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员跳槽导致中国登月工程瘫痪?事实原来是这样.......

加拿大必读

近日,两张有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盖章的公文材料照片在网络上引发大量关注。

这则材料题为“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大意是:一名叫张小平的研究员,曾在研究所任副主任设计师职务,离职后研究所发现,他分属两项发动机研制过程中最关键的技术岗位和灵魂人物,“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他的离职直接关系到我国重型运载火箭的方案选择和研制进度,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影响了我国载人登月重大战略计划的论证和策划工作,研究所无法接受因个人离职而影响到国家重大的战略项目的情况。

照片大量转发后,材料中的内容引起各类评论,我们对其中一些热度较高的问题进行了核实:

 1. 公文是否真实?

 根据媒体记者联系相关单位后的报道,张小平原任职的上级单位负责人表示,“网传盖有单位公章的文件属实,系单位提交地方政府劳动仲裁庭机构的文件之一。5月20日,单位向仲裁庭提交了仲裁请求,同时提交了前述文件。9月19 日仲裁庭开庭,并向张小平出示了此文件,张小平遂在朋友圈大量转发”。

 因此可以肯定,这份文件是真实的

 2. 张小平是不是真的跳槽?公文是不是为了申请召回张小平?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接受采访表示,张小平“本人擅自离职,经多次谈心做工作无效,为挽留此人,单位通过法律途径提起仲裁”。

 刘院长还称,相比过去,研究院这两年被民营火箭公司挖走的人多一些,但是研究院的优秀技术骨干很多,因此张小平的离职不存在影响任务的问题,但是研究院也会反思更多的方式,留住人才。

 这说明张小平的确已经跳槽到民营火箭公司,公文材料也确实是为了再召他回原单位而提交。

 3. 张小平到底是不是“国企底层”?

 许多网友发言说,副主任设计师处于研究所职级最底层,是个“钱少事多责任重的基层岗位”。

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职称管理评审制度规定,研究员职称系列包括研究实习员(初级),助理研究员(中级),副研究员(副高),研究员(正高)。

 同时,对比中国科学院的职称体系,自然科学研究系列专业技术岗位各设置12个等级,从低到高依次是:

研究实习员(助理工程师)岗位,设2个等级;

助理研究员(工程师)岗位,设3个等级;

副研究员(高级工程师)岗位,设3个等级;

研究员岗位,设4个等级,分别对应国家通用专业技术岗位等级一级到四级,对应于教育事业单位的教授一级到教授四级。其中研究员一级应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或中国工程院院士。

 随后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负责对外宣传的工作人员也作出回应称,“张小平在该研究所的职务为副主任设计师,职称为研究员,属最高职称,一般45岁才能被评为研究员”。

 因此说张小平是“国企底层”,完全是错误信息。

 4. 张小平在原单位待遇怎么样?

 据爆料,张小平在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的待遇是12万一年,跳槽后加入了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年薪直接达到百万。但上述原单位外宣工作人员回应称,网传消息为恶意炒作,张小平离职前的年薪不止12万。另一位航天系统科研人员表示,“和张小平级别一样的研究员,(年薪)不止12万,一年下来大概税前25万,税后20万左右的样子,虽然没有市场化公司高,但比爆料中的收入水平还是要高一些的”。

 对比招聘网站的相关信息,像百度、阿里巴巴这类互联网公司内的“用户研究员”岗位,工资范围大致在8000-70000元/月不等,平均工资在10000元/月以上。中科院的副研究员职位工资在5000-13000元/月,平均工资10150元/月。

 根据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的官方网站发布的招聘信息,研究设计岗位的薪资为基本工资+绩效奖金+津贴补贴,福利方面有社会保险、住房、休假等。由此可以大致推定,张小平原任职的研究员职位待遇应该高于每年12万元

 5. 张小平跳槽的蓝箭是一家什么公司?

 根据天眼查的信息,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箭)注册于2015年6月1日,是从事运载火箭研制和运营的民营企业。

成立仅三年,蓝箭就已完成5轮融资,累计获得融资超过5亿元。2015年,蓝箭获得创想天使基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获得由永柏资本、陕西高端装备制造基金等机构近1亿元的A轮融资;2017年4月,获得西安市高新区投资基金数千万元A+轮融资;2017年12月,获得创想天使、永柏资本等5家机构2亿元B轮投资。另外,浙江省湖州市还向蓝箭提供了超过2亿元的军民融合专项综合投资。 

