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本钱骗走8亿?票票喵的生财之道

加拿大必读

美丽事故的开始,悲剧就在倒计时。对于曾经风光无限的国内互联网金融行业来说,现在是惨淡的光景。一个又一个平台爆雷,催生出一批又一批“互金难民”。

最近一个引起大家关注的爆雷平台有一个很萌的名字——票票喵。跟一般的P2P互金平台不同,票票喵自称是“专注于银行承兑汇票为主的低风险金融资产投资理财的细分市场”。银行承兑汇票不同于于普通的金融产品,它是银行承诺到期会付款的汇票。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它是肯定可以兑付的。


票票喵平台网站上的介绍

同时,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票票喵这个互联网金融平台无论是在公开可查的股权结构还是宣传中,都显示华安未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其股东。对于广大投资者来说,这些都是安全感的象征。

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万分保险的平台在2018年8月初突然宣布因“挤兑严重、平台流动性几近枯竭”而暂停资金兑换。为什么正规基金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会为一家爆雷的平台“站台”?为什么低风险的银行承兑汇票会出现兑付困难?

前后多批“老板”轮番入局

一切要从两年之前的2016讲起。当时互联网业界最关注的是小红车与小黄车的融资大战,大家纠结的是共享单车最后如何盈利,他们两家到底会不会合并。至于互联网金融,除了前一年年底出事的e租宝给大家敲响了警钟之外,一切还被称之为“金融创新”。

那一年9月,有媒体报道了一条不起眼的融资消息,“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票票喵日前宣布,获得前海杰维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金额达数千万元人民币,成为互联网票据理财领域获得千万级融资的平台之一。”

在当时众多的互金平台中,这个叫票票喵的平台名气并不大,资金体量也根本排不上号,投资它的这家名叫“杰维资本”的深圳企业也并不是什么知名投资公司。所以,这次融资在当时引发的讨论和关注并不多。

在收到累计投资49亿并突然宣布“良性退出”之后的今天,回头再看看,那次所谓的A轮融资似乎并不简单。

投资方深圳市前海杰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在投资票票喵之前一个月,也就是2016年8月才变更过来的“新公司”,变更之后的新法人叫吴贵平。在那之前,它登记名称是盛世鹏城贸易公司,法人代表叫杨艳。在工商登记管理系统里,杨艳名下有一百多家公司。通常这种情况并不是说明杨艳是一个大老板,而只是说明“他”是专门进行公司登记注册业务的服务商。

前海杰维这个公司出现一个月之后便“投资票票喵数千万元”,然后这家投资公司至今为止就再也没有投资过其他任何项目了。与前海杰维一起入股的还有一家深圳市前海创星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恰巧也是2016年9月才新“变更”出来的,法人叫龙良辉。这家前海创星与前海杰维登记地址至今都在同一个地方。所以关于这两家公司的情况,不用多说你也能猜想到。

从表面上看,前海杰维对票票喵的A轮投资是对运营票票喵平台的杭州杭州富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注资。但似乎也不仅仅是财务注资那么简单——前海杰维的老板吴贵平入场之后,原先一拨以程松亮等人为代表的管理团队人员全部退出了。也就是说,拿到投资之后的票票喵项目除了自身名字没变,项目本身管理团队和运营团队核心人员核全部都变了。

谁曾想到,这并不是第一次变更。

吴贵平接手票票喵之后仅仅9个月,一则关于票票喵这个项目的重大新闻传开了:票票喵理财获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战略入股3000万元。

华安未来的来头可比之前的前海杰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华安未来资产是华安基金的控股子公司,华安基金是中国证监会证1998年就特批的第一批正规基金管理公司。目前的股东为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上海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锦江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截至今年6月,华安基金的管理规模已经有2400多亿人民币。

不用多说,谁都知道,这是肯定是靠谱的正规基金管理公司。作为它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华安未来给人的第一印象也肯定是“有背景、正规、靠谱”。

根据当时宣布华安未来入股的新闻稿描述,票票喵平台资金规模是20多亿。现在,票票喵网站上的投资总数定格在49亿多。华安未来带来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奇怪的是,在“华安未来战略投资3000万”消息放出之前一个月,票票喵和与它有关的所有公司开始了新一轮人事变动——吴贵平消失了。

