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变首富,成功女人的背后也可以没有男人!

17岁嫁人,一心只想相夫教子;18岁却遭遇公公遇难,丈夫去世;这个弱女子只能临危受命,挺身而出捍卫家族的产业;面对掌柜们侵吞资产、家族内部的明争暗斗,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绵羊”却手段非凡,以过人的智慧成功化解了家族商业危机,还把生意越做越大,全国拥有108家企业,自己也成为了清末女首富!这个成功女人就是周莹。

1869年,周莹出生于陕西三原县,父亲周海潮是当时有名的富商,周莹出生后不久,父亲就给她定下了“娃娃亲”,对象是泾阳县吴家之子吴聘。说起这个吴家,在当时也是非常了不起。吴聘的父亲吴蔚文在朝廷任职,也是著名的盐商,承办江苏、安徽、江西的盐业,是与胡雪岩同一时代的红顶商人。可以说,周、吴两家可谓门当户对,私交也一直不错,结为姻亲可谓理所当然。

然而,吴家一直向周家隐瞒了一件事情:吴聘从小就身患肺结核,这在当时可是不治之症。本来周、吴两家商定,等到周莹18岁时两家就成亲,可等到周莹17岁,吴家就主动提出要成亲,理由是“孩子都大了,不用再等了”。但实情却是,吴家少爷吴聘已经病入膏肓,吴家想通过成亲“红鸾照命”来冲散“白虎凶星”,使吴聘的病情好转。但周莹哪知道这些,嫁入了吴家之后才发现,家人口中说的“门当户对的富商之子”,竟然是一个病秧子。甚至有一个说法是,吴聘当时已经病得卧床不起了,吴家便荒唐地找了只公鸡,披红挂彩地和周莹拜了堂。

但吴聘虽然病重,为人却正气凛然,虽然奉父母之命成婚,却不愿意耽误周莹:“我活在世上18年,喝了15年苦汤。我自知命在踏薄冰踩浮萍,若小姐不愿与吴聘结为秦晋,我愿打开后花园门送小姐回孟店村逃婚。”周莹虽然又惊又怒,但是作为大家闺秀,她还是很快冷静下来:“我今日既和相公拜了天地入了洞房,我周莹就是你吴聘的结发妻。今日大喜,望相公能以万利之语戒心猿意马,与我周莹同挽命运之车。”

两人就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一年时间,公公就因意外遇难,丈夫遭受打击病逝。没了主心骨,吴家也逐渐家道中落。因为吴家并无男丁子嗣,年仅18岁的周莹,只能接过公公和丈夫留下的账本、钥匙,成为吴家的唯一继承人。当时正是清朝末年,太平天国运动、英法联军侵华。这样动荡的年代,做生意已经很不易,更别说一个女人抛头露面在商界打拼,这需要非常大的勇气。但是,周莹却毅然决然地担起了这份责任,凭借着自己过人的商业天赋,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

周莹任用贤能,多谋善断。在她的努力下,吴家重新拾起盐商生意,商铺遍及全国,另在全国设立了7个总号;不仅如此,周莹还将生意扩充到了蚕丝、棉花、棉布、药材、茶叶等方面,涉及面非常之广。在整合资源上,她向种植棉花的农民提前签约订购,在南方包桑园、提前订购生丝,保证货源的充足和收购价格的稳定;在制度改革上,周莹让手下掌柜伙计参股,进行资金扩充,实行“阳俸阴俸”,且伙计们的家人也可以在吴家工作。这里的“阳俸制”是指给对东家有过贡献,因年老或生病无法工作的职工,照常发薪直至身亡,类似于现代企业的员工病退及退休养老制度。“阴俸制”是指职工去世后,按其工龄长短发钱给其家属,类似于现代的企业抚恤金制度一名成功的商人,要在自己的经营中永立不败之地,信誉的好坏,决定了成败。周莹一生对信誉的投资,帮助她建造起了一座庞大的“商业帝国“。


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慈禧出逃到西安避难,周莹向太后提供了10万两白银,慈禧亲手题写“护国夫人”牌匾,并收她为义女,从此母女相称,对于一个寻常人家的女人,这种殊荣是绝无仅有的。在《辛丑条约》签订后,她又向太后进贡白银,同赴国难。慈禧感于她的义举,封她为“一品诰命夫人”。


不仅如此,由于战乱和天灾,关中地区涌现出饥民大潮。周莹决定开仓放粮,设置粥厂,赈济灾民。她在关中受灾地方开设粥厂,让泾阳、淳化、三原、蒲城等米粮店开仓放粮,将粮食分给周边穷苦人家。与此同时,周莹还兴水利,办教育,建文庙、助军饷,这一件件义事,使她成为关中地区远近闻名的“女商人”。正因为周莹不仅在国家危难关头慷慨解囊,对乡里更是乐善好施,她才在社会、商界和平民百姓中赢得了无与伦比的人气和名声。也许,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也可以没有男人!



