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凯文·史派西镜头被剪到《驱张鹏书》,中国开始对性骚扰说不

上周五《邪不压正》上映,在其预告里有过的姜文镜头在正片里没出现,反倒出现在网友曝光的《邪不压正》非公映版片段里。这是姜文和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的对手戏,近两分钟的戏全剪了,这是跟史派西2017年的性丑闻有关?

在《邪不压正》的泄露片段中,被朱潜龙(廖凡)拔光牙齿的姜文正在接受一位美国医生的治疗,而这位医生就是凯文·史派西。

两人不但讨论了蓝青峰的“十五年”计划,还决定合伙开办一所间谍学校。片段中的结尾是姜文满嘴是血说了一声“do”,这个镜头曾在《邪不压正》的第一支预告片中有所曝光。

按剧情这片段应该属于正片的结尾或彩蛋,但在公映版里姜文治牙齿的片段只是简单带过,影片就这样接近了尾声。

据称公映版的开头凯文·史派西还扮演了“美国老师”给李天然(彭于晏)下命令,让其回国报仇,还包括告知暗号等。这场与彭于晏的对手戏,在公映版里并非史派西的脸,似乎经过了换人或换脸补拍。除此之外,影片公开资料上的演员名单也没有史派西的名字。

目前片方并未给出解释为何史派西客串《邪不压正》,却被剪得“片甲不留”。

在史派西2017年曝出性丑闻之前,《邪不压正》已于2017年6月杀青,让人怀疑这是与史派西的性丑闻有关。

凯文·史派西是一位著名的“黑色”演员,尤其擅长饰演各种阴险狡诈的反派人物。他曾两次获得奥斯卡奖,一次是凭《非常嫌疑犯》获得最佳男配,另一次是凭《美国丽人》获得影帝。

2013年他主演政治题材剧《纸牌屋》并担任执行制片,其主演《纸牌屋》已有五季。2015年还凭此剧获第72届金球奖剧情类最佳男主角。

这样一个被《时代周刊》评为90年代后最优秀男演员的他,在2017年屡屡曝出31年演艺生涯里的大丑闻。

出演过《星际迷航:发现号》的安东尼·拉普在与BuzzFeed News做的访谈中,首次揭露史派西曾于30多年前对自己进行了性骚扰。

1986年,14岁的安东尼和当时26岁的史派西因同在百老汇演出而相识,安东尼受邀参加了史派西在家举办的派对。作为派对中唯一一个未成年人,安东尼不认识除史派西以外的其他人,索性他就闲逛到卧室看起了电视。直到深夜史派西出现在卧室门口,他才意识到派对的人都走了,已经很晚要回家了。

就在这时,醉醺醺的史派西一把抱起安东尼,当时14岁的安东尼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也没有挣扎。可随后一系列性挑逗举动让安东尼感觉到,他想用性方式来对自己做些什么,安东尼拼命挣脱,跑进了浴室关紧门,看到水池旁边的柜子上放着一张照片:史派西搂着另一个男人,当时安东尼猜想他应该是同性恋。

随后安东尼出浴室想立刻回家,史派西跟着他到前门,靠在门框上问他“你确定你想回去了吗?”拉普回道“是的”,然后离开了。

46岁的安东尼在回忆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时,仍带有非常沉重和愤怒的叹气,他表示当时完全吓呆了。安东尼虽觉得很幸运并没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但还是十分难以置信,无法想象任何一个自己认识的人,会对14岁的男孩做出那种举动。

事发之后,安东尼没有去找史派西讨论这件事,甚至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知道这件事,14岁的他怕自己的性取向遭到更深层次的讨论。

时至今日,他表示现在看见史派西胃里依然会一阵收缩,仍不能从这件事里抽离出来。

58岁的史派西随即在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发表声明,称非常尊重安东尼,“我其实真的不记得那件事了,他说的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但如果那是真的,我欠他一个最诚挚的道歉,那是非常不正当的酒醉行为。我为他描述的纠缠了他多年的感受而非常抱歉。”