前海杰维在2017年5月法人由吴贵平变更为姜丰;前海创星在2017年5月法人由龙良辉变更为宫苏昌,之后又变更为艾连山。又过了一个月,负责票票喵平台直接运营的杭州富谦的法人从吴桂平变成了唐玉矿。股东里面也多了一家安徽致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家安徽致晟“入局”5个月之后,法人代表也变成了唐玉矿。再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票票喵平台上公开的团队介绍中,都是以唐玉矿、艾连山为核心。

登记资料显示,2017年6月,华安未来资产新增成为杭州富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

根据几年来票票喵背后融资参股情况和人员变更,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规律:每一次有新的“投资方”参与进来,其公司的法人都会进行一次变更,之前的管理人员也会随之完全退出。

华安未来股东真相

尽管在广大投资人眼中,票票喵的投资对象是公认低风险的银行承兑汇票,股东信息中还有华安未来这要背景深厚的实力企业,但今年8月初,坏消息还是来了。

票票喵平台突然停止了资金兑换,并且发布了所谓的“良性退出方案”。方案称,“近期网贷生存环境持续恶化,投资人信心不足,挤兑严重,资金流出剧增,部分借贷企业甚至出现恶意挂失票据的情况,给票票喵的经营造成严重影响,流动性几近枯竭”,最终的解决方案是“公司不跑路、不失联、积极追回欠款,分批兑付所有投资人”,可具体兑付方案却是从现在一直分批还款至遥远的2021年8月31日。

此时,许多投资人才发现,票票喵平台股东列表中来头最大的华安未来已在一个星期前“消失”了。但始终没人注意到,通常国内银行承兑汇票投资收益率在4%至7%之间,而票票喵上多年来提供的投资受益通常在7%到15%之间,远远高于普通银行承兑汇票投资收益的正常范畴。今年6月,现任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上海陆家嘴论坛上“理财收益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的一番话犹在耳边。

不管怎么说,无法把投资本金拿回来的投资人们把矛头指向了之前突然退出股东序列的华安未来。为什么华安未来会在平台出事前突然退出?华安未来是否卷走了投资人的血汗钱?面对重重质疑,华安未来在自己官网上陆续以“律师声明”、“澄清公告”的形式讲出了自己“入股”杭州富谦的情况:入股只是客户委托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而已,退出是因为客户要求结束资管计划。

华安未来资产发布的“澄清公告”

所谓资产管理计划,也就是一种契约型基金。通俗的解释便是,客户拿出一笔钱交给专业的资产管理公司去打理。按照国内目前的法律规定,资管计划投资目标为未上市企业,工商行政部门登记股东为该金融机构,若投资目标为上市企业,证券登记部门登记股东为该资管计划。根据华安未来的说法,我们不难还原出一年前的这幅场景:

去年6月,客户拿出3000万交给华安未来设立资管计划,客户的要求是针对杭州富谦进行增资。于是华安未来根据客户约定和国家规定的要求,成为了杭州富谦的股东,登记股本3000万。今年7月初,客户要求结束资管计划,于是华安未来将3000万的资产及其一年来的收益扣除管理费用后,返回给客户并退出杭州富谦登记股东的序列。

在国内,通常资管计划管理费用是管理资产净值的1%左右。假设这位客户去年6月交给华安未来的3000万管理资产没有产生任何收益也没有产生损失,那么今年7月的时候,客户支付30万管理费后,就能如数回收3000万。据票票喵平台投资人维权公开信描述,目前未能兑现资金大约在8亿左右。一边是花费30万托管一年的资管计划,另一边是8亿未能兑现的资金。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笔买卖“性价比极高”。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华安未来作为一家正规的资产管理机构,它在客户资产管理、资管计划登记方面直接违规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不违规”也未见得等于完全没有责任。

一年多之前,华安未来资管计划登记为股东的时候,所有的宣传新闻稿件都说这是“华安未来战略入股3000万元”,再后来票票喵的各种宣传中文字中,也将股东是国资背景的华安未来作为“卖点”。面对持续一年关于自己“身份”的虚假宣传,公开渠道中并没有华安未发布澄清和说明的信息。

