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亿网民在“裸奔”,只有断网才能保平安?

加拿大必读

导语:大数据时代便利的背后,是机器拼命地想了解你,拨开你的隐私,进入并控制你的大脑。你的视野被影响,你被困在信息茧房——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实。


电影《速度与激情7》,为我们展示了一种名为“天眼”的黑科技。依靠生物识别技术和联网的摄像头,它能对人进行实时定位追踪,无处藏身。

 

这个科幻的场景,早已不是脱离实际的想象。就像当你打开手机,对正在阅读的这篇文章进行的任何操作,停留时长、屏幕下拉速率、点赞、跟帖,都被科技公司记录,变成数据存储在云端,你的一切痕迹变得可追溯,几近透明裸奔。

 

今年年初的某场论坛上,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担忧地提到,“马化腾肯定天天在看我们的微信,因为他都可以看”。李书福的揣测,道出了互联网时代的信息生态,而当那些被集中存储的数据频息频繁遭遇泄露事件时,没有比“数据失控”更好的形容了——没有人能控制自己的数据,我们的数据时刻被人监视。


我们连隐私是什么都还没搞清楚

 

今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


截止到2018年6月,网民规模达到8.02亿,手机网民规模7.88亿。在“网民遭遇安全事件类别”中,占比最高的是“个人信息泄露”,达到28.5%。



乘以8亿的人口基数,隐私状况有多不堪可见一斑。

 

不过在谈论大数据信息泄露时,中国网民遭遇的首要难题是,隐私到底是什么?它是一种法定权利,还是日常谈论的话术?

 

1890年,法学家布兰蒂斯和沃伦在哈佛大学《法学评论》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隐私权》的文章,这是法学界公认隐私权概念的源头。当然,隐私权的重要性提及,还要等到后工业时代让社交变得普遍。就连美国,推出《隐私权法》,是等到了大半个世纪后的1974年。

 

城市化浪潮下,中国从熟人社会像陌生人社会转轨,不过数十年而已。众所周知,熟人社会很难孕育出隐私权;等到进入陌生人社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隐私权都是从属于名誉权而存在。换言之,直到今天,中国都没有隐私权的法定概念,也没有所谓“侵犯隐私权罪”。

 

去年实施的《网络安全法》,为信息保护提供了基础依据。关于个人信息其定义是:


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自然人个人身份的各种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个人生物识别信息、住址、电话号码等。

 

但互联网时代给隐私权概念的模糊化制造了新的难点。那些身份信息之外,在互联网上的活动痕迹,诸如浏览记录、消费记录、APP使用情况,作为一种“数字脚印”,它们到底算不算隐私?

 

数字经济下的隐私权,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个令法学家头疼困惑的问题,成了个人信息保护的最大障碍。与此同时,8亿网民每天都在接受基于数字脚印的商业信息轰炸——他们刚买完房子,装修广告电话立马打进来了;刚生完孩子,手机上尿不湿的广告已经推送到眼前。

 

个人信息被倒手贩卖,被商家用来作为广告精准投放的依据,或者用于大数据杀熟,只是最不坏的结果;最坏如徐玉玉案件所示,洞穿隐私后的精准诈骗,能活生生逼死一个人。


隐私成了“算法上不成立”的事件

 

隐私被泄露,通常不是黑客所为,那些掌握着海量数据的互联网公司,才是真正源头。媒体公开报道曾提到,国内个人信息泄露数达55.3亿条,其中80%是企业内鬼所为。

 

比起数据泄露,互联网公司更担心的是,信息的存储云是空的。因而在有限的权限内最大限度采集信息,从姓名性别,到地理位置和通讯录,是惯用的运营模式。

 

就像马蜂窝用户点评造假,通过抓取友商的点评内容来充实自己的数据库一样,大数据才是核心资产,在IT产业中,它能撑起一个漂亮的估值。

 

资讯软件记录着你的阅读偏好;社交工具熟稔你的人脉圈层;网约车和共享单车软件清晰地记下你的家庭和单位地址;浏览器的cookies,储存着你浏览过18禁视频的痕迹;购物平台可以通过你购买保健用品的记录,推算你的性生活频率和质量……

 

