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子鸦片”到世界冠军 中国电竞“正名”之路还有多远

加拿大必读


2018年十一月注定是属于中国电竞的一个月,有人将它称之为电竞元年,原因是历时七年的英雄联盟LPL赛区(中国大陆)终于在这一届的全球总决赛夺冠了。令人亢奋的消息自然不止这一个,就在英雄联盟夺冠的第二天,凌晨的暴雪嘉年华上,中国小组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终于夺得了暴雪嘉年华《炉石传说》世界杯,为这个月的中国电竞再填一冠。

短短两天,中国连夺两冠。与《英雄联盟》一样,《炉石传说》中国队一路从小组赛杀进最后的总决赛,并且在总决赛中同样以3:0的优异成绩干掉了对手夺得冠军。


上一个“一月双冠”


上一次夺得双冠也是今年。



在今年上半年的5月20日晚间,同样是来自《英雄联盟》LPL赛区的RNG战队,在MSI季中邀请赛中夺下了冠军。而在这之前的一个小时,《DOTA2》中来自中国的PSG.LGD战队在Major中同样完成了从败者组一穿六,并在决赛中完成三比零的传奇战绩。



上半年也是一天双冠。

回顾整个中国历史,“电竞”这个词在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里似乎有着难以描述的含义。“网瘾少年”、“电子海洛因”、“玩物丧志”等等诸多让人恐惧的光环被强行加持在电竞身上,让早期接触到这个领域的人形成了两个极端:喜爱电子游戏的人为止疯狂,厌恶电子游戏的人就恨不能食其骨、啖其肉。

然而,就是这个背负着“电子海洛因”标签的行业,却为在国外多次让五星红旗飘扬在电竞的历史上。


成绩辉煌的中国电竞




2001年,在韩国首尔MTY马天元携手Deep韦奇迪力克来自世界各地的强敌,一举夺下WCG世界总决赛星际争霸项目2V2冠军,也是他们打破了中国电竞史上零金牌的尴尬局面。



2005年11月,被称为“中国电竞第一人”的人皇Sky在象征着世界电子竞技最高水平的WCG赛事上夺得《War3(魔兽争霸3)》中国电竞史上第一个WCG单人冠军,让新加坡的赛事馆里飘扬着中国的五星红旗。



和人皇Sky在2005年夺冠一样,同年12月,wNv.gaming在北京钢铁体育馆夺下了WEG世界总决赛中的CS项目冠军,也为中国CS界实现了零突破,同时也为中国CS称霸于世界而打下了基础。

2004年,.中国《DOOM》职业选手RocketBoy孟阳在美国达拉斯参加CPL 04冬季赛,远在国外的他力克群雄,以一波波惊人的操作秀击败所有挡在他面前的敌人,最终夺下《DOOM世界冠军》。



2012年,在全球火热的《英雄联盟》赛事上,来自中国的WE战队以3:1的总成绩战胜了强敌Fnatic战队,成为中国(大陆赛区)英雄联盟历史上第一个世界级冠军。


地位尴尬的中国电竞


然而这些为中国电竞留下了汗与血的选手们,没有传统体育运动员那么好的福利待遇,住在网吧的小仓库里,每天坚持训练8个小时,为了省钱每天只吃一顿烦,吃着最便宜的饭菜夺下最辉煌的成绩,他们从来没有后悔过。

即便是这样,社会也不怎么认可他们。“网瘾少年”这个词一直挂在他们身上,哪怕取得再辉煌的成绩也不会被当时的社会认可。

甚至是在2004年,由于家长的连番抗议,网吧等设施的安全隐患,最终导致了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在2004年4月22日公布了《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央视推出关于电竞栏目的《电子竞技世界》也被停播,刚刚开始萌芽的“中国电竞”又一次被按死在这片大地上。

哪怕是后来“人皇”Sky夺得了WCG的冠军,被誉为“中国电竞第一人”,也在2007年底举办的CCTV举办的“年度十大非奥运项目的网络投票”中领先第二名十万票的情况下,因为“电子海洛因”的标签,而导致被内部刷票排挤至第三名。

那时,“中国电竞”让人想到更多的还是“电子鸦片”、“网瘾少年”、“玩物丧志”等等。没有资金、没有商业模式、选手没有工资、俱乐部没有相关规则条例等等,那时的中国电竞依旧存在很大的问题。

直到一名叫做王思聪的人入局。


中国电竞正在为自己“正名”


2011年,王思聪携携普思入局电竞,效仿其他职业体育联盟组建出了IG职业电竞俱乐部,为电竞选手苦恼依旧的生活问题提供了基本的工资保障,电竞选手吃完这顿没下顿的“苦日子”终于走到了尽头。

