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服务规范出炉 共享经济还能野蛮生长吗

加拿大必读

11月5日,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召开专家研讨会,在经过业内权威专家、龙头平台企业、经营者等多方论证后,我国共享住宿领域首个标准性文件《共享住宿服务规范》即将发布。

据介绍,《共享住宿服务规范》对共享住宿活动做了具体的界定,并对平台、经营者(房东)及消费者(房客)三方主体的行为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和规范,内容涵盖房源审核、安全保障、用户隐私保护、交易与争议解决等诸多方面,并探索建立行业“黑名单”制度。

服务规范的出 台让共享住宿更加的符合法律法规,也能降低如消防隐患,影响治安,污染环境等乱象的发生。让出租者和租客都有了行为的“底线”。相关法律法规的出 台可以看出国家如今对共享经济的重视,但除了住宿,还有更多的共享经济项目需要正确的价值观引导。




共享经济走向寒冬了吗?


共享经济可以说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投资风口,从共享单车到如今的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住宿,似乎万物都能共享,但共享经济近几年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从2017年悟空单车第一个资金链断裂倒闭破产开始,小鸣单车,酷安单车都出现押金退不出来,公司人去楼空的情况。除了共享单车,共享汽车领域的“EZZY”、玩具租赁行业的“玩聚租租”也是在亏损中宣告自己的失败。


负面新闻不断的小黄车


共享单车企业曾经多入牛毛,随着一批批企业的倒闭之后,和ofo并驾齐驱的摩拜卖身上岸,哈喽单车也是有阿里撑腰,而曾经独占鳌头的ofo反而不断的被曝出“资金链断裂”,“人去楼空”等负面新闻,即使小黄车一次又一次的辟谣,表示自己运营情况良好。

近日,ofo被曝光搬离了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总部,将人员安置在了一公里之外的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以及丹棱大厦。不过丹棱大厦其他公司的员工透露ofo的新办公室和此前的国际大厦总部有四层楼相比,这次的新办公地点只有一层楼的四分之一,还是略显寒酸。

现在越来越多的用户发现小黄车坏车越来越多,想退押金也越来越麻烦,除了用户抱怨ofo不能及时的退钱之外,ofo也不再免费提供给用户骑行,今年上半年就宣布不再给蚂蚁信用高的用户免押金之后,ofo开始了卖月卡,年卡等一系列的销售。值得一提的是摩拜等共享单车企业已经免押金骑行几个月了。

除了这些,今年的今年8月,供应商上海凤凰因ofo欠款6815万元,而将其告上法庭。除此之外,小黄车还拖欠了百世物流、天津飞鸽、富士达、雷克斯、云鸟物流等多家供应商欠款。



虽然ofo多次表示公司运营一切正常,但从今年退出海外市场,用户押金难退,拖欠货款被告上法院这些事也不难看出,ofo近几年的为了抢占市场所用的烧钱模式也让自己很难受。

如今的共享单车行业从前几年的大热门到如今的人走茶凉,正如小鸣单车的CEO关斌所说“一开始小鸣单车的运营还是很健康的,后来两大自行车企业用免费甚至现金补贴等方式,使得我们的用户骑行量和注册用户数急剧下跌,他们一挤压,我们就顶不住了。”


共享充电宝的悲剧


除了生活中我们常见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也算是比较常见的共享物品了,街电创始人认为,现代人已经离不开手机,手机离不开充电宝,他认为这是刚性。



也正是有人认为充电宝已经成刚性需求,所以在共享充电宝的竞争中,也有大量资本的涌入,但仅仅不到半年,这些企业就死伤了一大片。



共享充电宝目前的盈利主要根据来电科技CEO袁炳松表示,除了用户使用收费,和数据线充电宝产品售卖,其他部分主要来自于屏幕流动广告收费。据悉,一个容纳20个充电宝左右的机柜的大屏主要用于播放广告,目前广告占总利润的40%左右。

当然,共享充电宝的成本也不低,从充电宝,LED广告牌,人工费等等,这也是导致很多共享充电宝企业没能实现盈利就破产的原因。



而且对用户来说,很多用户有自己的充电宝,很难让他们来使用共享充电宝。也有用户表示自己想用共享充电宝时手机可能只有1%的电量了,再进行繁琐的扫码,支付可能手机已经关机了。

共享充电宝的安全问题也值得注意。有网友表示,将陌生USB接头插入自己的手机,风险极大。早在2015年,扬州就出现过因为使用陌生的充电宝导致账户被非法划款的新闻。

所以,共享充电宝是否是刚需还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共享汽车成了垃圾


共享单车的兴起也让一部分人打起了共享汽车的主意,“一块钱就能开车”这是某共享汽车企业早期的口号,当然一块钱开车虽然是真的,但一次要交999的押金也是让消费者望而却步。

即使是如此,在2016年,2017年还是有大量的共享汽车公司诞生,并且有不少还获得了融资。



但和共享单车比起来,共享汽车更加花钱,抛开汽车的成本和牌照,以一辆10万元左右的私家车做对比,1年的保险费在3000元以上,保养费在1000元左右,停车费在6000元左右,加油费在6000元左右。共享汽车一年的自身的开销就让企业压力巨大。