神秘老板唐玉矿

如今的票票喵平台,还有一个绕不过去的神秘人——唐玉矿。他最后 入局的“老板”,刚好从去年华安未来进场的时候开始担任杭州富谦的法人代表;票票喵的网站上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也将他列为运营团队介绍中的第一位。他到底是在票票喵这件事中担任什么角色,他现在人在何方都是一个谜。但实际上,关于他的情况也并不是完全无迹可寻。

此前,票票喵网站上对他是有一段介绍的:

唐玉矿,男,安徽省蚌埠人。前乐清宏瑞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拥有10余年金融行业从业经验。

他此前担任总经理的乐清宏瑞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并不像前海杰维资或者前海创新那样是一个只有登记地址的“公司”。他实际上也不仅仅只是一个打工的“总经理”。乐清宏瑞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50万,2013年12月开始,唐玉矿就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一直到2017年8月才退出公司管理层。2017年8月是什么时候呢?刚好就是唐玉矿成为杭州富谦的老板之后不久。从工商登记变更情况来看,他是离开乐清宏瑞之后,转移阵地去了票票喵当老板。

乐清宏瑞在此前的人员招聘网页上,给自己填写的介绍是:“我们是一家中小企业及个人专业融资服务商,专业解决企业和个人的资金周转困难”。这种描述很容易让人想到各种以民间金融借贷相关服务为主的小型企业。

更有意思的是,在乐清宏瑞期间的唐玉矿似乎不断在四处“讨债”。

乐清人民法院作出的与唐玉矿有关的一份民事裁定书

根据乐清市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记录,有一位来自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的“唐玉矿”在2014年至2017年的这三年中以原告身份陆续起诉了近十位欠款人,追讨欠款。不过与后来票票喵投资人们声称未能兑付的“8亿资金”相比,他当时追缴的欠款数额不值一提——单笔最大数额只有7万。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刚好与滁州市凤阳县相邻,唐玉矿名下的安徽致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址在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的一处住宅小区中。不过至始至终,受到损失投资人们也没能在这个小区里找到这家公司。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或许能为广大投资人解开票票喵一直以来众多疑问的人只有唐玉矿。目前,杭州公 安部门已对票票喵平台涉嫌集资诈骗一案立案侦查。


中产必读

相关推荐

盖范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59087号

30万本钱骗走8亿?票票喵的生财之道
加拿大必读

美丽事故的开始,悲剧就在倒计时。对于曾经风光无限的国内互联网金融行业来说,现在是惨淡的光景。一个又一个平台爆雷,催生出一批又一批“互金难民”。

最近一个引起大家关注的爆雷平台有一个很萌的名字——票票喵。跟一般的P2P互金平台不同,票票喵自称是“专注于银行承兑汇票为主的低风险金融资产投资理财的细分市场”。银行承兑汇票不同于于普通的金融产品,它是银行承诺到期会付款的汇票。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它是肯定可以兑付的。


票票喵平台网站上的介绍

同时,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票票喵这个互联网金融平台无论是在公开可查的股权结构还是宣传中,都显示华安未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其股东。对于广大投资者来说,这些都是安全感的象征。

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万分保险的平台在2018年8月初突然宣布因“挤兑严重、平台流动性几近枯竭”而暂停资金兑换。为什么正规基金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会为一家爆雷的平台“站台”?为什么低风险的银行承兑汇票会出现兑付困难?

前后多批“老板”轮番入局

一切要从两年之前的2016讲起。当时互联网业界最关注的是小红车与小黄车的融资大战,大家纠结的是共享单车最后如何盈利,他们两家到底会不会合并。至于互联网金融,除了前一年年底出事的e租宝给大家敲响了警钟之外,一切还被称之为“金融创新”。

那一年9月,有媒体报道了一条不起眼的融资消息,“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票票喵日前宣布,获得前海杰维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金额达数千万元人民币,成为互联网票据理财领域获得千万级融资的平台之一。”

在当时众多的互金平台中,这个叫票票喵的平台名气并不大,资金体量也根本排不上号,投资它的这家名叫“杰维资本”的深圳企业也并不是什么知名投资公司。所以,这次融资在当时引发的讨论和关注并不多。