“富二代”们投资电竞首先出于兴趣和喜好,不少人一开始并没有把盈利作为首要的目标,然而他这番作为却为中国电竞后面飞速发展的道路铺下了第一块砖。



2012年,王思聪投资的IG俱乐部爆发出了惊人的冲劲,一举夺下DOTA2当年TI2国际邀请赛的世界冠军,与以往电竞比赛奖金只有几万元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奖金足足有100万美元。

从那时起,电竞这个词以体育项目的名义再次进入社会,出现在人们眼前。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十分排斥。



2013年3月份,当国家体育总局发布通知,组建电竞国家队备战亚洲室内运动会时,作为传统体育项目的跳水名将何超在微博上发言称:电竞游戏也算体育????玩游戏都可以拿奥运冠军,那我们这些项目练得那么辛苦白干了。干脆都好好玩游戏算了……

虽然何超的发言被很多人批评,但是他也无疑说出了当时一些人的心声:电子竞技不配算体育项目。

让中国电竞真正出现划时代的改变,是在2016年。

一方面,国家政策出现了转变,对于电竞这个行业大开绿灯,电竞专业成为了正式教育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互联网人口的暴增也为电竞行业带来了空前的新生力量,电竞成为了一种社交方式,与日常生活融合在了一起。

电竞逐渐被现在的社会所接受。



2016年10月,电竞行业从业者MISS登上《一站到底》知识答题类节目,并且为《一站到底》创下了新的收视率,夺下周一晚间全国卫视综艺节目的冠军。

2017年在中国举办的《英雄联盟》S7世界赛,中国的直播在线观看人数峰值达到9634万,远超大部分传统体育赛事。而且根据《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预测,到2019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将接近1000亿元人民币。



2018年,电竞以表演赛的形式正式登上亚运会的舞台,六项电竞项目中,中国队夺下了两枚金牌,让五星红旗飘扬在雅加达的体育馆上空。但是可惜的是在这次赛场上,国内唯一有直播权的CCTV却并没有进行直播。



而前不久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央视决定将于明年重设电竞栏目《电竞时空》,这是自《电子竞技世界》2004年被停播后,时隔14年央视决定再设电竞常规栏目。不过很快有消息称,该栏目再次被叫停,遭遇“未播先停”。

而四年后杭州的亚运会上,电竞将由今年的表演赛转变为正式比赛项目登上比赛舞台,但届时主流媒体对于该项目的态度依然是个未知数。

中国电竞,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盖饭科技

相关推荐

盖范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59087号

从“电子鸦片”到世界冠军 中国电竞“正名”之路还有多远
加拿大必读


2018年十一月注定是属于中国电竞的一个月,有人将它称之为电竞元年,原因是历时七年的英雄联盟LPL赛区(中国大陆)终于在这一届的全球总决赛夺冠了。令人亢奋的消息自然不止这一个,就在英雄联盟夺冠的第二天,凌晨的暴雪嘉年华上,中国小组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终于夺得了暴雪嘉年华《炉石传说》世界杯,为这个月的中国电竞再填一冠。

短短两天,中国连夺两冠。与《英雄联盟》一样,《炉石传说》中国队一路从小组赛杀进最后的总决赛,并且在总决赛中同样以3:0的优异成绩干掉了对手夺得冠军。


上一个“一月双冠”


上一次夺得双冠也是今年。



在今年上半年的5月20日晚间,同样是来自《英雄联盟》LPL赛区的RNG战队,在MSI季中邀请赛中夺下了冠军。而在这之前的一个小时,《DOTA2》中来自中国的PSG.LGD战队在Major中同样完成了从败者组一穿六,并在决赛中完成三比零的传奇战绩。



上半年也是一天双冠。

回顾整个中国历史,“电竞”这个词在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里似乎有着难以描述的含义。“网瘾少年”、“电子海洛因”、“玩物丧志”等等诸多让人恐惧的光环被强行加持在电竞身上,让早期接触到这个领域的人形成了两个极端:喜爱电子游戏的人为止疯狂,厌恶电子游戏的人就恨不能食其骨、啖其肉。

然而,就是这个背负着“电子海洛因”标签的行业,却为在国外多次让五星红旗飘扬在电竞的历史上。


成绩辉煌的中国电竞




2001年,在韩国首尔MTY马天元携手Deep韦奇迪力克来自世界各地的强敌,一举夺下WCG世界总决赛星际争霸项目2V2冠军,也是他们打破了中国电竞史上零金牌的尴尬局面。



2005年11月,被称为“中国电竞第一人”的人皇Sky在象征着世界电子竞技最高水平的WCG赛事上夺得《War3(魔兽争霸3)》中国电竞史上第一个WCG单人冠军,让新加坡的赛事馆里飘扬着中国的五星红旗。