所以从去年开始,一家家共享汽车企业就开始了倒闭潮,最早一批友友用车,其在2017年3月停止运营。

2018年5月,共享汽车企业麻瓜出行宣布,由于公司业务战略调整,麻瓜出行共享汽车将于5月20日停止服务。紧随其后,2018年6月,作为进驻济南市场较早的共享企业品牌“中冠共享汽车”败走泉城。同时,有多位市民反映,2000元押金难以退还,客服电话无人接听,涉事企业也早已人去楼空。

企业跑路之后,共享汽车也如共享单车一样成了垃圾,近日有网友发帖曝料:“烟台竟现共享汽车坟地!有人管吗?”



就和共享单车坟墓一样,共享汽车堆积在城市之中也越来越让人感到是一种新的资源浪费,给城市加重了负担。


共享经济是否真的失败?


这两年越来越多的共享经济企业倒闭破产,但我们也很难说共享经济就是失败的,环顾四周,我们已经习惯了使用滴滴叫专车、用摩拜租自行车、在旅行时使用Airbnb和小猪短租来预定民宿。共享经济还是渐渐的进入了我们的生活中。

人民日报就表示“共享经济”越是被看好,越不能滥用。共享经济是指在所有权不变的情况下,权利人对使用权进行临时性转移,从而提高资源利用率,权利人也能从中获益。其本质是整合闲散资源,盘活存量经济,减少浪费,避免新的资源开掘。

如今越来越多的“共享项目”虚火高烧、想象力贫乏,单纯靠拼密度、拼规模、抢占线下网点商圈的野蛮生长,这和共享经济的本质已经出现了偏离。

迅雷创始人程浩在知乎回答网友提问时也表示“真正的共享经济,由于网络效应的存在,居领先地位的平台规模收益会显著递增,最终会利用更丰厚的资本优势清盘对手,很容易形成赢家通吃的局面。正如Airbnb现下规模就已很难被追赶,滴滴统一了国内市场,Uber虽然在全球多个国家还在大战之中,但每个市场也仅剩一两家竞争者。”

如今的共享经济,从几年前的狂热到现在的冷静,中间夹杂着企业的铺张浪费,没有计划的盲目投资,不合法律法规的乱象。而像滴滴,小猪短租这样的真共享企业,也是渐渐的规范化,合法化。

盖饭科技

相关推荐

盖范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59087号

民宿服务规范出炉 共享经济还能野蛮生长吗
加拿大必读

11月5日,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召开专家研讨会,在经过业内权威专家、龙头平台企业、经营者等多方论证后,我国共享住宿领域首个标准性文件《共享住宿服务规范》即将发布。

据介绍,《共享住宿服务规范》对共享住宿活动做了具体的界定,并对平台、经营者(房东)及消费者(房客)三方主体的行为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和规范,内容涵盖房源审核、安全保障、用户隐私保护、交易与争议解决等诸多方面,并探索建立行业“黑名单”制度。

服务规范的出 台让共享住宿更加的符合法律法规,也能降低如消防隐患,影响治安,污染环境等乱象的发生。让出租者和租客都有了行为的“底线”。相关法律法规的出 台可以看出国家如今对共享经济的重视,但除了住宿,还有更多的共享经济项目需要正确的价值观引导。




共享经济走向寒冬了吗?


共享经济可以说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投资风口,从共享单车到如今的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住宿,似乎万物都能共享,但共享经济近几年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从2017年悟空单车第一个资金链断裂倒闭破产开始,小鸣单车,酷安单车都出现押金退不出来,公司人去楼空的情况。除了共享单车,共享汽车领域的“EZZY”、玩具租赁行业的“玩聚租租”也是在亏损中宣告自己的失败。


负面新闻不断的小黄车


共享单车企业曾经多入牛毛,随着一批批企业的倒闭之后,和ofo并驾齐驱的摩拜卖身上岸,哈喽单车也是有阿里撑腰,而曾经独占鳌头的ofo反而不断的被曝出“资金链断裂”,“人去楼空”等负面新闻,即使小黄车一次又一次的辟谣,表示自己运营情况良好。

近日,ofo被曝光搬离了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总部,将人员安置在了一公里之外的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以及丹棱大厦。不过丹棱大厦其他公司的员工透露ofo的新办公室和此前的国际大厦总部有四层楼相比,这次的新办公地点只有一层楼的四分之一,还是略显寒酸。

现在越来越多的用户发现小黄车坏车越来越多,想退押金也越来越麻烦,除了用户抱怨ofo不能及时的退钱之外,ofo也不再免费提供给用户骑行,今年上半年就宣布不再给蚂蚁信用高的用户免押金之后,ofo开始了卖月卡,年卡等一系列的销售。值得一提的是摩拜等共享单车企业已经免押金骑行几个月了。