在收到累计投资49亿并突然宣布“良性退出”之后的今天,回头再看看,那次所谓的A轮融资似乎并不简单。

投资方深圳市前海杰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在投资票票喵之前一个月,也就是2016年8月才变更过来的“新公司”,变更之后的新法人叫吴贵平。在那之前,它登记名称是盛世鹏城贸易公司,法人代表叫杨艳。在工商登记管理系统里,杨艳名下有一百多家公司。通常这种情况并不是说明杨艳是一个大老板,而只是说明“他”是专门进行公司登记注册业务的服务商。

前海杰维这个公司出现一个月之后便“投资票票喵数千万元”,然后这家投资公司至今为止就再也没有投资过其他任何项目了。与前海杰维一起入股的还有一家深圳市前海创星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恰巧也是2016年9月才新“变更”出来的,法人叫龙良辉。这家前海创星与前海杰维登记地址至今都在同一个地方。所以关于这两家公司的情况,不用多说你也能猜想到。

从表面上看,前海杰维对票票喵的A轮投资是对运营票票喵平台的杭州杭州富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注资。但似乎也不仅仅是财务注资那么简单——前海杰维的老板吴贵平入场之后,原先一拨以程松亮等人为代表的管理团队人员全部退出了。也就是说,拿到投资之后的票票喵项目除了自身名字没变,项目本身管理团队和运营团队核心人员核全部都变了。

谁曾想到,这并不是第一次变更。

吴贵平接手票票喵之后仅仅9个月,一则关于票票喵这个项目的重大新闻传开了:票票喵理财获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战略入股3000万元。

华安未来的来头可比之前的前海杰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华安未来资产是华安基金的控股子公司,华安基金是中国证监会证1998年就特批的第一批正规基金管理公司。目前的股东为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上海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锦江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截至今年6月,华安基金的管理规模已经有2400多亿人民币。

不用多说,谁都知道,这是肯定是靠谱的正规基金管理公司。作为它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华安未来给人的第一印象也肯定是“有背景、正规、靠谱”。

根据当时宣布华安未来入股的新闻稿描述,票票喵平台资金规模是20多亿。现在,票票喵网站上的投资总数定格在49亿多。华安未来带来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奇怪的是,在“华安未来战略投资3000万”消息放出之前一个月,票票喵和与它有关的所有公司开始了新一轮人事变动——吴贵平消失了。

前海杰维在2017年5月法人由吴贵平变更为姜丰;前海创星在2017年5月法人由龙良辉变更为宫苏昌,之后又变更为艾连山。又过了一个月,负责票票喵平台直接运营的杭州富谦的法人从吴桂平变成了唐玉矿。股东里面也多了一家安徽致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家安徽致晟“入局”5个月之后,法人代表也变成了唐玉矿。再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票票喵平台上公开的团队介绍中,都是以唐玉矿、艾连山为核心。

登记资料显示,2017年6月,华安未来资产新增成为杭州富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

根据几年来票票喵背后融资参股情况和人员变更,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规律:每一次有新的“投资方”参与进来,其公司的法人都会进行一次变更,之前的管理人员也会随之完全退出。

华安未来股东真相

尽管在广大投资人眼中,票票喵的投资对象是公认低风险的银行承兑汇票,股东信息中还有华安未来这要背景深厚的实力企业,但今年8月初,坏消息还是来了。

票票喵平台突然停止了资金兑换,并且发布了所谓的“良性退出方案”。方案称,“近期网贷生存环境持续恶化,投资人信心不足,挤兑严重,资金流出剧增,部分借贷企业甚至出现恶意挂失票据的情况,给票票喵的经营造成严重影响,流动性几近枯竭”,最终的解决方案是“公司不跑路、不失联、积极追回欠款,分批兑付所有投资人”,可具体兑付方案却是从现在一直分批还款至遥远的2021年8月31日。

此时,许多投资人才发现,票票喵平台股东列表中来头最大的华安未来已在一个星期前“消失”了。但始终没人注意到,通常国内银行承兑汇票投资收益率在4%至7%之间,而票票喵上多年来提供的投资受益通常在7%到15%之间,远远高于普通银行承兑汇票投资收益的正常范畴。今年6月,现任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上海陆家嘴论坛上“理财收益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的一番话犹在耳边。

