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的信任感!超过一半的多伦多居民愿意相信别人!

加拿大必读

由调研机构Environics Institute for Survey Research主导的2018年多伦多“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调查显示,超过3200名多伦多市民在过去5年中,对社区的信心水平基本稳定。同时也显示,低收入人士、30岁以下的年轻人,以及某些少数族裔的成员,他们面对的挑战较大。

具体来说,和5年或10年前相比,现在的多伦多面对的枪械等暴力犯罪的挑战更大,面对的住房承担力等社会问题的挑战也更大。不过,多伦多人对社区的信心看起来影响并不大。

不同年龄居民调查结果不同

该研究发现,在1999年,认为大部分人可以相信的多伦多市民的比例是54%,2013年是56%,2018年是55%。“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调查中有一个问题是,如果你丢失的一个里面有200加元的钱包被人捡到,这钱包和钱送回给你的可能性有多大?

结果显示,如果钱包被警官捡到,认为可能原物送还的人有85%(56%认为很可能,29%认为可能);如果钱包被住在附近的人捡到,认为可能原物送还的人有75%(29%认为很可能,46%认为可能);如果钱包被陌生人捡到,认为可能原物送还的人有47%(7%认为很可能,40%认为可能),认为不可能送还的占43%,10%的人没看法。也就是说,大部分多伦多居民对社区拾金不昧的实际行动有信心,事实上,拾金不昧不仅体现了一种诚信行为,也是居民道德心、社区风气的折射。

不同群体的多伦多市民对社会的信任度差异很大,该调查发现,如果10分是信任度满分的话,65岁及以上的市民给的是5.6分,排第一;55-64岁的人给5.5分;40-54岁给5.0分;30-39岁给4.8分;25-29岁给3.8分;18-29岁给4.4分。这或许和年龄经历有关,年龄越大的居民对社会信任度越高,年龄越小的居民对社会信任度越低,25-29岁这个年龄组的人不但对社会的信任度低,他们中有17%的人拥有的朋友数量少于其他年龄组的受访者,这也是最不可能参与公民事务的年龄组,他们中仅有20%的人表示对政治有浓厚兴趣。相比之下,65岁以上群组中,表示对政治有浓厚兴趣的人数比例是这些年轻人的2倍。

多伦多居民普遍认为家人最可信

调查还发现,家庭收入也影响社会信任度,家庭年收入10万或以上人,对社会的信任度的给分是5.8;家庭收入6万至10万的人,给分降至5.1;收入3万至6万的人给分是4.7;收入3万以下的人给分是4.0。

族裔背景看起来也有类似的影响。白人对社会的信任度给分是5.4;南亚人是5.0;华人是4.6;黑人是3.5;其他背景市民的给分是4.9。

多伦多人还认为,家人最可信,按5分满分算,87%的受访者给家人4分或5分;7%的人给3分;3%的人给1分或2分;另外3%的人没看法。第二可信的是同学或同事,66%的人给4分或5分,17%的人给3分。第三可信的是邻居,59%的人给4分或5分,24%的人给3分。

对于族裔背景非常不同的人或讲不同语言的人,给4分或5分的受访者都是占48%。对政见不同的人,给4分或5分的受访者比例是39%。对于陌生人,给4分或5分的受访者比例是22%。

多伦多基金会(Toronto Foundation)是该调查的合作机构之一。它们的负责人解释称,以一个人对社会的信任等因素表现出来的“社会资本”,是衡量生活质量、人口健康、街道安全及经济繁荣 的关键指标。

相关推荐

盖范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59087号

单纯的信任感!超过一半的多伦多居民愿意相信别人!
加拿大必读

由调研机构Environics Institute for Survey Research主导的2018年多伦多“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调查显示,超过3200名多伦多市民在过去5年中,对社区的信心水平基本稳定。同时也显示,低收入人士、30岁以下的年轻人,以及某些少数族裔的成员,他们面对的挑战较大。

具体来说,和5年或10年前相比,现在的多伦多面对的枪械等暴力犯罪的挑战更大,面对的住房承担力等社会问题的挑战也更大。不过,多伦多人对社区的信心看起来影响并不大。

不同年龄居民调查结果不同

该研究发现,在1999年,认为大部分人可以相信的多伦多市民的比例是54%,2013年是56%,2018年是55%。“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调查中有一个问题是,如果你丢失的一个里面有200加元的钱包被人捡到,这钱包和钱送回给你的可能性有多大?

结果显示,如果钱包被警官捡到,认为可能原物送还的人有85%(56%认为很可能,29%认为可能);如果钱包被住在附近的人捡到,认为可能原物送还的人有75%(29%认为很可能,46%认为可能);如果钱包被陌生人捡到,认为可能原物送还的人有47%(7%认为很可能,40%认为可能),认为不可能送还的占43%,10%的人没看法。也就是说,大部分多伦多居民对社区拾金不昧的实际行动有信心,事实上,拾金不昧不仅体现了一种诚信行为,也是居民道德心、社区风气的折射。

不同群体的多伦多市民对社会的信任度差异很大,该调查发现,如果10分是信任度满分的话,65岁及以上的市民给的是5.6分,排第一;55-64岁的人给5.5分;40-54岁给5.0分;30-39岁给4.8分;25-29岁给3.8分;18-29岁给4.4分。这或许和年龄经历有关,年龄越大的居民对社会信任度越高,年龄越小的居民对社会信任度越低,25-29岁这个年龄组的人不但对社会的信任度低,他们中有17%的人拥有的朋友数量少于其他年龄组的受访者,这也是最不可能参与公民事务的年龄组,他们中仅有20%的人表示对政治有浓厚兴趣。相比之下,65岁以上群组中,表示对政治有浓厚兴趣的人数比例是这些年轻人的2倍。

多伦多居民普遍认为家人最可信

调查还发现,家庭收入也影响社会信任度,家庭年收入10万或以上人,对社会的信任度的给分是5.8;家庭收入6万至10万的人,给分降至5.1;收入3万至6万的人给分是4.7;收入3万以下的人给分是4.0。

族裔背景看起来也有类似的影响。白人对社会的信任度给分是5.4;南亚人是5.0;华人是4.6;黑人是3.5;其他背景市民的给分是4.9。

多伦多人还认为,家人最可信,按5分满分算,87%的受访者给家人4分或5分;7%的人给3分;3%的人给1分或2分;另外3%的人没看法。第二可信的是同学或同事,66%的人给4分或5分,17%的人给3分。第三可信的是邻居,59%的人给4分或5分,24%的人给3分。

对于族裔背景非常不同的人或讲不同语言的人,给4分或5分的受访者都是占48%。对政见不同的人,给4分或5分的受访者比例是39%。对于陌生人,给4分或5分的受访者比例是22%。

多伦多基金会(Toronto Foundation)是该调查的合作机构之一。它们的负责人解释称,以一个人对社会的信任等因素表现出来的“社会资本”,是衡量生活质量、人口健康、街道安全及经济繁荣 的关键指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