这个无比恐怖的场景,互联网公司喜闻乐见的。数据是用户画像的基础,如滴滴拿用户出行评价做社交一样,它也是提高产品日活和留存的依据,某些时候还能帮平台改进算法——王思聪的微博抽奖,男性被机器判定为“垃圾用户”而降权,原因很简单,相对于微博年轻女性用户,男性的购买力差。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曾提到,依据用户资料、浏览记录、对话称谓,甚至点击屏幕轻重,为用户建立了18个性别标签,比如白天男性使用,晚上是女性。就连每天使用的输入法,也在实时记录着你的资料信息、话语风格、审美倾向和政治立场。

 

有论者经典地提到,隐私已经是一件“算法上不成立”的事件。这话大体没错,只要能够触网的地方,就形成了个人信息采集的端口;而信息收集、存储、管理和使用过程,全掌控在互联网公司手里,我们无从知晓,由此形成了巨大的信息不对称。

 

当大数据成为互联网公司的“权力”,谁都免不了时刻被窥视,信息泄露变的稀疏平常。在这点上,小到创业平台的APP,大到BAT三巨头,都栽过多次跟头。当然,在有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美国同样未能幸免。

 

号称不作恶的谷歌,今年年初,一个系统漏洞造成几十万用户的私人数据外泄;社交软件大赢家Facebook,5000万用户信息泄露的事件,让扎克伯格不得不站在听证席上,接受来自国会、司法部门和媒体的轮番审问。


只有断网才能保平安?

 

今年的5月25日,欧盟推出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这部公认的史上最严的个人数据保护条例,除了将罚金提高到2000万欧元以上外,还提出了数据使用的六项原则。比如“目的限制”原则——个人数据的收集应当遵循具体的、清晰的和正当的目的。

 

但史上最严的条例,诞生在互联网产业不算发达的欧洲,本真就能够说明问题。在中美这种高度数字化的地区,科技巨头们的博弈能力不可小视。另一方面,对数据的使用,也往往会以让人意外的方式呈现。

 

Facebook的信息泄露风波中,外界惊人地看到,数据的用途超出了商业范畴。那些泄露的隐私信息被剑桥分析公司利用,通过针对性地推送时政新闻,影响选民的政治立场,改变大选结果,问题不再是精准营销那样简单。

 

为了避免隐私被侵犯,欧美的新卢德主义者们,对无孔不入的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持鲜明的抵制态度,他们推崇断网式的生存。但对绝大多数网民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工业革命中,卢德主义者砸毁织布机。

 

在年初的高层发展论坛上,百度CEO李彦宏说,“中国人更加开放,或者说对于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如果说他们愿意用隐私来交换便捷性或者效率”

 

这话说得不合时宜,但不算错,生物识别、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美好的科技概念,都对应着隐私的让渡。哪怕是日常衣食住行,要享受外卖、快递的便利,就得提交位置、住址和手机信息。任何在APP上拒绝勾选同意的操作,都意味着彻底远离平台提供的服务。

 

对8亿网民来说,互联网数据的遗忘权——销毁留下的信息痕迹,他们也是缺失的。

 

尽管《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要求——


“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用户终止使用电信服务或者互联网信息服务后,应当停止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


但如央视记者此前的调查显示,那些热门的手机应用程序,有些根本无法注销,有些甚至需要提供身份证照片等实名信息。

 

你的数字脚印,使用和管理不属于你,连遗忘的权利,也掌握在互联网公司手上,这便是信息时代最真实的图景。

 

耶鲁大学法学院杰克•巴尔金在《大数据时代机器人的三大定律》中提到,信息不对称和权力不对称是算法社会的核心特征。信息不对称,意味着数据泄露能够隐秘地进行;权力不对称,让科技公司能依据个人信息和习惯偏好来对你进行改造。而Facebook的案例说明,这种改造完全可能超乎商业,上升到政治趣味层面。

 

你为算法时代资讯软件的精准推送感到便利,这种便利背后,是机器拼命地想了解你,拨开你的隐私,进入并控制你的大脑。你的视野被影响,你被困在信息茧房,活成了互联网公司希望的样子,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事实?