 蓝箭的创始团队融合了金融和航天技术背景,创始人兼CEO张昌武为清华大学MBA,曾就职于汇丰银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创始人兼CTO吴树范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洪堡学者,曾在欧洲航天局工作近15年,是宇航系统高级工程师。

 根据媒体报道,成立后蓝箭的核心开发任务是一款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它是商业航天领域的发展风向标,如Space X的新款火箭就使用了液氧甲烷的新型推进剂,这一技术一旦攻克,就可以说掌握了航天的核心工具。2018年3月,蓝箭自主研发的“凤凰”液氧甲烷发动机推力室试车成功。目前蓝箭计划用三年时间,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液氧甲烷发动机设计、生产和总装总测能力,走通中型运载火箭从设计研发到成功发射的全流程;在2020年内实现中型液体运载火箭的总装总测。

 根据招聘网站上蓝箭提供的岗位信息,高级工程师和总设计师一类的岗位年薪在30-42万左右。如果张小平真的入职蓝箭,是不是百万年薪不好说,但肯定要比原单位薪资高出不少。

 6. 公文材料到底能否追回张小平?

 根据研究所负责对外宣传的工作人员作出的回应,这份材料系该所向法院申请劳动仲裁时提供的文件,之所以向法院申请劳动仲裁,是因为张小平在研究所工作多年,掌握很多秘密,离职时没有履行脱密便离职,仲裁目的是为了让其回到研究所履行脱密。

 根据目前国内仲裁的规定,仲裁以双方当事人的自愿为前提,即当事人之间的纠纷是否提交仲裁,交与谁仲裁,仲裁庭如何组成,由谁组成,以及仲裁的审理方式、开庭形式等都是在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由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的。此外仲裁还有保密性、专业性、灵活性等特点。

 此外,目前国内仲裁实行一裁终局的制度,裁决作出后,当事人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说,这份“提供给相关机构的仲裁材料中有夸大其作用和贡献的表述”,如果仲裁过程提供的相关材料及协议没有达成一致,仲裁庭判决张小平无需回原单位履行相应职责,那么他将可以把研究员认定的保密信息带到新工作岗位使用。

 因此,公文是否能追回张小平,还要看双方自愿达成的仲裁协议有哪些条款,以及协议完成后仲裁庭的裁决如何。单就其中这份申请材料而言,很难确定最终的结果。


中产必读

相关推荐

盖范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59087号

研究员跳槽导致中国登月工程瘫痪?事实原来是这样.......
加拿大必读

近日,两张有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盖章的公文材料照片在网络上引发大量关注。

这则材料题为“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大意是:一名叫张小平的研究员,曾在研究所任副主任设计师职务,离职后研究所发现,他分属两项发动机研制过程中最关键的技术岗位和灵魂人物,“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他的离职直接关系到我国重型运载火箭的方案选择和研制进度,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影响了我国载人登月重大战略计划的论证和策划工作,研究所无法接受因个人离职而影响到国家重大的战略项目的情况。

照片大量转发后,材料中的内容引起各类评论,我们对其中一些热度较高的问题进行了核实:

 1. 公文是否真实?

 根据媒体记者联系相关单位后的报道,张小平原任职的上级单位负责人表示,“网传盖有单位公章的文件属实,系单位提交地方政府劳动仲裁庭机构的文件之一。5月20日,单位向仲裁庭提交了仲裁请求,同时提交了前述文件。9月19 日仲裁庭开庭,并向张小平出示了此文件,张小平遂在朋友圈大量转发”。

 因此可以肯定,这份文件是真实的

 2. 张小平是不是真的跳槽?公文是不是为了申请召回张小平?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接受采访表示,张小平“本人擅自离职,经多次谈心做工作无效,为挽留此人,单位通过法律途径提起仲裁”。

 刘院长还称,相比过去,研究院这两年被民营火箭公司挖走的人多一些,但是研究院的优秀技术骨干很多,因此张小平的离职不存在影响任务的问题,但是研究院也会反思更多的方式,留住人才。

 这说明张小平的确已经跳槽到民营火箭公司,公文材料也确实是为了再召他回原单位而提交。

 3. 张小平到底是不是“国企底层”?

