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汉奸, 后被慈禧活剐, 公布罪状后, 国人都说不可能

当慈禧偶遇汉奸,会擦出什么样的火化?这里有个例子。清朝末年有个叫徐用仪的人,在总理衙门任职。这是在第

二次鸦片战争后新建立的一个部门,其主要功能是负责清政府与欧美各国的沟通与交流。在这里工作,让徐用仪的眼界要比清廷中的一般官僚要开阔一点,对世界大势的把握也要比别人更精准一点。

据史料记载,1894年,日本借口帮助朝鲜镇压农民起义,派兵入侵朝鲜。消息传来,清廷一片沸腾。以翁同龢为代表的一批人主张给点日本人颜色看看。但徐用仪却对慈禧说,此事不可。因为日本经过明治维新后,实力大增,我清朝如今压根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此时动手,无疑以卵击石。

徐用仪说,他认为应该派李鸿章去和日本人谈判,争取用外交手段解决朝鲜问题。应该说,他的想法在当时是比较理智的,夜得到了李鸿章的赞同。但如翁同龢、庆亲王等一批人却骂徐用仪,说他长敌人威风,灭自己的气质,是个软骨头。慈禧也说他不爱大清却欣赏日本,处罚了他。

很快,甲午战争爆发,清朝战败,朝廷内开始流传一种说法,说是因为徐用仪将北洋水师了情报卖给了日本人,才导致我们失败的,并骂他是汉奸。转眼时间到了19世纪末,由于受端亲王的蛊惑,慈禧看西方列强十分不爽。再加上义和团以扶清灭洋为口号,到处毁铁路、杀洋人,让慈禧突然觉得自己很强大,于是向列强们集体宣战。

这可把徐用仪吓出了一身冷汗,他赶紧向慈禧上书,说当年我们打一个小小的日本都没有打过,如今却要向数十个国家同时开战,这不是自取灭亡么?更何况,当年打甲午战争时我们还能向英美借款。而如今要向所有人开战,我们还可以向谁去街款?如果不借,光靠国库里的四百多万两银子,我们如何去打仗?

据史料记载,慈禧看到奏章后大怒,说这老是和我唱反调,就是一十足的汉奸!于是便将其下了大狱,并让端郡王载漪、庄亲王载勋联合刑部,给这个汉奸量刑。当然,结果毫无悬念,徐用仪被判了活剐之刑。而慈禧给出的理由是,此人在总理衙门任职期间,多次对外国人奴颜婢膝,而且还收受贿赂,败坏了清朝的声誉。而且,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期间,徐用仪一直通敌卖国。

据说,慈禧公布了这个汉奸的罪状后,国人都说不可能,说徐用仪做过最大的官是户部尚书,如何通敌卖国?而且他在总理衙门任职期间作风强硬,这是众所周知的,官声也一直不错。说他对列强奴颜婢膝,甚至收受贿赂,百姓都说不相信!不过百姓是善忘的,这种议论,发过了,也就忘了。至于徐用仪,反正已经死了,是不是汉奸,还不是由统治者说了算?

他是汉奸, 后被慈禧活剐, 公布罪状后, 国人都说不可能

当慈禧偶遇汉奸,会擦出什么样的火化?这里有个例子。清朝末年有个叫徐用仪的人,在总理衙门任职。这是在第

二次鸦片战争后新建立的一个部门,其主要功能是负责清政府与欧美各国的沟通与交流。在这里工作,让徐用仪的眼界要比清廷中的一般官僚要开阔一点,对世界大势的把握也要比别人更精准一点。

据史料记载,1894年,日本借口帮助朝鲜镇压农民起义,派兵入侵朝鲜。消息传来,清廷一片沸腾。以翁同龢为代表的一批人主张给点日本人颜色看看。但徐用仪却对慈禧说,此事不可。因为日本经过明治维新后,实力大增,我清朝如今压根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此时动手,无疑以卵击石。

徐用仪说,他认为应该派李鸿章去和日本人谈判,争取用外交手段解决朝鲜问题。应该说,他的想法在当时是比较理智的,夜得到了李鸿章的赞同。但如翁同龢、庆亲王等一批人却骂徐用仪,说他长敌人威风,灭自己的气质,是个软骨头。慈禧也说他不爱大清却欣赏日本,处罚了他。

很快,甲午战争爆发,清朝战败,朝廷内开始流传一种说法,说是因为徐用仪将北洋水师了情报卖给了日本人,才导致我们失败的,并骂他是汉奸。转眼时间到了19世纪末,由于受端亲王的蛊惑,慈禧看西方列强十分不爽。再加上义和团以扶清灭洋为口号,到处毁铁路、杀洋人,让慈禧突然觉得自己很强大,于是向列强们集体宣战。

这可把徐用仪吓出了一身冷汗,他赶紧向慈禧上书,说当年我们打一个小小的日本都没有打过,如今却要向数十个国家同时开战,这不是自取灭亡么?更何况,当年打甲午战争时我们还能向英美借款。而如今要向所有人开战,我们还可以向谁去街款?如果不借,光靠国库里的四百多万两银子,我们如何去打仗?

据史料记载,慈禧看到奏章后大怒,说这老是和我唱反调,就是一十足的汉奸!于是便将其下了大狱,并让端郡王载漪、庄亲王载勋联合刑部,给这个汉奸量刑。当然,结果毫无悬念,徐用仪被判了活剐之刑。而慈禧给出的理由是,此人在总理衙门任职期间,多次对外国人奴颜婢膝,而且还收受贿赂,败坏了清朝的声誉。而且,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期间,徐用仪一直通敌卖国。

据说,慈禧公布了这个汉奸的罪状后,国人都说不可能,说徐用仪做过最大的官是户部尚书,如何通敌卖国?而且他在总理衙门任职期间作风强硬,这是众所周知的,官声也一直不错。说他对列强奴颜婢膝,甚至收受贿赂,百姓都说不相信!不过百姓是善忘的,这种议论,发过了,也就忘了。至于徐用仪,反正已经死了,是不是汉奸,还不是由统治者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