不管怎么说,无法把投资本金拿回来的投资人们把矛头指向了之前突然退出股东序列的华安未来。为什么华安未来会在平台出事前突然退出?华安未来是否卷走了投资人的血汗钱?面对重重质疑,华安未来在自己官网上陆续以“律师声明”、“澄清公告”的形式讲出了自己“入股”杭州富谦的情况:入股只是客户委托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而已,退出是因为客户要求结束资管计划。

华安未来资产发布的“澄清公告”

所谓资产管理计划,也就是一种契约型基金。通俗的解释便是,客户拿出一笔钱交给专业的资产管理公司去打理。按照国内目前的法律规定,资管计划投资目标为未上市企业,工商行政部门登记股东为该金融机构,若投资目标为上市企业,证券登记部门登记股东为该资管计划。根据华安未来的说法,我们不难还原出一年前的这幅场景:

去年6月,客户拿出3000万交给华安未来设立资管计划,客户的要求是针对杭州富谦进行增资。于是华安未来根据客户约定和国家规定的要求,成为了杭州富谦的股东,登记股本3000万。今年7月初,客户要求结束资管计划,于是华安未来将3000万的资产及其一年来的收益扣除管理费用后,返回给客户并退出杭州富谦登记股东的序列。

在国内,通常资管计划管理费用是管理资产净值的1%左右。假设这位客户去年6月交给华安未来的3000万管理资产没有产生任何收益也没有产生损失,那么今年7月的时候,客户支付30万管理费后,就能如数回收3000万。据票票喵平台投资人维权公开信描述,目前未能兑现资金大约在8亿左右。一边是花费30万托管一年的资管计划,另一边是8亿未能兑现的资金。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笔买卖“性价比极高”。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华安未来作为一家正规的资产管理机构,它在客户资产管理、资管计划登记方面直接违规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不违规”也未见得等于完全没有责任。

一年多之前,华安未来资管计划登记为股东的时候,所有的宣传新闻稿件都说这是“华安未来战略入股3000万元”,再后来票票喵的各种宣传中文字中,也将股东是国资背景的华安未来作为“卖点”。面对持续一年关于自己“身份”的虚假宣传,公开渠道中并没有华安未发布澄清和说明的信息。

神秘老板唐玉矿

如今的票票喵平台,还有一个绕不过去的神秘人——唐玉矿。他最后 入局的“老板”,刚好从去年华安未来进场的时候开始担任杭州富谦的法人代表;票票喵的网站上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也将他列为运营团队介绍中的第一位。他到底是在票票喵这件事中担任什么角色,他现在人在何方都是一个谜。但实际上,关于他的情况也并不是完全无迹可寻。

此前,票票喵网站上对他是有一段介绍的:

唐玉矿,男,安徽省蚌埠人。前乐清宏瑞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拥有10余年金融行业从业经验。

他此前担任总经理的乐清宏瑞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并不像前海杰维资或者前海创新那样是一个只有登记地址的“公司”。他实际上也不仅仅只是一个打工的“总经理”。乐清宏瑞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50万,2013年12月开始,唐玉矿就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一直到2017年8月才退出公司管理层。2017年8月是什么时候呢?刚好就是唐玉矿成为杭州富谦的老板之后不久。从工商登记变更情况来看,他是离开乐清宏瑞之后,转移阵地去了票票喵当老板。

乐清宏瑞在此前的人员招聘网页上,给自己填写的介绍是:“我们是一家中小企业及个人专业融资服务商,专业解决企业和个人的资金周转困难”。这种描述很容易让人想到各种以民间金融借贷相关服务为主的小型企业。

更有意思的是,在乐清宏瑞期间的唐玉矿似乎不断在四处“讨债”。

乐清人民法院作出的与唐玉矿有关的一份民事裁定书

根据乐清市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记录,有一位来自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的“唐玉矿”在2014年至2017年的这三年中以原告身份陆续起诉了近十位欠款人,追讨欠款。不过与后来票票喵投资人们声称未能兑付的“8亿资金”相比,他当时追缴的欠款数额不值一提——单笔最大数额只有7万。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刚好与滁州市凤阳县相邻,唐玉矿名下的安徽致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址在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的一处住宅小区中。不过至始至终,受到损失投资人们也没能在这个小区里找到这家公司。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或许能为广大投资人解开票票喵一直以来众多疑问的人只有唐玉矿。目前,杭州公 安部门已对票票喵平台涉嫌集资诈骗一案立案侦查。


中产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