之后他表示,这件事使他勇于面对自己,他宣布出柜。

这份声明引起了各方的激烈反响。人们并没有因为他的“道歉”而谅解,反而态度几乎一致的不接受,认为这样的出柜声明是想转移对他性骚扰指控的焦点。

安东尼也发推文回应此声明,“我借助那些勇敢发声的男性、女性的力量说出自己的故事,试图点亮那星星之火,让这个世界发生改变,就像他们激励我的那样。”并表示自己想说的一切都在Buzzfeed那篇文章中了,不会再进行补充说明。

史派西的道歉声明发表才过3天,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1月2日报道,8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剧组工作人员指控史派西性行为不检点,这8人曾经或如今在《纸牌屋》剧组工作。

据路透社报道,墨西哥籍男演员罗伯托·卡瓦佐斯也对史派西提出性骚扰指控,两人曾在伦敦一家戏剧院共事。

另外奥斯卡影帝理查德·德莱福斯的儿子哈里时隔9年,也站出来指控史派西性骚扰。

哈里透露,2008年18岁的他和父亲前往伦敦某寓所,准备彩排话剧,3人一同在房间内练台词,不料史派西就当着理查德的面,伸手抚摸他的大腿,尽管哈里起身远离过两次,但对方从未放弃抚摸,甚至还伸手顺着大腿滑入胯下,一瞬间惊吓不已、停止动作,哈里尝试用眼神警告史派西,但是依旧无动于衷。

理查德当时沉浸在剧本中没注意到,而哈里一开始也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父亲,他尝试将这件事“正常化”,时常轻描淡写地当做笑话讲给别人听,但别人也并不发笑。并且事发四五年后哈里才告诉父亲,还花费了一晚上的时间向他确保这不是一件“大事”,他害怕父亲会公开回应让自己感到窘迫。

在他步入大学、在纽约戏剧界谈论此事时,别人经常回复“我知道那个人,也遇到过(性侵犯)这类事。”他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不是笑话。

2017年,Metoo(美国反性骚扰运动)兴起,他意识到在将自身经历“极力淡化”的这些年里,自己变得麻木。这种现象需要终止,这不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哈里就算顶着有可能影响职业生涯的风险,也站出来发声了。

迄今为止,包括安东尼、哈里在内的11个人,以相同模式出面指控:史派西是个性掠夺者。受该事件影响,史派西主演的《纸牌屋》第6季暂停制作,该剧制作方之一美国视频点播公司Netflix称只要有史派西参演,Netflix就不会参与《纸牌屋》的制作。

除《纸牌屋》,史派西参演的电影也受到影响。Netflix决定不再上映史派西主演的传记电影《戈尔》。

安东尼的突然指控、哈里的顿悟都是源于那场轰动的Metoo运动的激励。这场由女星艾丽莎·米兰诺等人针对美国金牌制作人哈维·温斯坦性侵多名女星丑闻发起的运动,揭开了娱乐圈最“恶臭”的一面。

温斯坦其人或许大家不太了解,他制作的电影你一定有所耳闻:《天堂电影院》、《心灵捕手》、《低俗小说》、《芝加哥》,他参与过制作和发行的电影里,已经拿过累计300多项奥斯卡提名,最终捧回了70多座小金人。

可以说,几乎每个叫得上名的好莱坞明星都有过电影经由他制片或推广或运作。但正是这种威望和地位,他假借“试镜”“会议”为由,“邀请”她们来到他下榻的酒店。

2017年10月5日,温斯坦对好莱坞众多女星长达30年的性侵史,登上世界各大媒体头版头条。

丑闻的导火索是内部员工举报,温斯坦公司多名现任和前任员工在公司受到了温斯坦的性侵犯。

这些受害者年龄在20到40多岁之间,基本都是参与过温斯坦电影的女演员和公司的女性员工。性侵犯涉案时间横跨30年,虽然来自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但受害经历大同小异。