热门动图

寡妇变首富,成功女人的背后也可以没有男人!

17岁嫁人,一心只想相夫教子;18岁却遭遇公公遇难,丈夫去世;这个弱女子只能临危受命,挺身而出捍卫家族的产业;面对掌柜们侵吞资产、家族内部的明争暗斗,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绵羊”却手段非凡,以过人的智慧成功化解了家族商业危机,还把生意越做越大,全国拥有108家企业,自己也成为了清末女首富!这个成功女人就是周莹。

1869年,周莹出生于陕西三原县,父亲周海潮是当时有名的富商,周莹出生后不久,父亲就给她定下了“娃娃亲”,对象是泾阳县吴家之子吴聘。说起这个吴家,在当时也是非常了不起。吴聘的父亲吴蔚文在朝廷任职,也是著名的盐商,承办江苏、安徽、江西的盐业,是与胡雪岩同一时代的红顶商人。可以说,周、吴两家可谓门当户对,私交也一直不错,结为姻亲可谓理所当然。

然而,吴家一直向周家隐瞒了一件事情:吴聘从小就身患肺结核,这在当时可是不治之症。本来周、吴两家商定,等到周莹18岁时两家就成亲,可等到周莹17岁,吴家就主动提出要成亲,理由是“孩子都大了,不用再等了”。但实情却是,吴家少爷吴聘已经病入膏肓,吴家想通过成亲“红鸾照命”来冲散“白虎凶星”,使吴聘的病情好转。但周莹哪知道这些,嫁入了吴家之后才发现,家人口中说的“门当户对的富商之子”,竟然是一个病秧子。甚至有一个说法是,吴聘当时已经病得卧床不起了,吴家便荒唐地找了只公鸡,披红挂彩地和周莹拜了堂。

但吴聘虽然病重,为人却正气凛然,虽然奉父母之命成婚,却不愿意耽误周莹:“我活在世上18年,喝了15年苦汤。我自知命在踏薄冰踩浮萍,若小姐不愿与吴聘结为秦晋,我愿打开后花园门送小姐回孟店村逃婚。”周莹虽然又惊又怒,但是作为大家闺秀,她还是很快冷静下来:“我今日既和相公拜了天地入了洞房,我周莹就是你吴聘的结发妻。今日大喜,望相公能以万利之语戒心猿意马,与我周莹同挽命运之车。”

两人就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一年时间,公公就因意外遇难,丈夫遭受打击病逝。没了主心骨,吴家也逐渐家道中落。因为吴家并无男丁子嗣,年仅18岁的周莹,只能接过公公和丈夫留下的账本、钥匙,成为吴家的唯一继承人。当时正是清朝末年,太平天国运动、英法联军侵华。这样动荡的年代,做生意已经很不易,更别说一个女人抛头露面在商界打拼,这需要非常大的勇气。但是,周莹却毅然决然地担起了这份责任,凭借着自己过人的商业天赋,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

周莹任用贤能,多谋善断。在她的努力下,吴家重新拾起盐商生意,商铺遍及全国,另在全国设立了7个总号;不仅如此,周莹还将生意扩充到了蚕丝、棉花、棉布、药材、茶叶等方面,涉及面非常之广。在整合资源上,她向种植棉花的农民提前签约订购,在南方包桑园、提前订购生丝,保证货源的充足和收购价格的稳定;在制度改革上,周莹让手下掌柜伙计参股,进行资金扩充,实行“阳俸阴俸”,且伙计们的家人也可以在吴家工作。这里的“阳俸制”是指给对东家有过贡献,因年老或生病无法工作的职工,照常发薪直至身亡,类似于现代企业的员工病退及退休养老制度。“阴俸制”是指职工去世后,按其工龄长短发钱给其家属,类似于现代的企业抚恤金制度一名成功的商人,要在自己的经营中永立不败之地,信誉的好坏,决定了成败。周莹一生对信誉的投资,帮助她建造起了一座庞大的“商业帝国“。


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慈禧出逃到西安避难,周莹向太后提供了10万两白银,慈禧亲手题写“护国夫人”牌匾,并收她为义女,从此母女相称,对于一个寻常人家的女人,这种殊荣是绝无仅有的。在《辛丑条约》签订后,她又向太后进贡白银,同赴国难。慈禧感于她的义举,封她为“一品诰命夫人”。


不仅如此,由于战乱和天灾,关中地区涌现出饥民大潮。周莹决定开仓放粮,设置粥厂,赈济灾民。她在关中受灾地方开设粥厂,让泾阳、淳化、三原、蒲城等米粮店开仓放粮,将粮食分给周边穷苦人家。与此同时,周莹还兴水利,办教育,建文庙、助军饷,这一件件义事,使她成为关中地区远近闻名的“女商人”。正因为周莹不仅在国家危难关头慷慨解囊,对乡里更是乐善好施,她才在社会、商界和平民百姓中赢得了无与伦比的人气和名声。也许,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也可以没有男人!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