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佟丽娅一秒变迷妹的张信哲,当年究竟有多红?

5月14日,张信哲受邀参加电影《超时空同居》首映会,并为电影献唱主题曲。作为主演之一的佟丽娅,本想借此机会和偶像合唱,没想到献唱时一度哽咽。原因只是见到偶像太激动。张信哲这个年过半百的过气歌手能让身经百战的丫丫当场哽咽,究竟有怎样的魅力。

是否对你承诺了太多

还是我原本给的就不够

你始终有千万种理由

我一直都跟随你的感受

让你疯让你去放纵

以为你有天会感动

关于流言我装作无动于衷

1996年,饭店、理发店、商场放的都是张信哲的这首《过火》。那一年,佟丽娅还是个12岁的小姑娘,刚刚进入新疆艺术学院附中舞蹈系舞蹈表演专业学习

在千里之外的辽宁沈阳,一个叫吴昕的13岁东北小土妞,跟同学发誓要见到张信哲。

两年后,鞍山一个叫雷佳音的初中生在学校组了个乐队,用张信哲新专辑的名字给自己起名叫“到处留情”。

1999年,国产动画巨制《宝莲灯》上映,满大街响起张信哲唱的主题曲《爱就一个字》,“拨开天空的乌云,像蓝丝绒一样美丽”。上海市第二中学一个叫胡歌的高二男生,在电影中为少年沉香配音,只说了一个字“啊”,拿到了人生第一份配音报酬:50元。

1993年《爱如潮水》爆红,一直到世纪末。在此期间张信哲有多红,对80后的影响有多大,就像韩寒在书中写的一样:我的哥们曾总结说,哪里有女生的尖叫,哪里就有张信哲。

据说当年有个电台做活动,说谁的歌迷打电话到电台多,就邀请谁来做节目,这可能是最原始的投票方式,毫无疑问张信哲,轻轻松松地超过了张学友。

有次张信哲在上海做宣传,被几万歌迷堵在地下室出不去,即使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张信哲的粉丝仍然很疯狂。用一句话概括他当时的地位,他最红的时候,四大天王都要退避三舍。

张信哲1967年出身于台湾云林县西螺镇,父亲是牧师,他从小在唱诗班长大。因为这样,为张信哲清澈的嗓音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张信哲于1987年出道,直到1993年遇到李宗盛,推出《爱如潮水》一炮而红。从此这个干净的嗓音就成了苦恋情歌的代言:

《过火》“直到所有的梦已破碎,才看见你的眼泪和后悔;我是多想再给你机会,多想问你究竟爱谁;既然爱难分是非,就别逃避勇敢面对,给了他的心, 你是否能够要得回,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让你更寂寞,才会陷入感情漩涡;怎么忍心让你受折磨,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如果你想飞,伤痛我背”

《白月光》“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回来》“过去很熟悉,现在不懂你;想看你眼睛,你却给我背影;就像满天星,都跌进大海里;我被放逐的心,又要往哪里去”

《爱如潮水》“不问你为何流眼泪,不在乎你心里还有谁,且让我给你安慰,不论结局是喜是悲,走过千山万水,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么美,既然爱了就不后悔,再多的苦我也愿意背,我的爱如潮水,爱如潮水将我向你推”

《别怕我伤心》“我从来不敢给你任何诺言,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太年轻,你追求的是一种浪漫感觉,还是那不必负责任的热情;心中的话到现在才对你表明,不知道你是否会因此而清醒,让身在远方的我不必为你担心;一颗爱你的心,时时刻刻为你转不停,我的爱也曾经,深深温暖你的心灵,你和他之间 ,是否已经有了真感情,别隐瞒,对我说别怕我伤心”

《信仰》“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我爱你,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我不管心多伤,不管爱多慌,不管别人怎么想,爱是一种信仰,把我,带到你的身旁”

《太想爱你》“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念头,想要全面占领你的喜怒哀愁,你已征服了我却还不属於我,叫我如何不去猜测你在想什麽,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折磨,能否请你不要不要选择闪躲,只想爱你的我 太想爱你的我,难道只能在迷雾中猜你的轮廓”

也许太多的少年初次感受到自己的卑微和人生的无奈是始于爱情萌发的时刻,张信哲的歌十分细腻的传递出这种情绪,很容易引起少男少女们的共鸣,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他的歌有疗伤的作用。

就像知乎上某个网友评论的:张信哲的歌把自己的姿态降到这么低,又把自己的委屈过分地放大,往往不会拉来太多好感,但他是例外。他的好,在于声音太纯净,把委屈和低姿态都变成了一种献祭般的信仰,从而让爱情这个字眼在他的歌声中无端地高尚起来,乃至让人忽略了性别感,构造出一种属于他的独特和谐。