拿受害者当中最有名的,获得过艾美奖的女星艾什莉·贾德的经历为例。她表示温斯坦在20年前洛杉矶比弗利山的酒店对她进行了性骚扰。

她被邀请来酒店吃饭,但是当她到了酒店,却被要求去温斯坦的套房。温斯坦提出给他做按摩、参观他洗澡等荒唐要求,都被艾什莉拒绝了,面对温斯坦无休止的纠缠,她轻装镇定:“如果你想碰我,那么你得先让我获个奥斯卡才可以。”随后逃离了房间。

温斯坦在未揭露性丑闻前的这么多年里,身边一直伴随着有关性侵犯的传言,这在影视圈内外都是心照不宣的公开秘密。许多媒体都曾试图挖掘并报道此事,但都因为很少人愿意说出自己的经历,缺少新闻发表所需的支持证据而夭折。

与此同时,温斯坦通过与当事人签署保密协议、提供赔偿,并借用法律条款来威胁、压制当事人的控诉。据统计,温斯坦前后一共跟8个女明星达成了私下和解协议,并对她们作出了不同赔偿。

其中就有《惊声尖叫》女星罗丝·麦高恩,她在圣丹斯电影节时受到温斯坦的性骚扰,并在1997年和温斯坦达成了私下和解协议,获得了10万美金的赔偿。

除此之外,在10月10日《纽约客》的跟进报道中,遭受史派西性骚扰或性侵的已有13名女性,其中3人称自己遭强奸。

当天报道后,又有一些女演员站了出来,披露温斯坦的性骚扰行为,其中有《权力的游戏》瑟曦的扮演者琳娜·海蒂,她在推文中说,自己两度拒绝哈维·温斯坦,甚至在第二次拒绝后遭到了暴力的对待,她当时就吓得哭了起来。

在温斯坦丑闻被曝出后,好莱坞一线大腕集体沉默。但是后来发起的Metoo运动,让越来越多人借由这场运动发声反抗,成为了勇敢的“打破沉默者”,说出自己的受害经历,也得到了更多的社会关注。

2017年10月15日,女星艾丽莎·米兰诺在推特上转发,并附上文字:“如果你曾受到性侵犯或性骚扰,请用‘我也是(MeToo)’来回复这条推文。”

出乎意料的,米兰诺得到了成千上百的回复,参与声援的明星有Lady Gaga、安娜·帕奎因、黛博拉·梅辛等,将这场运动推向了狂潮。

MeToo一夜之间成了反性骚扰的标签,在美国掀起了一场社会运动,曾经沉默的受害者纷纷站出来公开指控加害者,女权主义的革命之火燃遍了全美。

这里有一个直接受到MeToo运动冲击的案例。喜剧演员比尔·科斯比于2004年在费城住宅中猥亵了一名女性而被起诉,而他一直坚称这些性行为都是双方自愿发生的。而2017年也陆续有女性指控他性侵犯,他也拒绝响应。

康斯坦德是被科斯比性骚扰的50名女性之一,也是唯一一个把科斯比告上犯罪法庭的人。

2017年6月,科斯比接受了第一次审判,但因为有罪和无罪的陪审员人数一致,最后法官决定在2018年再进行复审。

这一次复审因为Metoo运动,庭审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换了新的法官和陪审团,并将出庭作证的其他受害者人数限制从1人提升到了5人。

2018年4月,法院判决科斯比猥亵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数十年的刑期。

在2017年10月到12月短短两个月期间,MeToo运动促成了直接且令人震惊的结果:几乎每天都有首席执行官被解雇(英特尔的首席执行官Brian Krzanich、永利集团的首席执行官Steve Wynn等)、大佬应声倒下(美国福克斯新闻董事长罗杰·埃尔斯、Guess的联合创始人Paul Marciano等)、偶像声名扫地(影星比尔·科斯比等)。

MeToo 运动的影响日渐扩大,在欧洲的德国、法国,亚洲的日韩,都有女性受到鼓励而站出来揭露真相,并成功获得舆论关注。但与此同时,狂飙突进的“革命”也引发了一些不同意见。

