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从美国越境到加拿大,只需要回答这一个问题!

加拿大必读

来自美国的阿富汗越境难民穆罕默德‧阿明‧萨迪奇(Mohammad Amin Sadiqi),是2018年夏天随大批北上加拿大、寻求庇护者中的一员。当这些人来到加拿大边境时,巡逻人员仅仅问了非法越境者一个问题,然后就允许他们进入加拿大。

 根据CBC的报道,加拿大移民局最新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2017年到2018年10月底为止,已有1.6万非法移民跨越边境,从美国进入加拿大。

加美边境上的非法越境者。(图源:加通社)

自2017年美国政府加大力度打击非法移民以来,滞留美国的难民申请者纷纷北上跨越美国和加拿大边境,到加拿大寻求庇护。2017年当年就有约1.9万难民从美国偷渡进入加拿大。

当这些非法越境者来到加拿大边境时,加拿大警察只是提醒越境者这是非法的,问他们是否确信要以非法的身份进入加拿大。而越境者多半异口同声地回答,“知道非法,来到这里就是想过境到加拿大”。

 非法入境就是如此容易。因为加拿大政府并没有打算强硬阻止他们,而且还用“非正常难民”取代“非法移民”来称呼这些人。同时加拿大政府投资1.73亿加元用于改善边境安全,同时也在努力缩减处理难民申请的时间。

 反对党保守党批评说,自由党政府等于是鼓励非法难民来加拿大寻求庇护。加拿大的难民团体则开足马力帮助这些人。

2017年到2018年10月,已有1.6万非法移民跨越边境,从美国进入加拿大。(图源:Getty Images)

 萨迪奇的经历 

萨迪奇是去年夏天随着大批的寻求庇护者从美国纽约州非法进入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他说,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他此生第一次非法过境了。当他还是11岁的孩子时,由于阿富汗爆发了内战,他的父母就带着他逃离了阿富汗。

 他说,1990年,在苏联支持的政权倒台后,阿富汗爆发了内战,他随父母徒步长途跋涉离开阿富汗,进入伊朗。28岁那年,他在阿富汗的美国大学学习,2013年毕业后年,他申请了美国纽约大学, 并被录取,开始攻读硕士学位。从那时起,他也作为一名教育活动家,开始为阿富汗的人道主义部门工作,挣钱养家。

 但随着毕业的临近,萨迪奇开始担心毕业后的去向问题。开始时,他打算在美国申请难民。可从去年开始,面对美国政府移民政策的收紧和对难民态度的转变,他认为自己在美国寻求庇护的机会非常渺茫,于是决定再次非法越境到加拿大。

 为什么不考虑申请加拿大的技术移民呢?他对加拿大记者说,也曾考虑过,但实际过程并不容易。“我有不少朋友都尝试过这种做法,但没有一个人成功过,加拿大需要的技术移民是有技术要求的,所以无法通过这种方式来到加拿大,即使他们中有的人拥有硕士学位或博士学位”。因此,从非正常途径进入加拿大申请难民成了他的选择。

 有加拿大记者就此咨询了加拿大移民部,了解到在过去5年中,加拿大总共收到了3455份阿富汗籍人士的移民申请,最后获批的有210人,但其中只有15名是技术移民。


相关推荐

盖范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59087号

想从美国越境到加拿大,只需要回答这一个问题!
加拿大必读

来自美国的阿富汗越境难民穆罕默德‧阿明‧萨迪奇(Mohammad Amin Sadiqi),是2018年夏天随大批北上加拿大、寻求庇护者中的一员。当这些人来到加拿大边境时,巡逻人员仅仅问了非法越境者一个问题,然后就允许他们进入加拿大。

 根据CBC的报道,加拿大移民局最新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2017年到2018年10月底为止,已有1.6万非法移民跨越边境,从美国进入加拿大。

加美边境上的非法越境者。(图源:加通社)

自2017年美国政府加大力度打击非法移民以来,滞留美国的难民申请者纷纷北上跨越美国和加拿大边境,到加拿大寻求庇护。2017年当年就有约1.9万难民从美国偷渡进入加拿大。

当这些非法越境者来到加拿大边境时,加拿大警察只是提醒越境者这是非法的,问他们是否确信要以非法的身份进入加拿大。而越境者多半异口同声地回答,“知道非法,来到这里就是想过境到加拿大”。

 非法入境就是如此容易。因为加拿大政府并没有打算强硬阻止他们,而且还用“非正常难民”取代“非法移民”来称呼这些人。同时加拿大政府投资1.73亿加元用于改善边境安全,同时也在努力缩减处理难民申请的时间。

 反对党保守党批评说,自由党政府等于是鼓励非法难民来加拿大寻求庇护。加拿大的难民团体则开足马力帮助这些人。

2017年到2018年10月,已有1.6万非法移民跨越边境,从美国进入加拿大。(图源:Getty Images)

 萨迪奇的经历 

萨迪奇是去年夏天随着大批的寻求庇护者从美国纽约州非法进入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他说,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他此生第一次非法过境了。当他还是11岁的孩子时,由于阿富汗爆发了内战,他的父母就带着他逃离了阿富汗。

 他说,1990年,在苏联支持的政权倒台后,阿富汗爆发了内战,他随父母徒步长途跋涉离开阿富汗,进入伊朗。28岁那年,他在阿富汗的美国大学学习,2013年毕业后年,他申请了美国纽约大学, 并被录取,开始攻读硕士学位。从那时起,他也作为一名教育活动家,开始为阿富汗的人道主义部门工作,挣钱养家。

 但随着毕业的临近,萨迪奇开始担心毕业后的去向问题。开始时,他打算在美国申请难民。可从去年开始,面对美国政府移民政策的收紧和对难民态度的转变,他认为自己在美国寻求庇护的机会非常渺茫,于是决定再次非法越境到加拿大。

 为什么不考虑申请加拿大的技术移民呢?他对加拿大记者说,也曾考虑过,但实际过程并不容易。“我有不少朋友都尝试过这种做法,但没有一个人成功过,加拿大需要的技术移民是有技术要求的,所以无法通过这种方式来到加拿大,即使他们中有的人拥有硕士学位或博士学位”。因此,从非正常途径进入加拿大申请难民成了他的选择。

 有加拿大记者就此咨询了加拿大移民部,了解到在过去5年中,加拿大总共收到了3455份阿富汗籍人士的移民申请,最后获批的有210人,但其中只有15名是技术移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