也正是因为这种低姿态,有些少男讨厌他,就像天涯上网友评论的,“张信哲的歌,丢光了男人的脸”;更多的少女对他又爱又恨,正如另一个网友回复的,“他影响了我的爱情观,我一直觉得女人在男人面前都那么拽的!男人都是凌晨时分跪在女人床前讨饶的!恨他,给我们编织这虚幻的公主梦。”

也许这样的公主梦也曾属于佟丽娅,她在遇到陈思诚之后也曾有过一段秀恩爱的时光,梦醒时分,丫丫选择了原谅,不知道做出这样艰难决定的时刻,她是否对“怎麽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 ”那种低微到尘埃中还要坚持付出的爱情有了更深的体会。

《爱如潮水》、《过火》、《太想爱你》、《爱就一个字》这些传唱度极高的歌曲,让张信哲红遍大江南北。但他的璀璨却如流星转瞬即逝。新世纪开始,张信哲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这一走就是10多年,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已经是2016年《我是歌手》的舞台。作为候补歌手,第一次出场由于重感冒的原因,唱歌破音,后面也因为其他问题,排名总不高。岁月不饶人,有人说他的嗓音变了,没有以前的细腻、张力;也有人说是因为他选的歌不是特别适合舞台表现,适合一个人仔细聆听。

无论如何张信哲真已经过气了,对此他也坦然接受。之前参加《开讲啦》有人问他:怎样看待自己被列入过气歌手的行列。他回答得云淡风轻,“当你了解了娱乐圈或者演艺圈的运作模式之后,你会发现,它其实是在追求新鲜感,或者新鲜感的人或作品。说实在的你如果说我过气,其实这个我还蛮接受的。”

如今记得他的也就70、80后的那一代人,当初的中学生,已经有一些成为当红的大明星,但是见到他就好像回到“迷妹”的时光,就像84年的佟丽娅同台哽咽,83年的吴昕见到他崩溃大哭一卷纸都不够擦泪,87年的黄龄,为了他追了3台综艺。在她们心中,张信哲永远是那个干净温暖的“情歌王子”。

热门动图

让佟丽娅一秒变迷妹的张信哲,当年究竟有多红?

5月14日,张信哲受邀参加电影《超时空同居》首映会,并为电影献唱主题曲。作为主演之一的佟丽娅,本想借此机会和偶像合唱,没想到献唱时一度哽咽。原因只是见到偶像太激动。张信哲这个年过半百的过气歌手能让身经百战的丫丫当场哽咽,究竟有怎样的魅力。

是否对你承诺了太多

还是我原本给的就不够

你始终有千万种理由

我一直都跟随你的感受

让你疯让你去放纵

以为你有天会感动

关于流言我装作无动于衷

1996年,饭店、理发店、商场放的都是张信哲的这首《过火》。那一年,佟丽娅还是个12岁的小姑娘,刚刚进入新疆艺术学院附中舞蹈系舞蹈表演专业学习

在千里之外的辽宁沈阳,一个叫吴昕的13岁东北小土妞,跟同学发誓要见到张信哲。

两年后,鞍山一个叫雷佳音的初中生在学校组了个乐队,用张信哲新专辑的名字给自己起名叫“到处留情”。

1999年,国产动画巨制《宝莲灯》上映,满大街响起张信哲唱的主题曲《爱就一个字》,“拨开天空的乌云,像蓝丝绒一样美丽”。上海市第二中学一个叫胡歌的高二男生,在电影中为少年沉香配音,只说了一个字“啊”,拿到了人生第一份配音报酬:50元。

1993年《爱如潮水》爆红,一直到世纪末。在此期间张信哲有多红,对80后的影响有多大,就像韩寒在书中写的一样:我的哥们曾总结说,哪里有女生的尖叫,哪里就有张信哲。

据说当年有个电台做活动,说谁的歌迷打电话到电台多,就邀请谁来做节目,这可能是最原始的投票方式,毫无疑问张信哲,轻轻松松地超过了张学友。

有次张信哲在上海做宣传,被几万歌迷堵在地下室出不去,即使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张信哲的粉丝仍然很疯狂。用一句话概括他当时的地位,他最红的时候,四大天王都要退避三舍。

张信哲1967年出身于台湾云林县西螺镇,父亲是牧师,他从小在唱诗班长大。因为这样,为张信哲清澈的嗓音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张信哲于1987年出道,直到1993年遇到李宗盛,推出《爱如潮水》一炮而红。从此这个干净的嗓音就成了苦恋情歌的代言:

《过火》“直到所有的梦已破碎,才看见你的眼泪和后悔;我是多想再给你机会,多想问你究竟爱谁;既然爱难分是非,就别逃避勇敢面对,给了他的心, 你是否能够要得回,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让你更寂寞,才会陷入感情漩涡;怎么忍心让你受折磨,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如果你想飞,伤痛我背”

《白月光》“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回来》“过去很熟悉,现在不懂你;想看你眼睛,你却给我背影;就像满天星,都跌进大海里;我被放逐的心,又要往哪里去”

《爱如潮水》“不问你为何流眼泪,不在乎你心里还有谁,且让我给你安慰,不论结局是喜是悲,走过千山万水,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么美,既然爱了就不后悔,再多的苦我也愿意背,我的爱如潮水,爱如潮水将我向你推”

《别怕我伤心》“我从来不敢给你任何诺言,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太年轻,你追求的是一种浪漫感觉,还是那不必负责任的热情;心中的话到现在才对你表明,不知道你是否会因此而清醒,让身在远方的我不必为你担心;一颗爱你的心,时时刻刻为你转不停,我的爱也曾经,深深温暖你的心灵,你和他之间 ,是否已经有了真感情,别隐瞒,对我说别怕我伤心”

《信仰》“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我爱你,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我不管心多伤,不管爱多慌,不管别人怎么想,爱是一种信仰,把我,带到你的身旁”

《太想爱你》“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念头,想要全面占领你的喜怒哀愁,你已征服了我却还不属於我,叫我如何不去猜测你在想什麽,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折磨,能否请你不要不要选择闪躲,只想爱你的我 太想爱你的我,难道只能在迷雾中猜你的轮廓”

也许太多的少年初次感受到自己的卑微和人生的无奈是始于爱情萌发的时刻,张信哲的歌十分细腻的传递出这种情绪,很容易引起少男少女们的共鸣,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他的歌有疗伤的作用。

就像知乎上某个网友评论的:张信哲的歌把自己的姿态降到这么低,又把自己的委屈过分地放大,往往不会拉来太多好感,但他是例外。他的好,在于声音太纯净,把委屈和低姿态都变成了一种献祭般的信仰,从而让爱情这个字眼在他的歌声中无端地高尚起来,乃至让人忽略了性别感,构造出一种属于他的独特和谐。

也正是因为这种低姿态,有些少男讨厌他,就像天涯上网友评论的,“张信哲的歌,丢光了男人的脸”;更多的少女对他又爱又恨,正如另一个网友回复的,“他影响了我的爱情观,我一直觉得女人在男人面前都那么拽的!男人都是凌晨时分跪在女人床前讨饶的!恨他,给我们编织这虚幻的公主梦。”

也许这样的公主梦也曾属于佟丽娅,她在遇到陈思诚之后也曾有过一段秀恩爱的时光,梦醒时分,丫丫选择了原谅,不知道做出这样艰难决定的时刻,她是否对“怎麽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 ”那种低微到尘埃中还要坚持付出的爱情有了更深的体会。

《爱如潮水》、《过火》、《太想爱你》、《爱就一个字》这些传唱度极高的歌曲,让张信哲红遍大江南北。但他的璀璨却如流星转瞬即逝。新世纪开始,张信哲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这一走就是10多年,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已经是2016年《我是歌手》的舞台。作为候补歌手,第一次出场由于重感冒的原因,唱歌破音,后面也因为其他问题,排名总不高。岁月不饶人,有人说他的嗓音变了,没有以前的细腻、张力;也有人说是因为他选的歌不是特别适合舞台表现,适合一个人仔细聆听。

无论如何张信哲真已经过气了,对此他也坦然接受。之前参加《开讲啦》有人问他:怎样看待自己被列入过气歌手的行列。他回答得云淡风轻,“当你了解了娱乐圈或者演艺圈的运作模式之后,你会发现,它其实是在追求新鲜感,或者新鲜感的人或作品。说实在的你如果说我过气,其实这个我还蛮接受的。”

如今记得他的也就70、80后的那一代人,当初的中学生,已经有一些成为当红的大明星,但是见到他就好像回到“迷妹”的时光,就像84年的佟丽娅同台哽咽,83年的吴昕见到他崩溃大哭一卷纸都不够擦泪,87年的黄龄,为了他追了3台综艺。在她们心中,张信哲永远是那个干净温暖的“情歌王子”。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