法国著名演员、“电影女皇”凯瑟琳·德纳芙为首的约100名以法国为主的欧洲女性艺术家、医生、记者、性专家等在《法国世界报》签署公开信,批判好莱坞MeToo 运动矫枉过正。

公开信说,“强奸是犯罪,但坚持或笨拙地勾引某人不是犯罪。”签署者称她们坚持捍卫男性“调情的自由”。

类似的观点也出现在好莱坞内部。2018年5月,CNN发布的报道震惊了好莱坞:8名女性指出被摩根·弗里曼性骚扰。有16人称弗里曼有性骚扰行为,其中8名女性表示她们曾被弗里曼骚扰,另外8人称目击了他的类似行为。这些指控包括弗里曼会掀她们的裙子、当面发表有性意味的言论、用手抚摸她们的背部或肩膀等。指控的8名女性都说当时没有上报他的行为,因为担心丢工作。

弗里曼对这些指控感到震惊,他表示“一篇报道把他80年的人生全毁了”,他说,不该把“可怕的性侵事件”与“错位的赞美或幽默”同等看待。

马特达蒙也针对此类事件发表看法:“简单的拍人屁股和强奸、猥亵小孩那种行为是不同的。”

这样的表态无疑让MeToo运动的参与者和支持者十分不满。达蒙的前女友明妮·德瑞弗就在推特上针锋相对地回应:“天啊,男人们居然还对他们对女性的不当行为、性骚扰、强奸等有这么多意见,真是有趣啊。这反映了他们根本愚昧之极。”

德瑞弗得出结论,“我们必须要站起来开口,因为男人根本不知道每天受骚扰的感受”。

MeToo运动发起人米兰诺也立刻给予了声援,她强调,有些男性对性骚扰表现冷漠,原因只是女性已经被禁声太久了。

除了“什么行为才算性骚扰”出现不同意见,还有一个争议是,有种担忧指出,揭露真相的运动会不会失控。

一个适宜的例子是福克斯新闻著名主持人比尔·奥雷利。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美籍非裔女性声称,奥雷利在公共场所多次暧昧地称她为“热巧克力”。

这个既无人证也无物证的宣称引发了对奥雷利及福克斯新闻的声讨。很快,奥雷利被迫离职,但他坚持自己无辜,并发声明表示痛心,因为“毫无根据的指控就让他不得不与公司分道扬镳”。

这类的案例据称在美国已经出现了几十起。有学者提出,关于性骚扰的控诉,有时候因为只有一种声音单方面迅速传播,受指控者没有机会为自己辩护,这是不符合法治精神的。

尽管有以上的一些杂音,MeToo运动的正面意义仍然不可估量。就连以胆怯、沉默和隐忍闻名的中国女性,也开始了积极的响应。

2018年的第一天,美国硅谷华裔女学者罗茜茜在网上实名举报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陈小武,称12年前自己在北航读博期间,曾被副导师陈小武性骚扰,而且听说其至今仍在骚扰自己的师妹们。

数日后,北航公告称,调查属实,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

罗茜茜的行为被媒体形容为“中国版MeToo”,不同的是,反性骚扰的主要阵地从娱乐圈转移到高校,这或许与中国高校的特殊环境有关。

继陈小武之后,最近又发生了中山大学的张鹏事件。2018年7月8日,一篇《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刷屏,文中,五名女性向中山大学校纪委实名举报本校教授张鹏从2011年至2017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及女教师。

文章得到了大量的转发,随之出现的是一份倡议《驱张鹏书》,发起人呼吁网友联合起来向中山大学施压。

巨大的舆论压力下,7月11日,中大宣布停止张鹏任教资格,报请取消其青年长江学者称号。

以上被视为中国高校反性骚扰来之不易的两场胜利,但揭露出来的仍只是冰山一角,在受害者中因种种现实考量而选择沉默的,仍然是大多数。

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MeToo运动带来的女性(甚至包括男性受害者)权利觉醒,其意义是深远而长久的。当第一时间勇敢发声抗议的受害者越来越多,社会上像凯文·史派西、陈小武那样的胆大之徒就会越来越少。


从凯文·史派西镜头被剪到《驱张鹏书》,中国开始对性骚扰说不

上周五《邪不压正》上映,在其预告里有过的姜文镜头在正片里没出现,反倒出现在网友曝光的《邪不压正》非公映版片段里。这是姜文和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的对手戏,近两分钟的戏全剪了,这是跟史派西2017年的性丑闻有关?