中产必读

相关推荐

盖范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59087号

8亿网民在“裸奔”,只有断网才能保平安?
加拿大必读

导语:大数据时代便利的背后,是机器拼命地想了解你,拨开你的隐私,进入并控制你的大脑。你的视野被影响,你被困在信息茧房——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实。


电影《速度与激情7》,为我们展示了一种名为“天眼”的黑科技。依靠生物识别技术和联网的摄像头,它能对人进行实时定位追踪,无处藏身。

 

这个科幻的场景,早已不是脱离实际的想象。就像当你打开手机,对正在阅读的这篇文章进行的任何操作,停留时长、屏幕下拉速率、点赞、跟帖,都被科技公司记录,变成数据存储在云端,你的一切痕迹变得可追溯,几近透明裸奔。

 

今年年初的某场论坛上,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担忧地提到,“马化腾肯定天天在看我们的微信,因为他都可以看”。李书福的揣测,道出了互联网时代的信息生态,而当那些被集中存储的数据频息频繁遭遇泄露事件时,没有比“数据失控”更好的形容了——没有人能控制自己的数据,我们的数据时刻被人监视。


我们连隐私是什么都还没搞清楚

 

今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


截止到2018年6月,网民规模达到8.02亿,手机网民规模7.88亿。在“网民遭遇安全事件类别”中,占比最高的是“个人信息泄露”,达到28.5%。



乘以8亿的人口基数,隐私状况有多不堪可见一斑。

 

不过在谈论大数据信息泄露时,中国网民遭遇的首要难题是,隐私到底是什么?它是一种法定权利,还是日常谈论的话术?

 

1890年,法学家布兰蒂斯和沃伦在哈佛大学《法学评论》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隐私权》的文章,这是法学界公认隐私权概念的源头。当然,隐私权的重要性提及,还要等到后工业时代让社交变得普遍。就连美国,推出《隐私权法》,是等到了大半个世纪后的1974年。

 

城市化浪潮下,中国从熟人社会像陌生人社会转轨,不过数十年而已。众所周知,熟人社会很难孕育出隐私权;等到进入陌生人社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隐私权都是从属于名誉权而存在。换言之,直到今天,中国都没有隐私权的法定概念,也没有所谓“侵犯隐私权罪”。

 

去年实施的《网络安全法》,为信息保护提供了基础依据。关于个人信息其定义是:


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自然人个人身份的各种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个人生物识别信息、住址、电话号码等。

 

但互联网时代给隐私权概念的模糊化制造了新的难点。那些身份信息之外,在互联网上的活动痕迹,诸如浏览记录、消费记录、APP使用情况,作为一种“数字脚印”,它们到底算不算隐私?

 

数字经济下的隐私权,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个令法学家头疼困惑的问题,成了个人信息保护的最大障碍。与此同时,8亿网民每天都在接受基于数字脚印的商业信息轰炸——他们刚买完房子,装修广告电话立马打进来了;刚生完孩子,手机上尿不湿的广告已经推送到眼前。

 

个人信息被倒手贩卖,被商家用来作为广告精准投放的依据,或者用于大数据杀熟,只是最不坏的结果;最坏如徐玉玉案件所示,洞穿隐私后的精准诈骗,能活生生逼死一个人。


隐私成了“算法上不成立”的事件

 

隐私被泄露,通常不是黑客所为,那些掌握着海量数据的互联网公司,才是真正源头。媒体公开报道曾提到,国内个人信息泄露数达55.3亿条,其中80%是企业内鬼所为。

 

比起数据泄露,互联网公司更担心的是,信息的存储云是空的。因而在有限的权限内最大限度采集信息,从姓名性别,到地理位置和通讯录,是惯用的运营模式。

 

就像马蜂窝用户点评造假,通过抓取友商的点评内容来充实自己的数据库一样,大数据才是核心资产,在IT产业中,它能撑起一个漂亮的估值。

 

资讯软件记录着你的阅读偏好;社交工具熟稔你的人脉圈层;网约车和共享单车软件清晰地记下你的家庭和单位地址;浏览器的cookies,储存着你浏览过18禁视频的痕迹;购物平台可以通过你购买保健用品的记录,推算你的性生活频率和质量……

