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油当水喝,农药当饭吃,这个农妇把毒物当毒品吸

都知道吸毒会上瘾,毒品是一种神经类药物,长期服用会使人精神混乱。但就有这么一位农妇,她不吸毒,却实打实的吃起了有毒化学品,而且以此为乐甚至产生依赖。并且至今仍活的不错。

大庆市红岗区杏树岗镇中内泡村的程树梅有一个怪毛病。30年前,喜欢吃特殊气味的东西。她先是食用汽油、柴油,后来觉得不过瘾,1995年竟然吃起了有毒的农药“666粉”。现在她不但上了“瘾”,而且“瘾”越来越大,每年食用有毒农药百余斤。

  程树梅从小就喜欢闻刺鼻的气味,在生产队的时候,给白菜打药,都没有人愿意去,她却抢着干,为的就是能问一问农药的气味。路上有机动车经过,她也会快走两步,多闻闻汽油的气味。时间长了,觉得“不过瘾”,大约在30年前,她趁家人不注意,就忍不住试着尝了一小口汽油,不但没啥事儿,还觉得挺好喝。

  这一喝就“刹不住车了”,毕竟那个年代,汽油是挺贵的东西。后来她为了图省钱,还喝过柴油。大约在16年前,她偷偷尝了一口“666粉”,感觉农药“666粉”是她吃过最好的东西,但是她害怕被毒死,又怕家里人看到害怕,就自己走到地里,直到半夜,她感觉自己没什么事儿,才回到家里。

  2009年,程树梅到亲属家饭店打工,亲属不让她把“666粉”带到饭店里,她就没带。在饭店打工十几天,她感到浑身没劲儿,走路像没有脚后跟似的,竟晕过去了。在医院测血压,高压仅有50,程树梅赶紧吃“666粉”,3天后再测血压,高压就110,恢复正常了,浑身也有力气了。

每年秋收的时候,程树梅每天早上不到4时许就到地里干活,不吃“666粉”干不动活、浑身疼、没劲儿、难受。吃上了“666粉”,身上有劲儿,哪也不疼了。现在,靠着吃“666粉”,她才能再坚持剥十几天的苞米,秋收的活儿就完了。

据医生介绍,程树梅有食用“666粉”的嗜好,与她童年、成长、婚姻的经历有关,正常人是不会服用“666粉”的,她的背后有压力的根源,是心理压力导致的心理障碍。在她第一次食用“666粉”时,神经系统产生一种条件反射,是快乐的条件反射,加之没有人指导、纠正她的行为,久而久之,嗜好便形成了。

汽油当水喝,农药当饭吃,这个农妇把毒物当毒品吸

都知道吸毒会上瘾,毒品是一种神经类药物,长期服用会使人精神混乱。但就有这么一位农妇,她不吸毒,却实打实的吃起了有毒化学品,而且以此为乐甚至产生依赖。并且至今仍活的不错。

大庆市红岗区杏树岗镇中内泡村的程树梅有一个怪毛病。30年前,喜欢吃特殊气味的东西。她先是食用汽油、柴油,后来觉得不过瘾,1995年竟然吃起了有毒的农药“666粉”。现在她不但上了“瘾”,而且“瘾”越来越大,每年食用有毒农药百余斤。

  程树梅从小就喜欢闻刺鼻的气味,在生产队的时候,给白菜打药,都没有人愿意去,她却抢着干,为的就是能问一问农药的气味。路上有机动车经过,她也会快走两步,多闻闻汽油的气味。时间长了,觉得“不过瘾”,大约在30年前,她趁家人不注意,就忍不住试着尝了一小口汽油,不但没啥事儿,还觉得挺好喝。

  这一喝就“刹不住车了”,毕竟那个年代,汽油是挺贵的东西。后来她为了图省钱,还喝过柴油。大约在16年前,她偷偷尝了一口“666粉”,感觉农药“666粉”是她吃过最好的东西,但是她害怕被毒死,又怕家里人看到害怕,就自己走到地里,直到半夜,她感觉自己没什么事儿,才回到家里。

  2009年,程树梅到亲属家饭店打工,亲属不让她把“666粉”带到饭店里,她就没带。在饭店打工十几天,她感到浑身没劲儿,走路像没有脚后跟似的,竟晕过去了。在医院测血压,高压仅有50,程树梅赶紧吃“666粉”,3天后再测血压,高压就110,恢复正常了,浑身也有力气了。

每年秋收的时候,程树梅每天早上不到4时许就到地里干活,不吃“666粉”干不动活、浑身疼、没劲儿、难受。吃上了“666粉”,身上有劲儿,哪也不疼了。现在,靠着吃“666粉”,她才能再坚持剥十几天的苞米,秋收的活儿就完了。

据医生介绍,程树梅有食用“666粉”的嗜好,与她童年、成长、婚姻的经历有关,正常人是不会服用“666粉”的,她的背后有压力的根源,是心理压力导致的心理障碍。在她第一次食用“666粉”时,神经系统产生一种条件反射,是快乐的条件反射,加之没有人指导、纠正她的行为,久而久之,嗜好便形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