在《邪不压正》的泄露片段中,被朱潜龙(廖凡)拔光牙齿的姜文正在接受一位美国医生的治疗,而这位医生就是凯文·史派西。

两人不但讨论了蓝青峰的“十五年”计划,还决定合伙开办一所间谍学校。片段中的结尾是姜文满嘴是血说了一声“do”,这个镜头曾在《邪不压正》的第一支预告片中有所曝光。

按剧情这片段应该属于正片的结尾或彩蛋,但在公映版里姜文治牙齿的片段只是简单带过,影片就这样接近了尾声。

据称公映版的开头凯文·史派西还扮演了“美国老师”给李天然(彭于晏)下命令,让其回国报仇,还包括告知暗号等。这场与彭于晏的对手戏,在公映版里并非史派西的脸,似乎经过了换人或换脸补拍。除此之外,影片公开资料上的演员名单也没有史派西的名字。

目前片方并未给出解释为何史派西客串《邪不压正》,却被剪得“片甲不留”。

在史派西2017年曝出性丑闻之前,《邪不压正》已于2017年6月杀青,让人怀疑这是与史派西的性丑闻有关。

凯文·史派西是一位著名的“黑色”演员,尤其擅长饰演各种阴险狡诈的反派人物。他曾两次获得奥斯卡奖,一次是凭《非常嫌疑犯》获得最佳男配,另一次是凭《美国丽人》获得影帝。

2013年他主演政治题材剧《纸牌屋》并担任执行制片,其主演《纸牌屋》已有五季。2015年还凭此剧获第72届金球奖剧情类最佳男主角。

这样一个被《时代周刊》评为90年代后最优秀男演员的他,在2017年屡屡曝出31年演艺生涯里的大丑闻。

出演过《星际迷航:发现号》的安东尼·拉普在与BuzzFeed News做的访谈中,首次揭露史派西曾于30多年前对自己进行了性骚扰。

1986年,14岁的安东尼和当时26岁的史派西因同在百老汇演出而相识,安东尼受邀参加了史派西在家举办的派对。作为派对中唯一一个未成年人,安东尼不认识除史派西以外的其他人,索性他就闲逛到卧室看起了电视。直到深夜史派西出现在卧室门口,他才意识到派对的人都走了,已经很晚要回家了。

就在这时,醉醺醺的史派西一把抱起安东尼,当时14岁的安东尼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也没有挣扎。可随后一系列性挑逗举动让安东尼感觉到,他想用性方式来对自己做些什么,安东尼拼命挣脱,跑进了浴室关紧门,看到水池旁边的柜子上放着一张照片:史派西搂着另一个男人,当时安东尼猜想他应该是同性恋。

随后安东尼出浴室想立刻回家,史派西跟着他到前门,靠在门框上问他“你确定你想回去了吗?”拉普回道“是的”,然后离开了。

46岁的安东尼在回忆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时,仍带有非常沉重和愤怒的叹气,他表示当时完全吓呆了。安东尼虽觉得很幸运并没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但还是十分难以置信,无法想象任何一个自己认识的人,会对14岁的男孩做出那种举动。

事发之后,安东尼没有去找史派西讨论这件事,甚至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知道这件事,14岁的他怕自己的性取向遭到更深层次的讨论。

时至今日,他表示现在看见史派西胃里依然会一阵收缩,仍不能从这件事里抽离出来。

58岁的史派西随即在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发表声明,称非常尊重安东尼,“我其实真的不记得那件事了,他说的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但如果那是真的,我欠他一个最诚挚的道歉,那是非常不正当的酒醉行为。我为他描述的纠缠了他多年的感受而非常抱歉。”

