时代。生气勃勃的Twins,清纯如春芽初生,律动如春风拂叶,任谁见了也要生发爱慕。时代也自然给了她们丰厚的馈赠,伍乐城、林夕、黄伟文等一众金牌制作人齐齐上阵加持,四五年间,《风筝与风》《下一站天后》《饮歌》《幼稚园》《女人味》《你不是好情人》接连入选十大劲歌金曲,各种优秀流行歌手大奖、女歌手飞跃大奖银奖、女歌手全年最高销量歌手大奖、全国最受欢迎歌手奖、年度最受欢迎歌唱组合奖、香港地区最受欢迎歌手奖、亚太区最受欢迎香港女歌星奖……接踵而至,绝对意义上的拿到手软。

阿娇的生命从来没有这般的流光溢彩。一岁丧父、母亲改嫁的她,童年即寄人篱下,飘来飘去。有的亲戚拿手关节敲阿娇额头,阿娇回去和妈妈说,妈妈也不信。其实不是阿娇妈妈不信,信了又怎样,只能忍气吞声。如是,阿娇也就渐渐走向了自我封闭。据说经纪人霍汶希初次见到阿娇时,她是一群叽叽喳喳的女孩子里最不合群的那一个,坐着最边上,一声不吭。阿Sa第一次见阿娇时,搭讪说你好眼熟哦,阿娇冷冷地回了一句因为我拍过很多杂志吧,阿Sa顺着话茬说我也拍过很多杂志,阿娇回了一句我没看过。显然,她既不喜欢也不擅长表达。

仿佛一夜之间,幸运女神想起了这个被遗忘许久的单亲女孩。在她的怂恿下,港岛圣地红馆张开双臂拥抱了阿娇和阿sa,歌词与旋律专注少女羞涩心事,如此贴心,也让涉世未深的她们表达起来仍可有余。站在舞台中央,灯光打下来,花骨朵随心绽放,仿佛漫步星光游乐园,全世界投来欣赏和期许的目光,一时无俩。

站在大丸前

细心看看我的路

再下个车站

到天后

当然最好

从自卑自闭的少女,到天后,当然最好,可是还不够好,因为多少会有些心虚吧。

但华丽的星途

途中

一旦畏高

背后会否还有他拥抱

22岁的年华,应该是勇敢无畏,揣着八十块就敢环游世界,盼望美好的橱窗次第打开,但这里仿佛经历了一位大叔语重心长的告诫,忧心忡忡,却与阿娇暗合。她在这一站犹豫,这里是百德新街,还没有到天后站,可是街上手拖手压马路的男生女生,或许只逛不买,却有种顾盼自豪,胜过彼方的华服加身。

在百德新街的爱侣

面上有种顾盼自豪

在台上任我唱

未必风光更好

人气不过肥皂泡

在台上任我唱是否更好,也许还没想太明白,下一站已经如期而至。港铁“哈雅赞,听吼”的播报声中,列车短暂停留,又再隆隆向前,转瞬到了2008年,那个在《无间道》中扮演少年刘德华的年轻人,无端惹来一场骤雨,将云端的阿娇打落泥中。旧日爱情中讨好对方的影像,被翻出来钉上耻辱柱,她久久都未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句“很傻很天真”,再度招来唾沫满脸。连阿sa都被牵累,为了保护挚友,Twins宣告解散,阿娇黯然告别。

星途果然有坎坷等待,跌落的阿娇,不仅要面对周遭异样的眼光,还有她与公司所签卖身契的压力,此中凄苦,竟无一人能与诉说,更不指望背后有哪一个他,送来温暖的拥抱。

抚平伤痛的,唯有时间……

因为时间的河流仍不止步,它继续蜿蜒向前,亦如歌中明指的地铁港岛线。天后站往前,再往前,却是哪里?

好奇的小饭打开了百度地图,从天后站坐港岛线一路向东,经过炮台山、北角、鰂鱼涌、太古、西湾河、筲箕湾、杏花邨,抵达终点:柴湾。

柴湾,柴湾……念叨着这个名字,不禁联想到,柴米油盐、港湾……

与神采飞扬、步履匆匆的商业区中环、铜锣湾相比,这个名字显得格外宁静、安详。

真是这样吗?查了资料,还真是:

“柴湾是一个工业区和住宅区,地处偏僻,却闲适自然。从港岛线另一个终站上环坐地铁,坐到天后站的时候已经昏昏欲睡了,到柴湾惊醒,却发现明媚的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射入车厢里面,这对于一个高楼大厦的香港来说真是一个难得的经历。柴湾,好像一个可人儿,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微笑。

“穿过柴湾的街道,掠过边开玩笑边做生意的集市老板,绕过沸腾的篮球场,避开随心所欲飞翔的麻雀们,逛过郁郁榕树的大小公园……柴湾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活区,没有中环的smart,没有铜锣湾的疾行人群,没有尖沙嘴聚集的印巴人,没有旺角的窒息。虽然这里的香港人还是这般忙碌,但是不再是工作的机器,而是为了生活的人们,拖家带口地穿梭在街角巷尾成为这里最温馨的画面。”

(以上引自“风子的博客”2006年文章)

很好,很贴切,像是一个许多年前埋下的伏笔。一梦十年,我想阿娇已经到站了。从风急浪高的天后,抵达柴米油盐的港湾。缓缓张开双眼,明媚的阳光照进车窗,叫人放心,安心。但愿从此后,你们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白头到老。

其实心里最大理想

跟他归家为他唱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