和人皇Sky在2005年夺冠一样,同年12月,wNv.gaming在北京钢铁体育馆夺下了WEG世界总决赛中的CS项目冠军,也为中国CS界实现了零突破,同时也为中国CS称霸于世界而打下了基础。

2004年,.中国《DOOM》职业选手RocketBoy孟阳在美国达拉斯参加CPL 04冬季赛,远在国外的他力克群雄,以一波波惊人的操作秀击败所有挡在他面前的敌人,最终夺下《DOOM世界冠军》。



2012年,在全球火热的《英雄联盟》赛事上,来自中国的WE战队以3:1的总成绩战胜了强敌Fnatic战队,成为中国(大陆赛区)英雄联盟历史上第一个世界级冠军。


地位尴尬的中国电竞


然而这些为中国电竞留下了汗与血的选手们,没有传统体育运动员那么好的福利待遇,住在网吧的小仓库里,每天坚持训练8个小时,为了省钱每天只吃一顿烦,吃着最便宜的饭菜夺下最辉煌的成绩,他们从来没有后悔过。

即便是这样,社会也不怎么认可他们。“网瘾少年”这个词一直挂在他们身上,哪怕取得再辉煌的成绩也不会被当时的社会认可。

甚至是在2004年,由于家长的连番抗议,网吧等设施的安全隐患,最终导致了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在2004年4月22日公布了《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央视推出关于电竞栏目的《电子竞技世界》也被停播,刚刚开始萌芽的“中国电竞”又一次被按死在这片大地上。

哪怕是后来“人皇”Sky夺得了WCG的冠军,被誉为“中国电竞第一人”,也在2007年底举办的CCTV举办的“年度十大非奥运项目的网络投票”中领先第二名十万票的情况下,因为“电子海洛因”的标签,而导致被内部刷票排挤至第三名。

那时,“中国电竞”让人想到更多的还是“电子鸦片”、“网瘾少年”、“玩物丧志”等等。没有资金、没有商业模式、选手没有工资、俱乐部没有相关规则条例等等,那时的中国电竞依旧存在很大的问题。

直到一名叫做王思聪的人入局。


中国电竞正在为自己“正名”


2011年,王思聪携携普思入局电竞,效仿其他职业体育联盟组建出了IG职业电竞俱乐部,为电竞选手苦恼依旧的生活问题提供了基本的工资保障,电竞选手吃完这顿没下顿的“苦日子”终于走到了尽头。

“富二代”们投资电竞首先出于兴趣和喜好,不少人一开始并没有把盈利作为首要的目标,然而他这番作为却为中国电竞后面飞速发展的道路铺下了第一块砖。



2012年,王思聪投资的IG俱乐部爆发出了惊人的冲劲,一举夺下DOTA2当年TI2国际邀请赛的世界冠军,与以往电竞比赛奖金只有几万元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奖金足足有100万美元。

从那时起,电竞这个词以体育项目的名义再次进入社会,出现在人们眼前。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十分排斥。



2013年3月份,当国家体育总局发布通知,组建电竞国家队备战亚洲室内运动会时,作为传统体育项目的跳水名将何超在微博上发言称:电竞游戏也算体育????玩游戏都可以拿奥运冠军,那我们这些项目练得那么辛苦白干了。干脆都好好玩游戏算了……

虽然何超的发言被很多人批评,但是他也无疑说出了当时一些人的心声:电子竞技不配算体育项目。

让中国电竞真正出现划时代的改变,是在2016年。

一方面,国家政策出现了转变,对于电竞这个行业大开绿灯,电竞专业成为了正式教育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互联网人口的暴增也为电竞行业带来了空前的新生力量,电竞成为了一种社交方式,与日常生活融合在了一起。

电竞逐渐被现在的社会所接受。



2016年10月,电竞行业从业者MISS登上《一站到底》知识答题类节目,并且为《一站到底》创下了新的收视率,夺下周一晚间全国卫视综艺节目的冠军。

2017年在中国举办的《英雄联盟》S7世界赛,中国的直播在线观看人数峰值达到9634万,远超大部分传统体育赛事。而且根据《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预测,到2019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将接近1000亿元人民币。



2018年,电竞以表演赛的形式正式登上亚运会的舞台,六项电竞项目中,中国队夺下了两枚金牌,让五星红旗飘扬在雅加达的体育馆上空。但是可惜的是在这次赛场上,国内唯一有直播权的CCTV却并没有进行直播。



而前不久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央视决定将于明年重设电竞栏目《电竞时空》,这是自《电子竞技世界》2004年被停播后,时隔14年央视决定再设电竞常规栏目。不过很快有消息称,该栏目再次被叫停,遭遇“未播先停”。

而四年后杭州的亚运会上,电竞将由今年的表演赛转变为正式比赛项目登上比赛舞台,但届时主流媒体对于该项目的态度依然是个未知数。

中国电竞,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盖饭科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