之后他表示,这件事使他勇于面对自己,他宣布出柜。

这份声明引起了各方的激烈反响。人们并没有因为他的“道歉”而谅解,反而态度几乎一致的不接受,认为这样的出柜声明是想转移对他性骚扰指控的焦点。

安东尼也发推文回应此声明,“我借助那些勇敢发声的男性、女性的力量说出自己的故事,试图点亮那星星之火,让这个世界发生改变,就像他们激励我的那样。”并表示自己想说的一切都在Buzzfeed那篇文章中了,不会再进行补充说明。

史派西的道歉声明发表才过3天,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1月2日报道,8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剧组工作人员指控史派西性行为不检点,这8人曾经或如今在《纸牌屋》剧组工作。

据路透社报道,墨西哥籍男演员罗伯托·卡瓦佐斯也对史派西提出性骚扰指控,两人曾在伦敦一家戏剧院共事。

另外奥斯卡影帝理查德·德莱福斯的儿子哈里时隔9年,也站出来指控史派西性骚扰。

哈里透露,2008年18岁的他和父亲前往伦敦某寓所,准备彩排话剧,3人一同在房间内练台词,不料史派西就当着理查德的面,伸手抚摸他的大腿,尽管哈里起身远离过两次,但对方从未放弃抚摸,甚至还伸手顺着大腿滑入胯下,一瞬间惊吓不已、停止动作,哈里尝试用眼神警告史派西,但是依旧无动于衷。

理查德当时沉浸在剧本中没注意到,而哈里一开始也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父亲,他尝试将这件事“正常化”,时常轻描淡写地当做笑话讲给别人听,但别人也并不发笑。并且事发四五年后哈里才告诉父亲,还花费了一晚上的时间向他确保这不是一件“大事”,他害怕父亲会公开回应让自己感到窘迫。

在他步入大学、在纽约戏剧界谈论此事时,别人经常回复“我知道那个人,也遇到过(性侵犯)这类事。”他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不是笑话。

2017年,Metoo(美国反性骚扰运动)兴起,他意识到在将自身经历“极力淡化”的这些年里,自己变得麻木。这种现象需要终止,这不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哈里就算顶着有可能影响职业生涯的风险,也站出来发声了。

迄今为止,包括安东尼、哈里在内的11个人,以相同模式出面指控:史派西是个性掠夺者。受该事件影响,史派西主演的《纸牌屋》第6季暂停制作,该剧制作方之一美国视频点播公司Netflix称只要有史派西参演,Netflix就不会参与《纸牌屋》的制作。

除《纸牌屋》,史派西参演的电影也受到影响。Netflix决定不再上映史派西主演的传记电影《戈尔》。

安东尼的突然指控、哈里的顿悟都是源于那场轰动的Metoo运动的激励。这场由女星艾丽莎·米兰诺等人针对美国金牌制作人哈维·温斯坦性侵多名女星丑闻发起的运动,揭开了娱乐圈最“恶臭”的一面。

温斯坦其人或许大家不太了解,他制作的电影你一定有所耳闻:《天堂电影院》、《心灵捕手》、《低俗小说》、《芝加哥》,他参与过制作和发行的电影里,已经拿过累计300多项奥斯卡提名,最终捧回了70多座小金人。

可以说,几乎每个叫得上名的好莱坞明星都有过电影经由他制片或推广或运作。但正是这种威望和地位,他假借“试镜”“会议”为由,“邀请”她们来到他下榻的酒店。

2017年10月5日,温斯坦对好莱坞众多女星长达30年的性侵史,登上世界各大媒体头版头条。

丑闻的导火索是内部员工举报,温斯坦公司多名现任和前任员工在公司受到了温斯坦的性侵犯。

这些受害者年龄在20到40多岁之间,基本都是参与过温斯坦电影的女演员和公司的女性员工。性侵犯涉案时间横跨30年,虽然来自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但受害经历大同小异。