除了这些,今年的今年8月,供应商上海凤凰因ofo欠款6815万元,而将其告上法庭。除此之外,小黄车还拖欠了百世物流、天津飞鸽、富士达、雷克斯、云鸟物流等多家供应商欠款。



虽然ofo多次表示公司运营一切正常,但从今年退出海外市场,用户押金难退,拖欠货款被告上法院这些事也不难看出,ofo近几年的为了抢占市场所用的烧钱模式也让自己很难受。

如今的共享单车行业从前几年的大热门到如今的人走茶凉,正如小鸣单车的CEO关斌所说“一开始小鸣单车的运营还是很健康的,后来两大自行车企业用免费甚至现金补贴等方式,使得我们的用户骑行量和注册用户数急剧下跌,他们一挤压,我们就顶不住了。”


共享充电宝的悲剧


除了生活中我们常见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也算是比较常见的共享物品了,街电创始人认为,现代人已经离不开手机,手机离不开充电宝,他认为这是刚性。



也正是有人认为充电宝已经成刚性需求,所以在共享充电宝的竞争中,也有大量资本的涌入,但仅仅不到半年,这些企业就死伤了一大片。



共享充电宝目前的盈利主要根据来电科技CEO袁炳松表示,除了用户使用收费,和数据线充电宝产品售卖,其他部分主要来自于屏幕流动广告收费。据悉,一个容纳20个充电宝左右的机柜的大屏主要用于播放广告,目前广告占总利润的40%左右。

当然,共享充电宝的成本也不低,从充电宝,LED广告牌,人工费等等,这也是导致很多共享充电宝企业没能实现盈利就破产的原因。



而且对用户来说,很多用户有自己的充电宝,很难让他们来使用共享充电宝。也有用户表示自己想用共享充电宝时手机可能只有1%的电量了,再进行繁琐的扫码,支付可能手机已经关机了。

共享充电宝的安全问题也值得注意。有网友表示,将陌生USB接头插入自己的手机,风险极大。早在2015年,扬州就出现过因为使用陌生的充电宝导致账户被非法划款的新闻。

所以,共享充电宝是否是刚需还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共享汽车成了垃圾


共享单车的兴起也让一部分人打起了共享汽车的主意,“一块钱就能开车”这是某共享汽车企业早期的口号,当然一块钱开车虽然是真的,但一次要交999的押金也是让消费者望而却步。

即使是如此,在2016年,2017年还是有大量的共享汽车公司诞生,并且有不少还获得了融资。



但和共享单车比起来,共享汽车更加花钱,抛开汽车的成本和牌照,以一辆10万元左右的私家车做对比,1年的保险费在3000元以上,保养费在1000元左右,停车费在6000元左右,加油费在6000元左右。共享汽车一年的自身的开销就让企业压力巨大。

所以从去年开始,一家家共享汽车企业就开始了倒闭潮,最早一批友友用车,其在2017年3月停止运营。

2018年5月,共享汽车企业麻瓜出行宣布,由于公司业务战略调整,麻瓜出行共享汽车将于5月20日停止服务。紧随其后,2018年6月,作为进驻济南市场较早的共享企业品牌“中冠共享汽车”败走泉城。同时,有多位市民反映,2000元押金难以退还,客服电话无人接听,涉事企业也早已人去楼空。

企业跑路之后,共享汽车也如共享单车一样成了垃圾,近日有网友发帖曝料:“烟台竟现共享汽车坟地!有人管吗?”



就和共享单车坟墓一样,共享汽车堆积在城市之中也越来越让人感到是一种新的资源浪费,给城市加重了负担。


共享经济是否真的失败?


这两年越来越多的共享经济企业倒闭破产,但我们也很难说共享经济就是失败的,环顾四周,我们已经习惯了使用滴滴叫专车、用摩拜租自行车、在旅行时使用Airbnb和小猪短租来预定民宿。共享经济还是渐渐的进入了我们的生活中。

人民日报就表示“共享经济”越是被看好,越不能滥用。共享经济是指在所有权不变的情况下,权利人对使用权进行临时性转移,从而提高资源利用率,权利人也能从中获益。其本质是整合闲散资源,盘活存量经济,减少浪费,避免新的资源开掘。

如今越来越多的“共享项目”虚火高烧、想象力贫乏,单纯靠拼密度、拼规模、抢占线下网点商圈的野蛮生长,这和共享经济的本质已经出现了偏离。

迅雷创始人程浩在知乎回答网友提问时也表示“真正的共享经济,由于网络效应的存在,居领先地位的平台规模收益会显著递增,最终会利用更丰厚的资本优势清盘对手,很容易形成赢家通吃的局面。正如Airbnb现下规模就已很难被追赶,滴滴统一了国内市场,Uber虽然在全球多个国家还在大战之中,但每个市场也仅剩一两家竞争者。”

如今的共享经济,从几年前的狂热到现在的冷静,中间夹杂着企业的铺张浪费,没有计划的盲目投资,不合法律法规的乱象。而像滴滴,小猪短租这样的真共享企业,也是渐渐的规范化,合法化。

盖饭科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