 许多网友发言说,副主任设计师处于研究所职级最底层,是个“钱少事多责任重的基层岗位”。

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职称管理评审制度规定,研究员职称系列包括研究实习员(初级),助理研究员(中级),副研究员(副高),研究员(正高)。

 同时,对比中国科学院的职称体系,自然科学研究系列专业技术岗位各设置12个等级,从低到高依次是:

研究实习员(助理工程师)岗位,设2个等级;

助理研究员(工程师)岗位,设3个等级;

副研究员(高级工程师)岗位,设3个等级;

研究员岗位,设4个等级,分别对应国家通用专业技术岗位等级一级到四级,对应于教育事业单位的教授一级到教授四级。其中研究员一级应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或中国工程院院士。

 随后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负责对外宣传的工作人员也作出回应称,“张小平在该研究所的职务为副主任设计师,职称为研究员,属最高职称,一般45岁才能被评为研究员”。

 因此说张小平是“国企底层”,完全是错误信息。

 4. 张小平在原单位待遇怎么样?

 据爆料,张小平在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的待遇是12万一年,跳槽后加入了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年薪直接达到百万。但上述原单位外宣工作人员回应称,网传消息为恶意炒作,张小平离职前的年薪不止12万。另一位航天系统科研人员表示,“和张小平级别一样的研究员,(年薪)不止12万,一年下来大概税前25万,税后20万左右的样子,虽然没有市场化公司高,但比爆料中的收入水平还是要高一些的”。

 对比招聘网站的相关信息,像百度、阿里巴巴这类互联网公司内的“用户研究员”岗位,工资范围大致在8000-70000元/月不等,平均工资在10000元/月以上。中科院的副研究员职位工资在5000-13000元/月,平均工资10150元/月。

 根据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的官方网站发布的招聘信息,研究设计岗位的薪资为基本工资+绩效奖金+津贴补贴,福利方面有社会保险、住房、休假等。由此可以大致推定,张小平原任职的研究员职位待遇应该高于每年12万元

 5. 张小平跳槽的蓝箭是一家什么公司?

 根据天眼查的信息,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箭)注册于2015年6月1日,是从事运载火箭研制和运营的民营企业。

成立仅三年,蓝箭就已完成5轮融资,累计获得融资超过5亿元。2015年,蓝箭获得创想天使基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获得由永柏资本、陕西高端装备制造基金等机构近1亿元的A轮融资;2017年4月,获得西安市高新区投资基金数千万元A+轮融资;2017年12月,获得创想天使、永柏资本等5家机构2亿元B轮投资。另外,浙江省湖州市还向蓝箭提供了超过2亿元的军民融合专项综合投资。 

 蓝箭的创始团队融合了金融和航天技术背景,创始人兼CEO张昌武为清华大学MBA,曾就职于汇丰银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创始人兼CTO吴树范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洪堡学者,曾在欧洲航天局工作近15年,是宇航系统高级工程师。

 根据媒体报道,成立后蓝箭的核心开发任务是一款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它是商业航天领域的发展风向标,如Space X的新款火箭就使用了液氧甲烷的新型推进剂,这一技术一旦攻克,就可以说掌握了航天的核心工具。2018年3月,蓝箭自主研发的“凤凰”液氧甲烷发动机推力室试车成功。目前蓝箭计划用三年时间,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液氧甲烷发动机设计、生产和总装总测能力,走通中型运载火箭从设计研发到成功发射的全流程;在2020年内实现中型液体运载火箭的总装总测。

 根据招聘网站上蓝箭提供的岗位信息,高级工程师和总设计师一类的岗位年薪在30-42万左右。如果张小平真的入职蓝箭,是不是百万年薪不好说,但肯定要比原单位薪资高出不少。

 6. 公文材料到底能否追回张小平?

 根据研究所负责对外宣传的工作人员作出的回应,这份材料系该所向法院申请劳动仲裁时提供的文件,之所以向法院申请劳动仲裁,是因为张小平在研究所工作多年,掌握很多秘密,离职时没有履行脱密便离职,仲裁目的是为了让其回到研究所履行脱密。

 根据目前国内仲裁的规定,仲裁以双方当事人的自愿为前提,即当事人之间的纠纷是否提交仲裁,交与谁仲裁,仲裁庭如何组成,由谁组成,以及仲裁的审理方式、开庭形式等都是在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由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的。此外仲裁还有保密性、专业性、灵活性等特点。

 此外,目前国内仲裁实行一裁终局的制度,裁决作出后,当事人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说,这份“提供给相关机构的仲裁材料中有夸大其作用和贡献的表述”,如果仲裁过程提供的相关材料及协议没有达成一致,仲裁庭判决张小平无需回原单位履行相应职责,那么他将可以把研究员认定的保密信息带到新工作岗位使用。

 因此,公文是否能追回张小平,还要看双方自愿达成的仲裁协议有哪些条款,以及协议完成后仲裁庭的裁决如何。单就其中这份申请材料而言,很难确定最终的结果。


中产必读

相关推荐