拿受害者当中最有名的,获得过艾美奖的女星艾什莉·贾德的经历为例。她表示温斯坦在20年前洛杉矶比弗利山的酒店对她进行了性骚扰。

她被邀请来酒店吃饭,但是当她到了酒店,却被要求去温斯坦的套房。温斯坦提出给他做按摩、参观他洗澡等荒唐要求,都被艾什莉拒绝了,面对温斯坦无休止的纠缠,她轻装镇定:“如果你想碰我,那么你得先让我获个奥斯卡才可以。”随后逃离了房间。

温斯坦在未揭露性丑闻前的这么多年里,身边一直伴随着有关性侵犯的传言,这在影视圈内外都是心照不宣的公开秘密。许多媒体都曾试图挖掘并报道此事,但都因为很少人愿意说出自己的经历,缺少新闻发表所需的支持证据而夭折。

与此同时,温斯坦通过与当事人签署保密协议、提供赔偿,并借用法律条款来威胁、压制当事人的控诉。据统计,温斯坦前后一共跟8个女明星达成了私下和解协议,并对她们作出了不同赔偿。

其中就有《惊声尖叫》女星罗丝·麦高恩,她在圣丹斯电影节时受到温斯坦的性骚扰,并在1997年和温斯坦达成了私下和解协议,获得了10万美金的赔偿。

除此之外,在10月10日《纽约客》的跟进报道中,遭受史派西性骚扰或性侵的已有13名女性,其中3人称自己遭强奸。

当天报道后,又有一些女演员站了出来,披露温斯坦的性骚扰行为,其中有《权力的游戏》瑟曦的扮演者琳娜·海蒂,她在推文中说,自己两度拒绝哈维·温斯坦,甚至在第二次拒绝后遭到了暴力的对待,她当时就吓得哭了起来。

在温斯坦丑闻被曝出后,好莱坞一线大腕集体沉默。但是后来发起的Metoo运动,让越来越多人借由这场运动发声反抗,成为了勇敢的“打破沉默者”,说出自己的受害经历,也得到了更多的社会关注。

2017年10月15日,女星艾丽莎·米兰诺在推特上转发,并附上文字:“如果你曾受到性侵犯或性骚扰,请用‘我也是(MeToo)’来回复这条推文。”

出乎意料的,米兰诺得到了成千上百的回复,参与声援的明星有Lady Gaga、安娜·帕奎因、黛博拉·梅辛等,将这场运动推向了狂潮。

MeToo一夜之间成了反性骚扰的标签,在美国掀起了一场社会运动,曾经沉默的受害者纷纷站出来公开指控加害者,女权主义的革命之火燃遍了全美。

这里有一个直接受到MeToo运动冲击的案例。喜剧演员比尔·科斯比于2004年在费城住宅中猥亵了一名女性而被起诉,而他一直坚称这些性行为都是双方自愿发生的。而2017年也陆续有女性指控他性侵犯,他也拒绝响应。

康斯坦德是被科斯比性骚扰的50名女性之一,也是唯一一个把科斯比告上犯罪法庭的人。

2017年6月,科斯比接受了第一次审判,但因为有罪和无罪的陪审员人数一致,最后法官决定在2018年再进行复审。

这一次复审因为Metoo运动,庭审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换了新的法官和陪审团,并将出庭作证的其他受害者人数限制从1人提升到了5人。

2018年4月,法院判决科斯比猥亵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数十年的刑期。

在2017年10月到12月短短两个月期间,MeToo运动促成了直接且令人震惊的结果:几乎每天都有首席执行官被解雇(英特尔的首席执行官Brian Krzanich、永利集团的首席执行官Steve Wynn等)、大佬应声倒下(美国福克斯新闻董事长罗杰·埃尔斯、Guess的联合创始人Paul Marciano等)、偶像声名扫地(影星比尔·科斯比等)。

MeToo 运动的影响日渐扩大,在欧洲的德国、法国,亚洲的日韩,都有女性受到鼓励而站出来揭露真相,并成功获得舆论关注。但与此同时,狂飙突进的“革命”也引发了一些不同意见。