 

这个无比恐怖的场景,互联网公司喜闻乐见的。数据是用户画像的基础,如滴滴拿用户出行评价做社交一样,它也是提高产品日活和留存的依据,某些时候还能帮平台改进算法——王思聪的微博抽奖,男性被机器判定为“垃圾用户”而降权,原因很简单,相对于微博年轻女性用户,男性的购买力差。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曾提到,依据用户资料、浏览记录、对话称谓,甚至点击屏幕轻重,为用户建立了18个性别标签,比如白天男性使用,晚上是女性。就连每天使用的输入法,也在实时记录着你的资料信息、话语风格、审美倾向和政治立场。

 

有论者经典地提到,隐私已经是一件“算法上不成立”的事件。这话大体没错,只要能够触网的地方,就形成了个人信息采集的端口;而信息收集、存储、管理和使用过程,全掌控在互联网公司手里,我们无从知晓,由此形成了巨大的信息不对称。

 

当大数据成为互联网公司的“权力”,谁都免不了时刻被窥视,信息泄露变的稀疏平常。在这点上,小到创业平台的APP,大到BAT三巨头,都栽过多次跟头。当然,在有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美国同样未能幸免。

 

号称不作恶的谷歌,今年年初,一个系统漏洞造成几十万用户的私人数据外泄;社交软件大赢家Facebook,5000万用户信息泄露的事件,让扎克伯格不得不站在听证席上,接受来自国会、司法部门和媒体的轮番审问。


只有断网才能保平安?

 

今年的5月25日,欧盟推出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这部公认的史上最严的个人数据保护条例,除了将罚金提高到2000万欧元以上外,还提出了数据使用的六项原则。比如“目的限制”原则——个人数据的收集应当遵循具体的、清晰的和正当的目的。

 

但史上最严的条例,诞生在互联网产业不算发达的欧洲,本真就能够说明问题。在中美这种高度数字化的地区,科技巨头们的博弈能力不可小视。另一方面,对数据的使用,也往往会以让人意外的方式呈现。

 

Facebook的信息泄露风波中,外界惊人地看到,数据的用途超出了商业范畴。那些泄露的隐私信息被剑桥分析公司利用,通过针对性地推送时政新闻,影响选民的政治立场,改变大选结果,问题不再是精准营销那样简单。

 

为了避免隐私被侵犯,欧美的新卢德主义者们,对无孔不入的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持鲜明的抵制态度,他们推崇断网式的生存。但对绝大多数网民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工业革命中,卢德主义者砸毁织布机。

 

在年初的高层发展论坛上,百度CEO李彦宏说,“中国人更加开放,或者说对于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如果说他们愿意用隐私来交换便捷性或者效率”

 

这话说得不合时宜,但不算错,生物识别、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美好的科技概念,都对应着隐私的让渡。哪怕是日常衣食住行,要享受外卖、快递的便利,就得提交位置、住址和手机信息。任何在APP上拒绝勾选同意的操作,都意味着彻底远离平台提供的服务。

 

对8亿网民来说,互联网数据的遗忘权——销毁留下的信息痕迹,他们也是缺失的。

 

尽管《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要求——


“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用户终止使用电信服务或者互联网信息服务后,应当停止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


但如央视记者此前的调查显示,那些热门的手机应用程序,有些根本无法注销,有些甚至需要提供身份证照片等实名信息。

 

你的数字脚印,使用和管理不属于你,连遗忘的权利,也掌握在互联网公司手上,这便是信息时代最真实的图景。

 

耶鲁大学法学院杰克•巴尔金在《大数据时代机器人的三大定律》中提到,信息不对称和权力不对称是算法社会的核心特征。信息不对称,意味着数据泄露能够隐秘地进行;权力不对称,让科技公司能依据个人信息和习惯偏好来对你进行改造。而Facebook的案例说明,这种改造完全可能超乎商业,上升到政治趣味层面。

 

你为算法时代资讯软件的精准推送感到便利,这种便利背后,是机器拼命地想了解你,拨开你的隐私,进入并控制你的大脑。你的视野被影响,你被困在信息茧房,活成了互联网公司希望的样子,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事实?

中产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