法国著名演员、“电影女皇”凯瑟琳·德纳芙为首的约100名以法国为主的欧洲女性艺术家、医生、记者、性专家等在《法国世界报》签署公开信,批判好莱坞MeToo 运动矫枉过正。

公开信说,“强奸是犯罪,但坚持或笨拙地勾引某人不是犯罪。”签署者称她们坚持捍卫男性“调情的自由”。

类似的观点也出现在好莱坞内部。2018年5月,CNN发布的报道震惊了好莱坞:8名女性指出被摩根·弗里曼性骚扰。有16人称弗里曼有性骚扰行为,其中8名女性表示她们曾被弗里曼骚扰,另外8人称目击了他的类似行为。这些指控包括弗里曼会掀她们的裙子、当面发表有性意味的言论、用手抚摸她们的背部或肩膀等。指控的8名女性都说当时没有上报他的行为,因为担心丢工作。

弗里曼对这些指控感到震惊,他表示“一篇报道把他80年的人生全毁了”,他说,不该把“可怕的性侵事件”与“错位的赞美或幽默”同等看待。

马特达蒙也针对此类事件发表看法:“简单的拍人屁股和强奸、猥亵小孩那种行为是不同的。”

这样的表态无疑让MeToo运动的参与者和支持者十分不满。达蒙的前女友明妮·德瑞弗就在推特上针锋相对地回应:“天啊,男人们居然还对他们对女性的不当行为、性骚扰、强奸等有这么多意见,真是有趣啊。这反映了他们根本愚昧之极。”

德瑞弗得出结论,“我们必须要站起来开口,因为男人根本不知道每天受骚扰的感受”。

MeToo运动发起人米兰诺也立刻给予了声援,她强调,有些男性对性骚扰表现冷漠,原因只是女性已经被禁声太久了。

除了“什么行为才算性骚扰”出现不同意见,还有一个争议是,有种担忧指出,揭露真相的运动会不会失控。

一个适宜的例子是福克斯新闻著名主持人比尔·奥雷利。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美籍非裔女性声称,奥雷利在公共场所多次暧昧地称她为“热巧克力”。

这个既无人证也无物证的宣称引发了对奥雷利及福克斯新闻的声讨。很快,奥雷利被迫离职,但他坚持自己无辜,并发声明表示痛心,因为“毫无根据的指控就让他不得不与公司分道扬镳”。

这类的案例据称在美国已经出现了几十起。有学者提出,关于性骚扰的控诉,有时候因为只有一种声音单方面迅速传播,受指控者没有机会为自己辩护,这是不符合法治精神的。

尽管有以上的一些杂音,MeToo运动的正面意义仍然不可估量。就连以胆怯、沉默和隐忍闻名的中国女性,也开始了积极的响应。

2018年的第一天,美国硅谷华裔女学者罗茜茜在网上实名举报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陈小武,称12年前自己在北航读博期间,曾被副导师陈小武性骚扰,而且听说其至今仍在骚扰自己的师妹们。

数日后,北航公告称,调查属实,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

罗茜茜的行为被媒体形容为“中国版MeToo”,不同的是,反性骚扰的主要阵地从娱乐圈转移到高校,这或许与中国高校的特殊环境有关。

继陈小武之后,最近又发生了中山大学的张鹏事件。2018年7月8日,一篇《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刷屏,文中,五名女性向中山大学校纪委实名举报本校教授张鹏从2011年至2017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及女教师。

文章得到了大量的转发,随之出现的是一份倡议《驱张鹏书》,发起人呼吁网友联合起来向中山大学施压。

巨大的舆论压力下,7月11日,中大宣布停止张鹏任教资格,报请取消其青年长江学者称号。

以上被视为中国高校反性骚扰来之不易的两场胜利,但揭露出来的仍只是冰山一角,在受害者中因种种现实考量而选择沉默的,仍然是大多数。

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MeToo运动带来的女性(甚至包括男性受害者)权利觉醒,其意义是深远而长久的。当第一时间勇敢发声抗议的受害者越来越多,社会上像凯文·史派西、陈小武那样的胆大之徒就会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